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医妃有点甜

第二十八章

医妃有点甜 预见言先生 2066 2019-05-29 08:00:00

  董姨娘从头上摘了下来,递给苏梨,“你若是喜欢,拿去便是,只不过是银簪不值钱。”

  苏梨伸手接过打量了一番,点点头。回到:“既然不值钱那我就收下了。”

  刚出去,碧影就问到:“这个银簪有什么用?”

  苏梨随手将发簪递给碧影,“她要给,顺手就收了。”

  果然是小姐的作风,不要白不要。

  只是苏梨发现,这个董姨娘的首饰基本都是银制的,梳妆台上摆的头上带的大多都是银制的。

  要么是她很喜欢。不过银这个东西,用处可就很微妙了,听说宫里面的吃食都是用银制品验过才吃的。

  想来还是个细致入微的人,日日都是提防着的。

  苏梨之后又领着碧影去了趟外面,随处转了转,才踏进了那家董姨娘去过的首饰店。

  里面和别家的店子也没什么不同之处,苏梨一进来,就有人上来推荐,是个四十多岁的妇人。

  一看苏梨进店就赶紧跟上来介绍,“小姐,买首饰?我们店新作了一批全套的珊瑚首饰,小姐可要看看?”

  苏梨一听,“看看吧。”

  想着毕竟来都来了,看看首饰也不错,那妇人将苏梨带到里间坐下,沏了茶。才把那套首饰拿来。

  整整一套,红色的珊瑚吊坠十分好看,不过就是看着不像是平常能带的。

  妇人见苏梨对这套首饰还算感兴趣,赶紧推荐到:“这套珊瑚的很衬姑娘的肤色,成婚的时候戴肯定不错。”

  苏梨看着是不错,不过她今日又不是来买专门来买这个的,不过心中另有打算问到:“怎么卖?”

  见苏梨已经问价了,喜笑颜开,

  “姑娘真是好眼光,这套成色在这儿,价格嘛——可能是有点稍高,要三百两。”

  苏梨在心里计算了一番,才开口讲到:“先放着,我再看看其它的。”

  “诶。”

  苏梨出了里间,到店里摆放小首饰的地方转了转,挑了几个好看的耳环。碧影在身后看着,莫不是小姐真是逛首饰来了?

  苏梨走着看到了些银制的发簪,想起上午董姨娘的那根,仔细看了看,竟然看到了一样的。

  伸手拿起那根发簪,说到:“这个样式很别致。”

  妇人赶紧解说:“这样式是我们家独有的,别处可买不到。”

  苏梨点点头,又看了些银戒指耳环,看来董姨娘的首饰大多都出自这家店面。

  苏梨挑了一对手镯,两对耳环,和一个发簪。结算时,苏梨在店门外等候。

  碧影提着首饰盒出来时,就看见苏梨在东张西望,不知道在看些什么。

  苏梨见她出来了,“走吧。”

  方才趁着碧影在里面结账,苏梨也在外面看了看这卖首饰的铺子,如果没记错后面就是一条小巷子。

  离苏家不近不远,买东西也很是方便。碧影说,董姨娘在这个店面不见了,多半是从后门去了另一个地方。

  至于见什么人就不得而知了。当然这一切暂时和苏梨关系不大,所以只要不是处心积虑的想要害她,她也不打算管。

  一路上苏梨都没有说话,碧影话也少,两人就这样毫无交流的走在大街上。

  “你先查查这家店的人,如果跟我们关系不大,就不用管了。”苏梨忽然吩咐。

  碧影点头,“知道了。”

  回去后苏梨将买来的首饰,分给了二人,耳环一人一对,手镯发簪是苏梨自己的。

  白蔹经常收苏梨的各种小东西,欣然就收下了。碧影犹豫了小半天,她依稀还记得,齐封就是收了小姐的东西被罚去翻土了。

  苏梨见碧影不拿,以为她不好意思,把盒子拿着揣在她怀里。

  碧影将盒子放在桌上:“小姐,你是不是想赶我走了?”

  苏梨诧异,送她个耳环怎么就是要赶她走了,这是什么逻辑?

  碧影说到:“上次您赐了齐封发簪,齐封就被罚了。”

  难怪换了人来,原来是齐封被罚了,同情的说到:“原来你们王府管这么严,还不能收礼物,那下次我禀明王爷再给你吧。”

  碧影点点头。

  说起来苏梨两月没见过凌淮,自打上次在公主府门外,那位爷不知抽什么风,还好是苏梨大度。

  想着就顺带问了句:“对了,你家王爷近来在忙些什么?”

  碧影一听苏梨总算是提起了王爷,十分欣慰。这两个月都不见苏梨提一句关于王爷的话。

  “小姐可是找王爷?”

  苏梨想了想,“他若是没空就算了,我随口问问。”

  “有。”

  苏梨见她答应得这么快,有些好奇,“他行程跟你报备吗?你这么清楚。”

  碧影不说话,只是近来锡逐老是传信来问小姐的近况,想必是王爷授意的,否则锡逐也不敢私下打听这些。

  第二日碧影说凌淮今日有空,非得大早上就把苏梨拉起来,穿衣打扮,苏梨内心是拒绝的。

  白蔹早上刚醒,就看见一个穿戴整齐的小姐站在她面前,揉了揉眼睛,问到:“小姐,你要去哪?”

  “我去趟王府,你去吗?”

  白蔹想起上次去王府送了一趟东西,果断摇了摇头,只说了一句,“那小姐路上小心。”

  随后就碧影陪着苏梨去了。

  到了王府后,跟着碧影转了小半天,才把她带到一个花园的凉亭,然而凌淮还不在。

  苏梨坐在凉亭内,环顾了四周花养得不错。却突然看到了一盆醒目的绿油油的狗尾巴草,还十分旺盛。

  心想这王爷怎么还特意养了一盆野草,她当然不记得这盆草是她当初随手一指,白蔹就给送过来了。

  碧影在凉亭外看到凌淮来了,自己就悄悄的退到一边。凌淮一到,就看到苏梨盯着那盆狗尾巴草看。

  嘴角微微上扬,大概是在想,她一定没想到我会把她送的草养得这么好。

  苏梨转过头就看到了凌淮的迷之微笑,十分不解,问到:“你笑什么?”

  凌淮问:“那你在看什么?”

  苏梨指了指那盆狗尾巴草,“这野草为什么要花盆放着,你特意养的?”

  凌淮脸瞬间晴转阴,苏梨也感觉到他不太对,莫不是这草有什么不能言语的地方,赶紧改口说到,

  “这草——是株好草,祛风明目。我也有养过。”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