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医妃有点甜

第二十五章

医妃有点甜 预见言先生 2065 2019-05-28 08:00:00

  苏月见众人脸色都不怎么好,也不明白自己是否说错了什么,只能打趣到:“婉儿许久未见又漂亮了许多。”

  张婉儿并不吃这一套,十分厌弃的看了一眼苏月,身边的女子开口说到:“你是替你妹妹来恶心婉儿的吧?”

  苏月一脸懵,边上的女子的开口解释到:“婉儿是太妃娘娘钦定的煜王侧妃。正妃是你妹妹,这么点事你不会不知道吧?”

  苏月这才明白,难怪这几个人这种眼神看她,原来是因为苏梨,赶紧摇了摇张婉儿手臂说到,

  “我家三妹确实不如婉儿。”

  话毕,就听一人反驳到:“是吗?我怎么看不出来?”

  几位小姐循声看去,竟是煜王立在那,心里一惊,赶紧低头行礼,“煜王殿下。”

  苏月反应略慢半拍,他一眼望过去时一是并不知道这是煜王,二是看到煜王这一身的气度。呆住了,心底生了一股不一样的心思。

  凌淮眼光略过这几人的脸,大概是记住了,那个叫张婉儿的低着头,脸都要笑烂了,煜王正盯着她看呢。

  凌淮抬手指了指张婉儿:“你叫什么来着?”

  张婉儿抬头挺胸笑着回到:“回王爷话,小女子张婉儿。”

  凌淮听后点点头,没说什么,抬脚就进去了。

  荣晴出声,眼光示意苏梨看那边,“凌淮来了。”

  苏梨偏过头就看到了,凌淮和别人在说话,那人居然是上次的张姓小公子,这二人居然也能说上话。

  张焕一看煜王进来了,赶紧上前打招呼:“煜王,上次的事是个误会,还请千万别放在心上,以后就是一家人了。”

  凌淮眼光扫了张焕的脸,冷冷的说到:“谁跟你一家人?”

  张焕意识到自己可能说的有些过了,笑着改口:“这还没成婚是不能这么说。”

  凌淮目前不想理会这个张焕,冷这个脸朝着苏梨的方向走去。

  苏梨坐在那里把玩了许久的茶杯。上面的瓷釉描得十分细致。

  “皇姐家的茶杯确实不错。”凌淮说到。

  苏梨抬眼看去,又是一身黑色,略有些嫌弃,于是乎继续转着茶杯,并没有理他。

  凌淮自己坐了下来,将茶杯从她手中抽了出来,苏梨瞪了他一眼,开口:“想不到王爷还有兴趣参加这种花会。”

  凌淮见她终于是说话了,笑了笑:“往年我是不参加的,今年不一样了。”

  苏梨点点头表示赞同,说到:“往年我也没来过,不过听说今年确实跟以往不太一样,有比赛什么的。”

  说比赛,就是姑娘家的一些东西,绣绣花弹弹琴啥的,据说拔得头筹有太妃亲赐的礼品。

  人渐渐的多了起来,荣晴也不能一直陪着苏梨,所以一会儿就不知去了哪里。

  人群渐渐地朝着一个地方移动,多半是去看热闹的,苏梨看了看凌淮,半点没有要去的意思。

  于是自己站了起来,拍了拍裙摆,跟着人群移过去了。既然来都来了,热闹这种东西不看白不看。

  凌淮见她动了,原是不想凑这个热闹的,实在没意思,不过苏梨一走他也就只好跟上。

  花会花会,此次主题比插花。每个人的桌上放了相同的花,想上去的自己去就是了,由公主和纪王妃当评委。

  苏梨扫了一圈在场的人,看到了苏月站在不远处,看向她这边,不过又好像不是看她,左右转了转,发现被身后一个高大的人影笼罩着,她大概就明白了。

  原来是被某王爷吸引了,不过也难怪,凌淮这张脸是挺符合姑娘家的口味,又有身份加持。

  只见台上站着的四位姑娘绿衣服的女子率先完成。公主和纪王妃上前仔细看了看,微微点头。

  换下一批上场时,张婉儿率先上去,站在中间。苏月也跟着上了,望了半天,没人上去。

  荣晴四周看了看,问了一句:“可还有哪家的小姐想来试试的?”

  众人四处张望,皆没人站出来,上面的张婉儿却开口建议:“公主,小女想举荐一人。”

  荣晴问:“谁?”

  张婉儿脸上带着笑,看向苏梨,“我方才就听说苏三小姐插花不错。所以想看看。”

  苏梨双手环抱,暂不答话,看着那个张婉儿,心想是哪里有得罪这人吗。

  这里的人都怀着看戏的心态,刚好煜王也在场,这烟火味十分浓重。

  荣晴怕苏梨为难,刚想开口说要不就算了吧。

  谁料苏梨已经走了上去,

  “我虽然不知道你是谁家的小姐,不过,你听说的却是有些出入,不太对呢。”

  苏月见二人要掐起来的样子,心里正在暗暗窃喜,生怕火药味不够浓重,赶紧上前解释到,

  “三妹,这是张家的小姐。张院判的孙女,你不记得了?”

  张婉儿不理会苏月说的话,问到:“我说得有什么不对?”

  苏梨笑了笑,回到:“方才你说我插花不错。”

  原来这就是凌淮的侧妃,怪不得看不惯自己。随后看向公主:“若是还没有人来,这一轮就我们三人吧也行吧?”

  公主点点头,张婉儿也不去计较刚刚的话,认真修剪手里的花枝,毕竟拿了头等才是大事。

  苏梨不才,琴棋书画样样不会。唯独喜欢花花草草,从小到大。不像这些小姐只是偶尔习之。

  半晌,苏梨的插花已经初具雏形,另外两人已经快要接近尾声,全场就等着苏梨一人。

  张婉儿也看着苏月的作品,一个小净瓶里插满了枯枝,显得十分不搭,忍不住在心底开始嘲笑。

  随后苏梨添了几朵不一样的色彩和绿叶上去,整个就变得不一样了。纪王妃笑着点了点头。

  二位上来看过之后,皆是选择苏梨的花,张婉儿眼里露出一股妒忌的神色。

  苏梨转头看向她:“对了,想必你和二姐关系不错,她没告诉你我插花可不仅仅是不错吗?承让了张小姐。”

  说完就穿出人群,等会什么琴棋书画她也是没什么心情去看了。可她刚刚一转身,张婉儿毫无预兆的就倒下了。

  人群传来一阵惊呼,苏梨回头,赶紧上前,出于本能摸了摸张婉儿的脉,还没探出个所以然来,人就被张焕推开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