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医妃有点甜

医妃有点甜

预见言先生

  • 古代言情

    类型
  • 2019-05-11上架
  • 626549

    连载中(字)
本书由红袖添香网进行电子制作与发行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第一章 赐婚

医妃有点甜 预见言先生 2050 2019-05-10 22:35:04

  如今这大街小巷,谈论得最多的,便是煜王快要病死一事。说起这个煜王,众人皆是摇头叹息,好一个能文能武的翩翩公子,就这么没了。于政治国家,于待字闺中的小姐们,皆是一大憾事。

  苏梨采药归来,路过茶楼听的最多的也是煜王战场大战敌寇的故事。如今这屋里也是谈轮的煜王。当真是没意思。

  近来两日听的故事,应该是能拼成煜王的一生了。倚着柱子起身,正准备离开,不知从哪方窜出来两人,拦住了苏梨的去路。

  随后屋里出来两位衣着华贵的公子,头顶束发的玉冠,身着的流云锦料子。非富即贵。苏梨低头看了看身上的粗布,心头不由得感叹,都是人,差距怎的就如此大。

  “你这人鬼鬼祟祟在门外做什么?”

  “小的常在这茶馆听书,老板都识得我,怎么就鬼鬼祟祟了?”苏梨将手搭在身侧的药搂上。漫不经心的扫了眼前二人的面容。

  长得倒是不错,也不知是谁家的公子。

  没一会儿,老板就来了,见眼前的场景,定然是苏梨进来听戏搅了贵客,招了两个伙计就把苏梨架出去了。赶紧跟两位公子赔罪。

  “这个药童是经常来听说书,不想今日竟然打搅了两位贵客。我保准日后不让他出现在我的店里。”

  被架走的苏梨,听到了老板如此狗腿的话,撇了撇嘴角。

  被伙计丢出大门后,苏梨看了看天色,也没心情计较,回家怕是要晚了。

  照例打算翻墙进去时,却被一个丫头喊住了。

  “三小姐,老爷夫人在正厅等你呢。”

  苏梨一看是夫人身边的丫头玉竹。心想着又被逮住了。

  正厅里,上座苏家家主苏何故。苏梨越来越觉得不对劲,偷偷出府又不是头一次了,夫人私底下讽刺两句,扣扣月俸就完事了,今日怎么连许久未见的父亲大人都在。

  上座的苏何故见自家女儿一身街头市井小民的穿着,顿时火气就上来了。可一想接下来要说的事,又心生亏欠。暂时不打算计较这些小事。

  “哟,三丫头这又是出去了。”苏梨并非罗氏所出,所以向来对苏梨不好。说话也是一如既往的尖酸刻薄。

  “那夫人这次是想杖责还是扣我月例,哦——我的月例夫人应该是扣光了。”

  此话一出,苏何故不可置信的看了一眼罗氏,苏家虽说算不上名门望族,但他苏家的小姐,岂是说打就能打的。

  “你胡说些什么。”罗氏对苏梨算不上好,可是也未曾动手打过,今日在老爷面前如此说,分明是故意。

  “罢了,往日里是爹爹没好好教导你,才养成如今的模样。今日叫你来是有正事相商。”

  苏梨抬头,等着苏何故的下文。

  “太妃娘娘,要为煜王择一名王妃,请国师算过了,你是我朝上下和煜王殿下最为相配的女子。”

  苏梨还以为自己耳朵听错了,

  “煜王?不是要死了吗?”于是又问了一遍。

  “胡说八道些什么。”

  苏何故被一语中的,拍了拍桌子正声势。

  “我胡说八道?这城里传遍了,又何止我一人知晓的稀罕事。”

  “胡言乱语!还不赶紧给小姐带下去。”苏何故恼羞成怒,念着苏梨日后,也未惩罚。

  丫环白蔹自打知道主子要嫁给将死之人,抹了了许久泪水。苏梨生平最见不得人哭,何况白蔹是她从小长到大的丫头。

  从斜挎的药篓里拿出两串糖葫芦放在头上,突然蹦到白蔹跟前,吐了吐舌头,果不其然,这招依然奏效。

  白蔹“噗嗤”一笑,苏梨趁机把糖葫芦塞进她嘴里,自己也啃着一个,笑眯眯的,左边嘴角的小梨涡甚是耀眼。

  “这次的没上次酸。”

  “小姐,你还有心情吃糖葫芦!”白蔹心里是真焦急,父母之命媒妁之言,这婚事铁板钉钉的事,下半辈子的幸福就这么葬送了。

  “白蔹,我知你心中想的什么,不过这些我都不在乎,我认为嫁给将死的煜王是个很好的选择。所以我不反抗,只是有点不太喜欢这样安排得一点余地都没有。”

  白蔹一脸迷茫,仿佛听不懂自家小姐再说什么,什么叫做嫁给煜王是很好的选择?

  苏梨看着白蔹,笑了笑,并不打算再做解释,吩咐她回房间睡觉后,自己也躺上床了。

  嘴里含着甜甜的糖葫芦,很快就睡着了。

  清晨天刚亮,院子里就站满了丫鬟婆子,为首站着的是罗氏。脸色阴沉。

  丫鬟站在院子里喊了两声还没人应。要不是老爷亲自吩咐她送些东西来,也不至于受这个臭丫头的气。

  于是罗氏也忍不住了,唤了两个婆子上前踹门,刚要撞上门时,门却忽然开了。

  两人砰地一声扑在了地上,只见眼前的一双绣花鞋立在跟前。抬头一看正是丫鬟白蔹。

  白蔹看了看地上的二位,并未搭理,对着门外的罗氏屈膝行礼。

  “夫人,小姐昨日回来,以泪洗面,现在脸肿的不行,还请夫人宽恕。”

  罗氏一听苏梨过得不好,心情自然好了三分。

  “不日就要出嫁了,皇家赐婚,这得是多大的福分,哭什么,这若是让外人知晓了,像什么样子。”

  罗氏说话刻薄,绕是大度如白蔹,心里也忍不住想骂人,这又算哪门子的福分!

  “是啊,这种福分千万别落在二小姐身上才好。”

  二小姐苏月,罗氏的亲生女儿,苏老夫人怕自家孙女落在罗氏手上,教不出个好样子,很小就带在身边,去佛寺祈福已有三年之久。倒是很久没提起了。

  罗氏不喜欢苏梨,自然连丫鬟也一并不喜欢,这个白蔹平日里就不太讨人喜欢,奈何苏何故还成天护着这二人,不许她为难这个苏梨。否则迟早把这个丫头发卖出去。

  想到这儿,罗氏心里顺了顺气,一个丫头而已,迟早有一天得落到我手上。

  随后带着人就离开了苏梨的小院。

  白蔹等她们都走了,清点了罗氏送来的东西,不过是些衣物,小首饰。这些东西自家小姐还不怎么用,实在不如银子划算。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