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医妃有点甜

第七章 原来是苏家小姐

医妃有点甜 预见言先生 2114 2019-05-16 08:00:00

  “你知道的还不少。”

  凌淮大概也能猜到,她所了解的都在茶馆市井听来的。与事实相比,相差甚远。

  “这么多年说书总是不能白听的。”真不知道她这莫名骄傲的语气是哪来的。

  别人家的小姐养在深闺,学习三从四德,礼仪教养。偏生的这苏太医家的小姐是放养模式。从小不管教,这点,她在众多小姐里面还是独一无二的。

  “过几日是我母妃生辰,请帖应该请稍后就送至府上。”

  苏梨点了点头。以前太妃过寿,是从来不会邀请太医的家眷。如今估计也是看在与面前这位有婚约的份上。

  “我得回去了。”瞧了瞧天色不早了,白蔹还等着她的山楂糕呢。

  “我派人送你。”

  苏莉笑了笑“不用了,这条路我走过许多遍,丢不了。”

  果真回到苏府没多久,太妃的请帖就送来了。在皇宫设宴,只邀请了苏家苏梨一人。

  另外很奇怪的是,还附送了糖葫芦。一整束糖葫芦都在,难怪在大街上没看见卖糖葫芦的老爷爷……

  到了太妃生辰这日,苏梨难得好生打扮了一番。头戴碧玉流苏发簪,身着翠绿色的罗纱裙,裙摆绣的荷花蜻蜓栩栩如生,更是衬得苏梨整个人明朗活泼了不少。

  到了皇宫,被小宫女领进了花园子,之后就十分无聊了,就是一群姑娘家聚在一起谈点家长里短的事。

  “我听说太妃娘娘这次邀请了苏家那位小姐。”

  走着走着竟然听见有人在谈论自己的,不禁停下脚步,听听看。

  “什么小姐,太医的女儿,也就是命好。”这位姑娘说出来的话充满了酸涩的味道。

  “小声点,林姐姐。给人听到了不好。”粉衣女子拉了拉那位林姓小姐的袖角。

  “大家谁心里不是这么想的,听到了又怎样,不信你随便问。”说完就看到了不远的苏梨,距离应该是能听到她说的话。朝着她招了招手“你过来。”

  苏梨瞧了瞧四周就自己一人,指了指自己,是在叫她吗?

  “你觉得我说的有什么不对的吗?”

  苏梨只得尴尬的笑着摇头。

  “你看我就说,没几个人看得起太医的女儿。”

  说话间太妃和公主就到了,众人纷纷行礼。苏梨也跟着微微屈膝,公主和太妃走过来时,多看了两眼她。大约是没见过这姑娘,依稀猜出这是苏梨了。

  “你便是苏梨?”适才公主才开口。

  只见苏梨身旁那位林姓女子一脸不可思议的看着她。

  “拜见太妃娘娘,公主。小女苏梨。”苏梨此话声音不大,却瞬间成了全场的焦点。原来她就是未来的煜王妃。

  太妃满意的点了点头。这姑娘虽然出身不怎样,但至少教养还是习得不错。

  随后开宴时,苏梨也是吃得很尴尬,于是吃到一半就悄悄退出去了。出去随处转了转,也不太敢走太远,不知不觉就到了一片水池,池边还有一凉亭。

  仔细一看,里面似乎坐着个人。苏梨也不想打招呼,趁着那人还未发现自己,赶紧转身打算离开。

  “好巧。”

  凉亭里面那人忽然开口,苏梨大约是猜出来是谁了,着实挺巧,这也能遇见。只得停下了脚步,回头一看——江应犹。

  以前不知道他身份,现在知道了,倒不知该如何应付了。苏梨只得回头笑了笑,她知道江应犹应该也是知道她是谁了。

  “以前倒没看出来是苏太医家的千金。”江应犹说话还是如往常一般像个温润如玉的谦谦公子。一点不像是个国师。

  “那我不也没看出来您是国师大人吗。”

  江应犹见她说话还是一如既往,觉得还有些趣。“赫凌淮没跟你说什么?”

  苏梨故作思索了一番,“能说什么?”

  苏梨站在凉亭外,见江应犹莫名的笑了。她也不知该说什么,就这么站了会儿。

  “国师原来在这儿,皇上在找你。”另一边突然传来了煜王的声音。

  苏梨转过头就见一袭江南烟云锦的赫凌淮,墨玉束冠,腰间别着一块不知什么料子的玉佩,整个就是一行走的白花花的银子。

  凌淮走到苏梨身边。开口

  “你在看什么?”

  “啊?”

  苏梨回过神,发现江应犹已经不在了。而凌淮也不知何时离她这么近了。一转头就能闻到他身上的闻道,一股淡淡的衣服上的檀香。

  凌淮伸手扯下身上的玉佩,翻来覆去的看了看,边开口“这块玉佩……”

  苏梨看着,点了点头。看着那块玉佩,心想你这样说是要送给我吗。笑眯眯的准备接礼物。

  凌淮瞧她的模样,又把玉佩挂回去了。并没有给苏梨的打算。还开口接了下文

  “是我十岁生辰时朋友送的,很是珍贵。”

  苏梨见他将玉佩别回了腰间,心底忍不住翻白眼,这位王爷说话怎么总是如此一波三折。

  凌淮并不理会她的小表情,继续开口问到,“你何时回府?不如同我一道?”

  苏梨对王爷家的马车并不怎么感兴趣,淡淡的开口“不用了,苏府的马车还在……”

  “苏府的马车已经回去了。”凌淮一来就命苏府的马车回去了。所以今日苏梨要出宫回府就只得和他一道。

  “所以……今日是不得不麻烦王爷了?”苏梨咬牙切齿,毕竟人是王爷,打不得……

  “客气了。”凌淮看着她怒不敢言的模样,心情莫名舒畅,想以前她还是小药童的时候,可是给了他不少脸色。

  马车内轻微摇晃,苏梨无聊,观察着车内的装潢,车内四角挂着琉璃珠,背靠的是鸭绒软枕,连窗帘都是琉璃小珠子穿得。果然,车也是分三六九等的。

  凌淮自打上了马车就默默观察着她的一举一动,瞧她那眼神,显然——这是看上了他的马车了。真是除了医术,半点没学到秋先生的清高。

  “主子,到了。”锡逐停下马车,将车门打开。

  苏梨往外一瞧,根本不是苏府,这里是她常去的那个茶楼。看了一眼凌淮。

  “我估摸着,反正把你送回去你还得再出来,你不是喜欢听说书吗?我陪你。”

  好吧,他猜的很准。

  苏梨搜的一下从马车上跳了下去,锡逐和齐封站在一旁捏了把汉,还没见过几个小姐这样下车的,真不是个省心的,要真是嫁给了王爷可怎么办。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