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医妃有点甜

第四章 张院判

医妃有点甜 预见言先生 2385 2019-05-13 08:00:00

  大约在茶馆磨到了下午,也不见身后二人催促,真是够耐心的。

  苏梨起身,将茶水一饮而尽

  “回吧!”

  做回马车,御马的人面面相觑,不知该往哪边去。里面那位也不发话,静静坐着。

  “神医,你家住哪?”

  “神医是我师傅,这样说会折煞我的,嗯——叫我小神医就好。”

  所以还不是叫的神医……

  “我住云来客栈。”

  云来客栈不远,一会儿功夫就到了,苏梨下车后二人也同她一起住了下来,方便明早送她去王府。

  夜半时分,苏梨轻轻起身,知晓门口有人站着,看准了窗户口外的那颗大槐树就跳了下去,索性二楼不高,隔了一条街就是苏府。

  摸索了一阵子,回到房间赶紧把衣服换了躺床上休息,不出意外的话,约摸明早苏何故应该会找她的。

  果不其然,刚起白蔹就告诉她老爷请她去正厅。喝完剩的一口粥,就朝着正厅去。心情大好,应该是有人来谈婚期的事。

  “三丫头,今日国师派人来说,近几日不宜成婚,婚期先后延。我觉得也好,毕竟时间太仓促不好。”

  苏梨面上不显,淡淡的应了一声。见没其他事了预备回去了。还未转身就被苏何故叫住了

  “你平日里都做些什么?”

  苏梨一愣,这个爹几时还关心起她的生活了,自打有意识起就没听他说过这样的话,从小经常跑出去,跟着师傅学了几年医术,也不见他多问一句。至于这些他知晓与否,那苏梨就不清楚了。

  苏何故见她不答话,招了招手

  “你回去吧……”

  苏梨点点头,转身离去。

  瞧瞧天色,该去王府了,不然那老太妃就该通缉她了。

  果然刚去门口,侍卫的赶紧上前迎接。

  “哎哟,小神医您这是做什么去了,王府都要翻天了。”

  “这不回来了吗,急什么?带路。”苏梨笑着拍了拍侍卫的肩。

  一到正厅,太妃的表情可谓精彩得很,一副很生气但我不说的样子。倒是公主先开口

  “小丫头,这一大早是去哪了?”小丫头这一称呼公主是随师傅叫的,小时候也是这么叫她。因为不知道名字。

  “采露水去了。”边说边把腰间的小瓶拿出来叫来一旁的小丫头,叫她拿去用来煮参汤。

  当然,此水就是走的时候顺手在井边装的。

  “要用露水你说一声就是了,我叫府里下人去就行了,何须小神医起早亲自去。”

  荣公主自然不信苏梨的这番说辞,只是不好说破,你愿意治病就行了。

  时间很快过去,喝完参汤放了点血。今日能做的也就这些,谁料刚一开门,一白须老者“砰”的一声撞上苏梨肩膀,急冲冲的朝煜王床边走去。

  莫名被人撞了,心情自然不太美好。转过身双手环抱看着这老人为煜王诊脉,随之太妃公主也进屋了。并未开口,估计是在等那人诊脉的结果。

  “太妃娘娘,公主,这乡野丫头先是把王爷的药停了,只喂参汤。现下王爷脉象越来越虚弱,已是岌岌可危。万万不能再让这不明来历的野丫头为王爷诊治了!”

  一番言语,发自肺腑。可苏梨却是有些想笑,身为医者,断不出病根,可以说学艺不精。如今为了一己私利还想阻止他人救治。

  太妃听了老者的话,瞬间就急了。

  “张院判,可还能救?”

  “太妃娘娘放心,老臣行医数年——”

  “你是说你有把握治好?”那老者话未说完就被苏梨打断,只一问,那老者就不说话了。

  荣公主心里还是相信苏梨的,可是这位又是上一任的太医院张院判,专程从老家赶来为煜王诊治,一时之下,她也不好为苏梨说话。

  “既然没有把握,那你又在争论什么?”苏梨虽然蒙面,可露出的双眼却写满了嘲讽。

  “只要给我几天时间,我定能诊出王爷的病因,还请太妃允许我为王爷诊治,再让这个丫头为王爷治病,实在不妥!”

  张院判心里并非有底,不过行医这么多年竟然被一个丫头看不起,实在太过气人。

  “我有把握治好,你却连病因都诊不出,你倒是说说,凭什么我不能治?”

  两人争执不下,太妃也不敢拿自己儿子性命开玩笑,她也看得出来这个张院判并没有十足的把握治好。所以一时也不知该如何抉择。

  荣公主看出自个儿母亲所想,索性替她开口做主“既然如此,就先让这丫头治病,等张院判断出病因了,再开始着手也不迟。”

  太妃点了点头,觉得这样也好,两人都在一起治病也未尝不可。

  “既然公主这么说了,那民女自然遵旨。”

  苏梨如此说,张院判也不好再说什么,只能点头应了。

  自打张院判那日后,张院判和苏梨都在王府住下了,苏梨主要是觉得万一这老头趁她不在私下里对着煜王用什么药,那自己才是得不偿失。

  所以现如今苏梨大部分时间都是在煜王房间耗着,十分无聊,偶尔张院判也会给煜王用些药,苏梨拦不住,就应承了,接过药碗就给倒了。只是浪费那些药都喂了花草。

  显然病情进展很好,一周的样子感觉蛊虫已经是都涌入小腿肚一块,眼瞅着再放一次血就能成功,可意外总是猝不及防。

  这日,张院判又来替煜王扎针,苏梨问他要扎哪些部位,谁料他一上来就要扎足底,脚上有伤口,自然不能让他看到,不然指不定说成什么样子。

  可人非要扎,苏梨拦着张院判想跟他讲讲扎其他地方,正在这时,他随身的药童,上前就把煜王的被子掀开,脚上包伤口缠的白布还渗着点血。

  刚巧不巧的,太妃这时候就进来了,一眼就看到了床上煜王的伤口,她还没问,张院判就急不可耐的上前做解释。

  “太妃娘娘,这野丫头,成日里说得秘术就是在偷偷放掉王爷的血。我就说,行医者,救人治病哪有不给人看的。”

  太妃听完,自然是怒不可遏,反手一个耳光扇在苏梨脸上。

  苏梨没来得及躲开,硬生生挨了一巴掌。怒及反笑,不等太妃开口,扬手就想打回去。

  “住手!”秋先生和荣公主并肩前来,制止了苏梨的行为。太妃如何不对,终归是长者,这一巴掌下去了,那就真的麻烦了。

  苏梨一听这声音回头一看,果真是师傅,收了手,不再说话。既然师傅来了自然有办法收拾这个烂摊子。

  “在下教徒不严,还请太妃恕罪。”秋先生说是在请罪,却是没有一点卑躬屈膝的模样。

  太妃一时没反应过来,秋先生许多年不见了,原来还活着。这人虽然拐骗公主,但是医术在外。毕竟当年太妃自己的命也是这位秋先生救下的。

  “母妃,我请秋先生来府上的,先让他为弟弟诊脉吧。”荣公主知道太妃不大喜欢他,可如今治病要紧。相信太妃也不回过多为难。

  太妃不做声,算是允了。一旁的张院判也听说过这位秋先生的大名,他没想到的是,他以为的乡野丫头竟然真是秋先生的徒弟。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