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医妃有点甜

第三章 初入王府

医妃有点甜 预见言先生 2072 2019-05-12 08:00:00

  回到苏府,一切如常,只是白蔹说今早苏何故派人来请,被她搪塞过去了。想来也不是什么重要事。

  也不多加理会,回到房里就开始想起了师傅今日说的话,煜王是荣公主一母同胞的弟弟,看在荣公主面子上,这煜王殿下,师傅是不会不管了。

  可是她嫁给煜王,是看在煜王将死,她可以顶着王妃和寡妇的名头,没人管她。现如今这煜王有师傅相救,多半是能活。

  那就不能嫁了,出嫁从夫,三从四德,各种规矩,还不如在苏府自在。

  只要她在婚期到来之前能将煜王治好,也就需不着冲喜了。煜王病一好,以她的身份配煜王还是差上一截的。到时候总会有人想毁了这桩婚事。

  如此这般,这般如此。于是第二日就乔装了一番,白纱蒙面。只身去了煜王府。

  门口侍卫打量了她许久才进去通报,随后请了进去,带到了正厅,上座的是太妃,旁边还坐着荣公主。

  “你既然是神医的徒弟,为何要白纱遮面?”荣公主先开口。

  “上山采药时从山上滚下来摔了脸,怕吓着人。”

  “我记得秋先生身边有个小徒弟,你可还记得我?”荣公主又问,怕是对苏梨身份有疑。

  “公主风采不减当年,民女不敢忘记,当年岁数小,跟着师傅得罪过公主,还望公主见谅。”

  自然这里的得罪指的是,当初听从师傅意思,从未搭理过这位公主。

  公主自然明白苏梨在说什么,也不再问,对着太妃点了点头。应当是认同了她这神医徒弟的身份。

  随后太妃才缓缓开口

  “你有几成把握治好煜王?”

  “病人未看,有一成把握,都是在瞎说。”

  荣公主见她说话的语气倒是继承了秋先生的风格。连她母妃都敢呛。

  太妃嘴上不说,心里却在计较,治不好再收拾你。

  二人将苏梨带到煜王房间,一股子草药味扑面而来。屋子里也不见开窗户。

  苏梨把脉的同时打量着煜王,本着以前听他的传奇,所以对这个煜王好奇大于治病,虽然脸色惨白,但是并不影响出色的五官,这张脸还是对得起传言。

  好好的煜王,正值壮年,怎么就会突然生这么大一场病。

  脉象也是十分虚弱无力,眼底不见血色,虽然人已经处于昏睡的状态,但其实也就是严重血虚的表现。

  又看了太医开的药方,皆是补血气的方子,看着没问题。都已经这么补了怎么还是虚弱?奇怪了。

  “煜王殿下,从前身体如何?”

  “凌淮从小身体都很好,小病都未曾得过。只是这次从边关回来就开始消瘦。”荣公主回到。

  边关?苏梨灵光乍现,边关有苗疆一代,善蛊!这病莫不是和蛊虫有关。书上记载过专门吸血的蛊虫,吸人血慢性致死。

  宫里太医大多都是澜朝土生土长的人,自然不会想到这个层面。要不是她有一个游医秋先生做师傅,也想不到这。

  “小姑娘,如今人你也看了,能治好吗?”

  太妃是不太相信这个神医的徒弟的,毕竟要不是那个秋神医,她的蓉儿也不至于至今还未嫁出去。

  “治倒是能治,不过我有些要求。”

  “只要能治好我儿,你要什么都行。”

  太妃等这句能治,等了许久。却又怕空欢喜,所以也不敢抱太大希望。只希望满足苏梨的要求,苏梨能把人治好。

  “第一,我救人有秘术,外人不可在场。第二,我不住府上,不过每日会定时上门为王爷诊治。第三,我听说王爷说了门亲事,就在近日即将完婚,我觉得不妥。”

  听完苏梨的要求,前面两条还算说得过去;神医的徒弟嘛,有点秘术傍身无可厚非;不想住府上也可以每日接送她回去。

  不过这婚事,有她什么关系?

  苏梨见二人思虑中,又开口做解释

  “是这样的,我治好王爷的病,要一月的时间。成婚这种事,会弄得府上十分吵闹,对王爷养病不好,所以……”

  “行,都依你,只要能治好煜儿。”太妃觉得言语间有些道理。便答应了。

  随后吩付下人去熬参汤,还要把补血的药停了,越是补,蛊虫吸得越多,这种吸血的蛊虫不致命,却能把人给活活拖死,最后多半会因为昏厥不能进食而死。

  现下先续命,然后除蛊虫,再补血。

  如今屋里只剩她和煜王二人,其实并非有什么秘术不可见人,只是接下来要做的事,口头解释相当麻烦。

  那就是放血,等煜王体内的血流失时,蛊虫也会慢慢的朝伤口移动,但是煜王已经虚弱成这样子,一次也不能放太多血,只能慢慢来。

  不出意外的话,半月应当能将蛊虫引出来。剩下半月再好好调理。

  只见苏梨拿出比针灸还要略粗些的针,对着两个脚的大脚趾扎了下去,随后拿一块手帕大小的白布接着血,直到白布都染上血,才压住了伤口。

  看了看血止住了,又把被子盖好,这样应该是不会有人发现她做了什么。

  把窗户打开散了散气味,屋里空气舒畅多了。

  苏梨在里面医治煜王时,外面总是有人会担惊受怕,譬如太妃好几次想看看苏梨在里面干嘛,多亏荣公主拦住了。

  所以大门一开,外面的人满脸的期待看着苏梨。

  “等会参汤喂下就行。今天就这样了,我看天色不早,明日再来。”

  苏梨看了看天应当是不早了,该是要吃午饭了。趁着天早还得出去看看戏。

  “那我派人送姑娘吧。”荣公主说罢,就赶紧吩咐底下人去备车。

  苏梨自然清楚,她们打的什么算盘,笑看不说破,无非是想找个人监视着,怕她消失不见。

  不过她先在茶馆下了,身后两人跟着她一道进了茶馆,说是要护送。

  “那你们谁去把茶水钱给了?”苏梨突然回头。

  二人似乎都没料到给钱是他们的事。愣了愣,还好其中一人反应快

  “属下这就去。”

  说完就去账台给钱,谁料苏梨又在身后喊了句

  “再要一碟瓜子儿!”

  那人身形顿了顿,咽了口气,想以前他王爷身边的近侍,这些事何时轮到他做……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