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医妃有点甜

第九章 瘟疫来袭

医妃有点甜 预见言先生 2197 2019-05-18 08:00:00

  凌淮从酒楼回去时,天已经黑了。锡逐在王府门口等候,见自家主子回来了,赶紧上前。

  “主子,江应犹他……”

  煜王一言不发,径直去了书房。锡逐也不多问,跟在他身后,等候吩咐。直到煜王坐下了,静思了一会儿,才对着身后的锡逐开口

  “你派人去查十九年前江南斩首的前朝姜文。一家大小,事无巨细。”

  “是。”

  锡逐隐约感觉到这位未来王妃身份怕是不简单。前朝覆灭已有三十余载。这个姜文是前朝的太子。只是还未登基,前朝就被灭了。灭国时姜文侥幸逃脱,直到十九年前才被斩首。

  锡逐下去后,凌淮一人陷入沉思,关于她的身份一事,究竟有几人知晓,秋先生,苏何故,亦或是她自己也知道?

  苏府里,苏梨抱着得来的玉佩,相较于凌淮的忧虑,她睡得甚是安稳。

  睡到第二日清早,白蔹慌慌张张的从外面回来,说是外面闹瘟疫了。

  苏梨猛的醒了神“你说什么?”

  “小姐是真的,据说是从南边传过来的。老爷从昨晚就被急招入了宫,现在都没回来。”

  苏梨简单收拾了下,就预备出去一趟,跟白蔹打了声招呼,自己悄悄的就出府了。城里目前还没什么不一样,就是人比平常要少些,多半是听说了瘟疫,不出门了。

  走到城门时,却发现城门封锁了,里里外外围满了人。多半是因为不想疫情扩散进来,封城了,现如今是只许出不许进。

  本来是想找师傅看看他对此次疫情有什么想法,可如今的情况,是出去了就进不来了。正在人群外徘徊时,一群官兵侍卫把人群分成了两道,骑在马车上的正是煜王赫凌淮。

  苏梨一个箭步上前拦在他的马下。现如今可能也就他能带她出入城了。凌淮低头看了看马下的人,就知道她想做什么。也不开口多问,伸手将她拉上马。

  “谢了。”苏梨坐在马上轻声说到。

  煜王骑着马,在侍卫的拥护下顺利出了城,本来他出城就是要去找秋先生的。所以直接去了竹林。在外面把马套住,二人徒步进去。

  秋异正在院外磨药,看到这二人前来也不意外。边磨药边开口“来了。”

  “师傅,您倒是挺沉得住气。”

  秋异瞧了自己徒弟一眼,“不然我该如何?”

  凌淮上前“秋先生,我来只是想问,你对此次瘟疫可有什么有效的防御之策?”

  “我知道的和你宫中的太医应该也是差不多的。突发的大面积疫症是没有什么治愈的特效药物。只能靠控制人群流动,减少死亡人数,安抚群众。”

  “不过,这是你们朝廷该做的事。”

  秋异此番话,是并不打算插手这次的事了。

  苏梨知道自己师傅是什么样的人。他多半是不想与朝廷扯上联系,才会说这些话。

  二人从竹林里出来,苏梨想起来要不是凌淮,她出城来这一趟怕是回不去了,想着道个谢比较好。

  “此番多谢王爷了,等会儿还得麻烦你送我回城。”

  “回城?本王并没有回城的打算。”此番他出城是领了皇命,派兵南下镇压疫区灾民。顺便安抚民心。

  苏梨不可置信的看着他,“你不回城?那你把我带出来是什么意思?”

  “身边带一个小神医,心里总会舒坦些。”凌淮一个翻身上马,对着她伸手

  苏梨不理会他,双手环抱仰望着马上的这个人,压住自己的火气跟他讲道理,“我就这么出来,我家里人都不知道,会担心的。”

  “你又不是头一回干这种事了,何况我跟苏府说了把你接到煜王府住,直到疫情结束。”

  凌淮见她半天还没释怀,干脆自己下马,一把抱住苏梨的腰,借力向马上一甩。人就已经稳稳当当坐在马上了。他再一个翻身上马。

  动作那是一个行云流水,苏梨也只能在马马上凌乱了。什么人啊……

  好在苏梨本人对此次瘟疫还挺感兴趣,既然已经安排好了,那就只能既来之则安之了。

  直到和大部队集合苏梨才换上了马车,刚走了小半天就又停下了,说是抓到一个混进来的。把人带出来一看,这不就是荣晴吗?

  凌淮见荣晴在底下还一脸委屈的看着他,瞬间觉得脑袋大。这个皇姐从小就不让人省心。现在去让人把她送回去也不放心。于是乎,只得把她和苏梨安排在一块,就当路上结个伴。

  一路上陆路,水路交替着,越是靠近南边,灾情就越严重,凌淮每一到个地方,就得停留数日,和当地官员核对染上疫病的人数。每日忙的不见人影。在乌合这个县城停留了已经有两日。

  苏梨实际上也没有机会接触到病人,每天和公主待在一块,有侍卫看着,危险的地方都不许踏足。

  这日突然有人来报说是秋先生来了。荣晴瞬间精神了许多。连问人在哪。苏梨此时正跟在公主身后前去大厅见师傅。她十有八九都猜到了师傅会来。

  因为走的那天她给师傅传了个信,说荣晴公主和煜王一道去了疫区。况且平日里她都要跟在王爷身边,公主可就就顾不上了。

  “师傅……”苏梨说话拖得老长,尾音中的含义大约师傅是能听懂的。您说不来现在又来了,谁知道是不是为了公主而来。

  秋异冷眼瞥了一眼自个儿徒弟,并未搭话。荣晴在师徒二人之间看了看,好像气氛不该是这样的。难道不该说些许久未见的话吗?

  “秋异,你怎么来的这么快就赶上我们了?”

  快马加鞭,赶过来的。当然这些话秋异肯定不会说出口的。

  “我南下查看疫情来源,恰巧碰到。”

  “那是挺巧。”苏梨笑眯眯的接话。

  “你这些天过得倒是比以前还舒坦。”秋异见苏梨这模样,颇有些三天不打上房揭瓦的的架势。几日不见都快忘了从前怎么罚她的。

  苏梨见秋异的神色,也不再打趣,

  “不敢,我虽然并未接触疫病病人,不过我是将他们的症状都打听清楚了。全身高热,起疱疹,破溃流脓,之后要么死亡要么痊愈。还有小部分人没能熬过高热。”

  苏梨说完后瞅了瞅师傅脸色,见没说错什么,又继续开口

  “如今要降低死亡的发生,要从疱疹破溃着手,疱疹破溃后不会自动愈合,所以终究会死于外部感染。”

  秋异点了点头。又继续问到“还有呢?”

  “用药,白及和紫珠内服外敷,延缓病症。争取时间找到对症的药才行。”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