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嫡聘

066 借力打力

嫡聘 欲妆 3022 2019-11-24 17:11:38

  卫氏正和女儿说话,纪姝说起刚才在荣禧堂外面发生的事,就觉得通体舒畅。

  “平日里耀武扬威,在三房老太婆面前,还不是让跪就要跪,她有本事也做个强项令啊,看看谁要惯着她!”

  卫氏关心的却是纪容是不是真的得了周家产业,她盯着纪姝:“你可是打听清楚了,真是纪容得了周家产业不肯拿出来?”

  纪姝皱眉,“府里都传开了,说纪容狂妄自大,不把家族兴亡放在心上,母亲怎么还不知道?”

  卫氏没有理会女儿,在炕边打起转儿来。

  “娘你又怎么了啊?”

  卫氏拍手,一指戳在女儿的额头上,“你这丫头,怎么只长个儿不长心眼,你也不想想,周家产业啊,那是多少银子,纪家都要求她,若是这银子在你名下,那纪家求的就是你了!”

  纪姝不以为然,“想的再好又如何,反正你也不可能得了周家一分钱,何必呢,只要纪容不好过,那就是大快人心的事情。”

  正说着,白芷跑了进来,“姨娘,主君过来了!”

  卫氏一听,心里就有了计较,起身迎了出去,却看见纪宏躺在架子上被人抬进了院子。

  “出了什么事!二爷怎么了?”

  “二爷在四小姐院子里晕倒了,郎中已经看过了,开了药,让养养就能好。”

  小厮按照纪容的吩咐把话说了,然后几个人一起合力把纪宏抬到了热炕上。

  纪姝闻声跑了出来,站在檐下扬声问:“四姐姐把父亲气晕了,就这么一甩手丢给了我们?!”

  谁敢答话啊,都低头装聋作哑。

  卫姨娘瞪了女儿一眼,让如梦给几个人打赏了几个小红封,把人打发了。

  几个小厮千恩万谢,出了院子一看,顿时一脸嫌弃:“切,我还以为她能出手大方一点,这么小家子气!”

  另一个道:“还没有四小姐给的一半多。”

  “那可不能比,四小姐今时不同往日了。”

  纪宏醒来之后发了好大一通脾气,卫氏从来没有见过纪宏这么暴躁过,在一边劝也不是,不劝也不是,只得在心里骂着纪容。

  可他就是再如何生气也无济于事了,他没有办法了,总不能把自己唯一的嫡长女打死吧?

  他还宁愿自己狠心一点,少受一点气,可那是结发妻子留下的唯一骨血,加上有周家护着,他不能动!

  宋氏开始指挥着府里布置婚事的东西,新房还是安排在了跨院,如今叫做齐辉堂。

  纪容颇有些意外,难道三伯母这么快就把齐辉堂渗水的问题解决?

  她一想到父亲和那朱家五小姐躺在床上,发现自己身边成了一片汪洋的样子!

  她忍不住放声笑了起来,然后带着秋葵冬霜还有红暖去了静安寺胡同。

  刚到静安寺胡同,她就和段禹山身边的小厮长风撞了个正着。

  “四……四小姐?”长风眼睛一亮,停了下来。

  纪容下了马车,马车轱辘轱辘的开到了院子里。

  “你干什么呢这是要?”红暖早就和长风混熟了,见了面也不客气。

  长风拱手作揖笑道:“正要奉了先生的命去纪家找四小姐呢!”

  纪容笑了,这还真是赶得早不如赶得巧。

  段禹山听见动静迎了出来,“四小姐,热茶已经备好!”

  态度热络恭敬,全然不似从前那个倨傲的老头了。

  纪容抿了唇笑,大大方方的进了厅堂坐下。

  厅堂两面大敞,中间置一矮几,就席而坐,可遥望远处丛峦叠嶂,云烟飘渺,若是春日于花间温一壶酒,醉卧静赏云卷云舒,定是人生一大乐事。

  纪容端着茶,听着段禹山说话。

  “衡州那边的信,老朽已经看过了,四姑爷不愧是两榜进士,智谋过人,他在信中说,已经在四小姐报信的时候就开始连夜带着人巡查河道,及时的分水引流,如今淮北水势已经被控制住了,他也秘密写了周折入京。”

  他说着犹豫的看了一眼纪容,“四小姐,您虽然身在内宅,却心怀天下,这次更是让淮北万民免于水火,实在让我佩服至极,只是如今我们朝中无人,您的三伯父在文官中声势浩大,若是想要避开您三伯父把周折送达天庭——”

  “只怕有些难。”

  纪容几不可察的皱了皱眉,这的确是件难事儿。

  这就是朝中无人的弊端了。

  纪容沉思起来。

  “若是汪家以为是三伯父告发了他……”

  纪容没头没脑的说了一句,段禹山的眼神一亮,拍手道:“好一招借力打力!”

  三伯父既然敢染指汪家的事情,就绝对不可能和汪家没有利益牵连,既然他们要狼狈为女干,那她就做个好人,为民除害,一锅端了吧!

  汪家这样的社稷蛀虫,早就该清除掉了。

  汪家知道是三伯父把他们抖了出来,焉能善罢甘休,到时候纪邹氏是帮汪家呢还是自己的儿子呢?可真是一出有趣的大戏!

  纪容难得心情格外的好,出静安寺胡同的时候,才到半下午,于是带着红暖几个去了鹤仙楼。

  纪容是这里的贵宾了,一进来,店小二就殷勤的迎了上来。

  她之前用的香露还有,只是想换个味道了。

  选了几支问起来清淡适宜的香露,有问红暖几个喜欢什么味道。

  秋葵笑道:“婢子喜欢月季花的味道。”

  纪容点头,让店小二去拿了一直月季花的香露凝脂。

  作为姐姐的冬霜立刻沉着脸呵斥妹妹:“不懂规矩!”然后满是羞愧的对纪容道:“四小姐,妹妹不懂事,婢子们是粗人,平日里要习武,不惯用这些东西的。”

  纪容却停下手里的动作,笑道:“在我眼里,你们就是小姑娘,哪儿有小姑娘不爱美的,既然你们如今跟了我,以后尽心服侍着比什么都强,该有的不会少了你们的,在我身边当差,我要的只是忠心,别的,先放在后面。”

  说着拿了一只紫丁香的问冬霜:“这个你可喜欢?”

  冬霜感激的不知道说什么,她的鞋子上就绣着紫丁香……“喜欢,多谢四小姐!”

  然后拉着妹妹秋葵一起跪在地上给纪容磕头:“婢子们一定尽心尽力的服侍四小姐!”

  纪容让红暖把人拉了起来,“好啦,快起来,这在外面呢!”

  冬霜点头,和秋葵一起起身。

  纪容算是看出来了,这妹妹秋葵性子活络开朗,见人三分笑,冬霜是姐姐,性子沉稳了不少,是个能办事的人。

  几个人正说着,忽然听见一道娇柔的少女声音:“怎么就没了,我平日里惯用了紫丁香的味道,今儿怎么就没了?!”

  “庄小姐,实在对不住,最后一支已经卖出去了,您实在喜欢,下次咱们店里有了,立刻送去府上。”

  店小二歉意点头哈腰赔礼道,那庄小姐一声紫丁香云锦春衫,披着白貂毛的月华纹披风,面容端丽,只可惜眉间的戾气破坏了这种美。

  “谁买了,我出双倍的银子买回来!”

  “三妹,没有就算了,你不要在外面横行霸道,回去母亲可饶不了你。”

  “母亲病着呢,你不说谁会知道!而且我哪里横行霸道了?”

  纪容挑了挑眉,望着楼下的女子,嘴角扬起了一个耐人寻味的弧度。

  庄明瑾?

  后面那个是……庄明浩?

  前世这个时候,她像个痴儿似的,心心念念要嫁给她的浩哥哥,如今……纪容紧抿着唇,眼底没有一分波动。

  红暖去给了银子,却被庄明瑾抓住,“是不是你买了紫丁花香露?”

  红暖皱眉后退,却被庄明瑾一把推到在地上,店小二心急如焚,忙上去拦。

  “庄小姐,您不要在这儿动手动脚了!”语气恳求。

  庄明浩也皱起了眉头,庄明瑾却道:“怎么,你们鹤仙楼如今是什么贩夫走卒也能进的就了?就这样的人也能用得起鹤仙楼的东西?”

  纪容转头看了一眼冬霜。

  冬霜早就想动手了,见纪容示意,立刻踩在栏杆上,身轻如燕的落在了地上,挡在了红暖面前。

  “还请这位小姐嘴上干净些。”

  庄明瑾还想说什么,庄明浩却一把拉住了她,“三妹,不许再胡闹闹,这可不是伯府。”

  庄明瑾气的一头钗环都在响,纪容缓缓的下了楼,戴上白纱帷帽,手上却拿着那只紫丁香的香露道:“你们下次再送香露过来的时候,也加两支紫丁香的香露。”

  小二的苦着脸应是,庄明浩却忍不住头看了纪容两眼。

  等人一走,他就问店小二:“刚才那可是纪家四小姐?”

  店小二恭声应是:“是啊,四小姐的香脂香膏都是我们鹤仙楼的师傅专门为她定做的,到如今已经十多年了。”

  庄明浩有些惊讶,庄明瑾却扬了扬眉:“这番气势,我以为是哪个郡主小姐,却原来只是纪家一个小姐。”

  庄明浩这下彻底沉了脸:“瑾儿,不得无礼。”

  回到纪家的时候,纪府大门上已经挂起了红绸子,小厮长工们正在收梯子准备吃饭了,这满眼刺目的红,却在纪容脸上化为轻蔑一笑。

  

欲妆

今天比昨天早,花猪说话算话了吧~吧啦吧啦的表扬自己……♥(可能有虫,大家可以举手,花猪不定期改)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