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嫡聘

060 夺人所爱

嫡聘 欲妆 3575 2019-11-19 11:25:26

  就在这时候,院子里突然响起一道尖锐的哭喊声,“少爷,我的少爷!”

  红暖吓得人一个激灵,拉着纪容就跑,院子里忽然跑出一个男童来。

  这不是别人,正是她的庶弟,父亲的庶长子小宝,大名纪子卿,他跑的急,被门槛勾住了脚背,整个人就扑了下去。

  纪容停了下来,转身看着地上的人,屋里一个十五六岁的丫鬟追了出来。

  “八少爷,您没事吧!”

  屋里哭声传了出来,纪容皱眉,“她经常这样吗?”

  红暖点头,“府里早就有传言,说乔姨娘病了,时不时的犯病,就是……这个样子。”

  看着纪子卿,纪容就想到了母亲。

  当初,母亲也是想要借着这个孩子争一争吧!

  若不是纪琼溺水而亡,乔姨娘也不可能要回二房的长子养在自己的膝下。

  只是……父亲不知道乔姨娘成了这个样子吗?

  这个念头一出,纪容顿时觉得可笑。

  他连自己都不会管,更何况是纪子卿。

  即便他知道了乔姨娘成了这幅模样,也只会叫人把她看这些,哪里会在乎他的孩子在过什么样的日子。

  追出来的丫鬟见了纪容,屈身行礼。

  “四小姐妆安,奴婢胭脂见过四小姐!”

  纪容的目光一直落在纪子卿身上。

  他被扶了起来,这一跤摔的他有些狼狈,头发上粘了枯叶子,可依旧不难看出,他和纪宏长的有四五分相似。

  比起和父亲模样十分肖似,又是宠妾父亲心头好所出的纪子羡,纪子卿显得不上不下,陷在了一种尴尬的境地。

  按理说他是长子,父亲应该在他身上更花心思才对……纪容嗤然一笑,说起来,纪子卿和她不也一样吗?

  都像是野草一样,自生自灭,父亲想起的时候,过问两句,可大多数时候都是不记得的,好在她早就不是眼巴巴渴望父亲关怀的小姑娘了。

  她不由的有些同情纪子卿。

  “四……姐姐?”

  纪子卿有些畏畏缩缩的喊了她一声,紧咬着发白的嘴唇,眼圈泛红。

  这模样和记忆中那个站在樱花树下朝她张望的身影重合,那么的相似,却又截然不同。

  无端端的,纪容心底陡然升起一种憎恶。

  父亲的那张脸,顿时让她有种莫名的反感。

  重活一世,她对庄明浩的恨意随着时间的推移,变得模糊起来,父亲在她心里的形象却是越发不堪。

  庄明浩是犯了大错,可若是前世父亲能够把给纪姝的关心分给她一点点,她也不至于会在母亲逝世,娘家无靠的情况下,被一个小妾压的抬不起头,最后落得如此下场。

  视线逐渐模糊,纪容深吸了一口气,看着纪子卿被那个叫做胭脂的婢女带了回去。

  望着有些破旧的闲花院,她转身,漠然离去。

  每一个人都有自己的命,她尚还要渡自己,又如何去管别人。

  纪容漫无目的的在花园里走了一圈,一路无言的回了棠华苑。

  后花园的一边靠近她让段禹山出面,卖给了三(冤)伯(大)母(头)的那座四进宅子。

  远远的也能听见隔壁院儿里敲的叮叮咚咚响,纪容有些好奇,踮起脚尖去看,什么也没有看见。

  她很好奇三伯母什么时候才能发现猫腻。

  一想到宋氏那张伪善的完美无缺的面庞会出现精彩绝伦的神色,纪容就觉得磨掌擦拳,很是期待。

  当然,这也只不过是给她生活填上一点乐趣而已,可不是正事。

  周安文一行人在二月十三的时候进了京。

  纪宏竟然特地过来招待。

  一别多年,周安文已经从毛头小子成了个相貌堂堂,仪容翩翩的少年郎了,一身墨绿色杭绸直裰玉冠端正妥帖,透着文人墨客的书香气息。

  他学着儒士给她拱手作揖,笑着喊一旁的周安平和来娣给她见礼,礼数周到,差点让纪容不敢相信这和当初那个刁蛮仍性的小男孩是同一个人。

  周安平有些拘束的拢着手,喊了声:“表姐。”

  来娣有些激动。

  她一直和纪容有书信往来,从小她就很喜欢这个表妹,这还是她们长大之后第一次见面。

  纪容看着眼前这个马上就要及笄的紫衣少女。心情也很是奇妙。

  这就是小时候给她送兔子灯,明明害怕,还要帮她说话的小姑娘?

  “来娣表姐!”

  她大方的喊了她一声,言语中已满是欢喜。

  几个人见过面,去了纪容给他们安排的客房。

  客房离二门处很近,进出也很方便,周安文很满意。

  “本来梅姐儿也想跟着我们一起进京的,只是她已经定了亲,母亲留她在屋里绣嫁妆脱不开身。”

  纪容对周安文和他那个妹妹都没有好感,她这个人别的特点没有,就是记性好,梅姐儿什么德行,她还记得。

  她笑着敷衍了几句,“晚上在前厅设宴给你们接风洗尘。”

  来娣拉了纪容的手,语气陈恳道:“你不必这么大张旗鼓的,左右不过是我们几个……”

  “那就多些表妹了。”不等来娣说完,周安平拱手作揖,给纪容道谢。

  好像生怕纪容收回了刚才的话似的。

  纪容不动声色,这果然是江山易改本性难移。

  周安平不大爱说话,大多时候都在听人说,别人说十句话,他才会说上一句。

  他比纪容小一岁,看着讷讷的,给人一种老实巴交的印象。

  纪容叫了纪清纪淮两位堂哥过来作陪,因为没有外人,男女同桌,纪淮让人去拿了他过年时得的一坛花雕过来,却被纪清狠狠的瞪了一眼:“你明日不去学堂了?学着人喝酒了,放心我去给父亲说了,让你面壁思过去。”

  纪淮立刻蔫儿了,一脸讨好的求着纪清:“不喝了,咱们今儿就简单吃顿饭。”

  纪容看着两个堂哥,忍不住想笑。

  虽然三伯父三伯母的处事之道让她不敢苟同,但纪清纪淮两个表哥她也没有偏见。

  纪清是的书虫,一门儿心思扎在书堆里潜心苦读,所以十八岁了还没有娶妻,卯着劲儿要考个功名,纪淮年纪小,性子跳脱些,和纪清一起读书,却喜欢三天打鱼两天晒网。

  大家坐在一起,又是年纪相近的少年人,说起话来也就少了很多顾忌,你一言我一语,气氛很是融洽。

  周安文虚心的向纪清讨教策论,外面响起高声禀报的声音:“二老爷过来了。”

  纪宏一身浅灰色袍子,看着随意,仔细一看却是用的云锦。

  一桌子的人都起身要给他行礼,却被他拦住了。

  “不要因为我过来了,你们就束手束脚,不必拘礼,畅所欲言。”

  话是这么说,可谁敢在他一个长辈面前大放厥词啊,气氛明显的低沉下来,纪容觉得他太扫兴了,他的事情解决了吗?跑这儿来凑什么热闹。

  对于父亲忽然表露出来的对周家人的热情,纪容表示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

  江南文风鼎盛,比起京城而言,江南士子的压力明显要比京都士子的压力更大。

  周安文十七岁,一直在举人的位置上止步不前,因此才会有游学京都这一出。

  见了在举业上小有所成,言辞谈吐间引经据典的纪清,周安文就生出了结交的心思。

  来娣初次来京都,纪容自然是要带着她去逛逛的。

  打着有便宜不赚王八蛋的棋子,纪容去了父亲名下的京都第一商行。

  “表姐,喜欢什么尽管拿,不要和我客气,自己家的东西,没有那么多的讲究。”

  这话她没有胡说,父亲送给谁都是送,那送给来娣表姐又有何不可?

  她领着来娣去了纪家的珠宝轩,掌柜的见了纪容,客客气气的领了纪容进去。

  来娣不好意思真的什么都要,这会让人觉得她们是来打秋风的。

  见她推辞,纪容自然知道她在想什么,“你帮我看看吧,我也准备选两套时兴的头面送人。”

  听她这么说,来娣这才放心的帮着纪容选了两套头面。

  纪容就把来娣选的东西都收着放在一边,等他们离京的时候在拿出来送给她。

  掌柜的跟着,笑眯眯的拿了两套最新的头面出来。

  “四小姐要不要看看这个,铺子里的压轴货,昨儿个才拿回来的,”

  是两套羊脂玉的头面,色泽温润,一套的玉簪花样式的,一套的桂花样式的,花纹雕刻自然,古朴大方,一看就知道价值不菲。

  纪容眼睛一亮,笑道:“嗯,这两套都很好,包起来吧。”

  掌柜不由一愣,“都要?”

  纪容见他似乎有话要说,又点了点头,“可是有什么问题?”

  “老爷之前就吩咐了,拿回来之后要送去给府上卫姨娘选一套,四小姐都收下了,怎么给老爷交代……”

  “掌柜的,七小姐过来了。”

  纪容不由挑眉,她前脚才过来,纪姝后脚就追过来了。

  “四姐也在?”

  纪姝一身蜜合色挑银红花朵云锦缎子的对襟长裙,踩着一双缀了珍珠的丁香色绣鞋走了过来。

  “掌柜的,把东西给我包起来,父亲问起,你就说是我拿走了便是。”

  纪宏虽然不关心她,但是倘若她想要个什么首饰的,纪宏也不会小气。

  纪姝却拦住掌柜,“这套玉簪花的不是给我的吗?”纪姝转过头看向纪容,“是父亲让我过来选的,四姐不是喜欢夺人所爱的人吧?”

  纪容微微垂下眼角,敛去了眼底汹涌的情绪。

  红暖看不惯有人欺负自家小姐,上前把两套头面抱在了怀里。

  纪姝眼睛都要喷火了,瞪着红暖,旋即转头看向纪容:“四姐如今管家,怎么连自己的一个丫鬟都教不好,你若是喜欢,就让父亲给你打一套新的,做这样小家子气的样子做什么,难道四姐就喜欢夺人所爱?”

  一通话说的连珠带炮,纪容却定定的看着她笑,顿时显得纪姝不够沉稳起来。

  “七妹也知道如今是我管家,你出门我竟然不知道,七妹从狗洞出来的?还有,这可不是和嫡姐说话的口吻,难道是又想换教养嬷嬷了?你很喜欢这套头面?”

  听纪容话锋一转,本来满心羞愤的纪姝满面通红的点了点头。

  “嗯,那以后我常戴在头上让你看看吧。”

  纪姝被哽的差点闭过气去。

  掌柜的站在一边心情复杂,不知道是该后悔拿了头面出来,还是惊讶于这纪家两位小姐的关系如此……他忙让人去把红暖手上的两副头面打包装起来,“七小姐,这套既然四小姐喜欢,您不如下次再来看看,有好的,一定给您留着。”

  这客套话谁不会说,纪姝一双手紧紧地攥在一起,默不作声。

  纪容微微的笑,“掌柜的,如今二房暂时由我掌家,以后送上府的东西都要先在我这儿过目。”

欲妆

感谢宝宝小君吖的打赏,红豆,感谢大家的豆豆,推荐票,支持的宝宝们太多了,就不一一列出来了,但是花猪感受到了大家的温暖,会好好写的,么么大家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