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医妃有点甜

第六章 国师江应犹

医妃有点甜 预见言先生 2086 2019-05-15 08:00:00

  时间一晃半月过去了,苏梨还是和往常一样偷跑出来采采药,看看戏,还要去看望一下师傅老人家。

  今日没买看到卖糖葫芦的老爷爷,就打算带些福记的糕点回去给白蔹。过了这条街就是福记的店门,里面的糕点算是城内比较齐全精致的。选了最爱山楂糕打包带走。刚刚转身就被人喊住了

  “小公子,有些巧啊!”苏梨对这个声音印象深刻,回头一看,不出所料。

  虽然不怎么认识他,但人都主动跟你打招呼了,总不能装没听到,只好笑着点了点头。以为这就算完了。

  “既然有缘相遇,不知可否帮我一件事。”

  苏梨心里不禁嘀咕,就见过两回,连名字都不知道呢,怎么就要帮你的忙了?可心里想归心里想,总不好说出来得罪人的。

  “那个……兄台,我不太空,约了人,你说真不巧啊。”苏梨面上做出十分为难的模样。

  “既如此,那便算了。”说完人就走了。

  苏梨见人走远了,才磨蹭着打算去茶馆听说书,相信煜王府的故事该是更新了,去听听是个什么版本。

  茶馆还是和往常一样,人声鼎沸,大厅里聊天的,雅间品茶的,应有尽有,好像生意从来就没差过。

  手里一边转着山楂糕,一边四处张望,像极了街边的小混混。苏梨听戏向来都是瞎转悠的,因为有时候别人口里的谈资,比台上说书先生还精彩。

  转着转着,突然来了两人拦住她的去路。一脸认真的说“公子,我家主子有请。”

  苏梨一脸茫然,慢慢挪着脚步跟着二人。第一反应就是——莫不是得罪什么人了?怎么会呢,她平时穿男装出门,也就看看戏,卖卖草药,没干过什么事儿。

  门一开,屋里的人对着窗口看着底下大街上的车水马龙,可能感觉到身后有人进来了,才转过身。

  竟然是煜王!他居然也回来这种地方,不知道听着各大版本的自己,是个什么感受。也不知道楼下说书的知道煜王在这,还能不能说得这么欢快。

  “你坐。”

  苏梨很听话,说坐就坐下了。还很自觉的把山楂糕放在桌上,还给自己倒了茶。喝了一口,边喝边打量着眼前的人。距上次见他,已有半月,好得倒是挺快。

  煜王看她放下茶杯,才开口

  “我在昏迷期间,母妃定了我的亲事。我这人一向不太喜欢他人操控我的事情。”

  苏梨听他说话如果按照话本剧情走向,接下来应当是要说什么,我从小与谁谁青梅竹马,这门婚事做不得数之类的话。心里正在暗暗窃喜……

  “不过——既然你是国师钦定的女子,况且一手医术还不错的份上。这门亲事我认下了。”

  凌淮自打知道自己有了个未婚妻,就调查了一番,况且苏梨从来不掩盖自己的行踪,本开始是打算觉得人还行的份上就娶了。

  结果经过几日的调查,发现她出府时常往秋先生那里跑,大约是猜出了她的身份。

  苏梨听完了凌淮的话竟然不知该如何接,说什么我身份卑微配不上王爷您,还是以死相逼我不嫁。看着似乎哪个都行不通。

  “你是在想——怎样才让我不想娶你?”凌淮看穿了她的想法,并且一语道破。

  苏梨又呆住了。

  “我没记错你今年十八了,你是打算熬到我皇姐那个岁数遭人非议?还是已经有心上人了?”

  苏梨又愣了,两者皆不是。被他这么一说,瞬间觉得自己的岁数是该嫁人了。

  “你不会喜欢秋先生吧?”毕竟是她师傅,长期相处小姑娘家的难免,也不怪凌淮往这方面想。

  苏梨忍不住白眼相对,“你瞎说什么?我师傅差那么点就可以当我爹了,我喜欢他?”

  “那么你又是为什么不想嫁给我?”

  苏梨瞧着凌淮那张巨认真的脸,也不好再跟他绕弯子。“我不喜欢规矩,但你们皇家规矩偏偏是最多的。”

  凌淮竟没料到是这个原因。

  “你住王府,不住皇宫,况且你是王妃,我不在你就最大,什么都是你说了算。规矩都是做给别人的。你想守便守,不想守便不守。”

  苏梨看着他,听这语气,怎么突然有种非她不娶的感觉。既然人话都说这份上了,还想怎样,毕竟总是要嫁人的。嫁谁不是嫁,好歹嫁了眼前这个人还不用守规矩。

  “所以,你今日来找我,是在征求我的意见?你是王爷,完全不必如此。”

  “苏梨,我虽然觉得娶谁都是娶,但至少往后的日子里,总不能两看相厌。相伴余生是件大事,理应把话说清楚,而不是一纸婚书就可以决定的。”

  苏梨一时没反应过来,没料到他会推心置腹的说些相伴余生的话。她平时嘻嘻哈哈的风格好像不太适合用在此处。

  只能淡淡的笑着回应。把目光转移到窗户外面去,在人群里扫来扫去。突然看到了一个熟人,在对面二楼坐着的,就是那位巧遇了几次的兄台。

  朝着这边窗户笑了笑,苏梨无奈,也只能招招手回应。身边的凌淮看着她的动作,将视线投向对面,眼神深邃。

  “你认识他?”

  凌淮这样问,倒不是吃醋,只是对面那人不简单。怎么看都不像是能和苏梨扯上关系的。

  “说不上认识,就是碰巧遇见几次。”

  “你可知道他的身份?”

  他这么一问,苏梨倒是来兴趣了,之前也猜过,不过今日听他这么一说,身份应该不简单。

  “难不成,是皇家的人?”

  “他叫江应犹。”

  “江应犹……”苏梨轻轻念着这个名字,总觉得有些耳熟。忽然猛的抬头。“国师!”没错,当朝国师三年前上任,就叫做江应犹。

  “此人城府及深,不宜深交。”

  “这位国师的事迹,我听说过一些。”

  十二岁就当上了上一任国师的徒弟,一路混得风生水起,行事果断,深得国师喜爱。直到三年前上一任国师离世,他就名正言顺做了国师,当然其中也有传他为了当上国师,密谋杀害自己师傅。

  总归,大众舆论里,这人不是什么好人。不过苏梨却以为,虽然上位手段手段龌龊,能当上国师的都是有点本事的。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