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医妃有点甜

第二十九章

医妃有点甜 预见言先生 2099 2019-05-29 08:01:00

  看了看凌淮面色,还是不对,那是什么意思?贬也不对,夸也不对。

  凌淮不善于解释,直接冷着脸问到:“你找我有事?”

  苏梨这才想起此番来这儿的正事,不过凌淮现在脸色不好,不知道听了会不会答应,

  “碧影说你们王府不能收礼,我送她耳环她都不敢要。”

  “还有就是听说因为齐封收了我的东西,你罚他了。”

  “我觉得你们王府的制度,我也不好干预。不过……”

  话未说完,凌淮插话到,“你要是觉得不好干预,那就不要干预了。”

  说完后又问到:“还有事?”

  苏梨本来是打算跟他说帮忙查一下那个首饰店的事,毕竟他是王爷,地位在那里,会方便很多。

  不过看他现在这样子,虽然不知道是是为什么,不过总觉得说什么他也不会应,还是算了。

  笑了笑回到:“没事了,王爷既然很忙,那就先告辞了。”

  苏梨走的时候是想着,怎么就想着来找这位大爷,还不如自己慢慢查。

  锡逐看着苏梨离开的背影,怎么就走掉了,拉着碧影问到:“这是怎么了?”

  碧影摇了摇头,谁知道这两人聊了什么,走的时候还好好的。

  “王爷昨日知道苏姑娘来,心情还挺好的。”

  碧影看了看周围,悄悄的对着锡逐说到:“好像是因为一盆草。”

  锡逐一听草就知道是什么东西了,那盆狗尾巴草,王爷特地放在花园最醒目的地方给苏梨看的。

  真不知这两位是闹的哪般,两人相视一眼齐齐摇了摇头,苏梨掀开马车帘子叫到,

  “碧影。”

  碧影听到苏梨叫她,也不再多说,赶紧跟上。

  苏梨打王府回去后,脸色就不怎么样,白蔹倒是少见小姐这副模样。赶紧拉着碧影问到

  “这是怎么了?”

  碧影也只能摇头,“不知道,好像是为了盆草。”

  白蔹一时也没想这盆草就是她送去的那盆草,还不禁感叹到:“小姐最近越发奇怪了。”

  于是转过身打理着小花圃,看到了冒得正高的狗尾巴草,猛然想起,莫不是因为这个草。

  “碧影,那草是不是这个。”说完还指了指花圃里的狗尾巴草。

  碧影点头,“就是这个。”

  白蔹无语,怎么回事?这草当初她也就是顺着小姐手一看,就挖了一些出来送过去了。

  莫不是王爷嫌弃草不好,当面和小姐吵了一架。也是,谁家送礼送野草。正想着要不背着小姐重新拿一盆花去赔罪。

  就听见苏梨在里面喊到:“白蔹,茶凉了。”

  白蔹和碧影对视一眼,就赶紧进屋去了,也不急着拿茶壶,站到苏梨跟前,小声的说到:“小姐我错了。”

  苏梨一看,这丫头怎么了,不就是茶凉了吗?多大点事,于是将茶壶塞到她手里说到:“那你就赶紧去换了。”

  白蔹将茶壶放到一边继续说道:“王爷是不是嫌弃上次送的东西不好。”

  苏梨一时没反应过来,问到“上次?哪次?”

  白蔹答,“就是给侍卫送簪子那次。”

  哦——是那次,苏梨才想起这回事,想说怎么提起这件事了,“话说,你送的什么过去?”

  白蔹支支吾吾的小半天,说到:“就是当时你指的那个。”

  苏梨问到:“我指的什么?”

  碧影手里拿着一根狗尾巴花,放到苏梨手里,说到:“就是这个。”

  苏梨看了看手里的狗尾巴花,转了转,似笑非笑的问白蔹。“你,拿的这个?”

  白蔹点头。

  苏梨瞬间恍然大悟,原来是这样,难怪那位爷脸色一之前不怎么好,送了盆草就算了,人还照样养得好好的。

  自己却忘了是自己送的,还略带嫌弃的觉得这王爷审美十分成问题。

  看着白蔹耷拉着脑袋,事情已经这样了,还能说什么,“那你还不赶紧戴罪立功,把茶给我换了。”

  白蔹赶紧拿着茶壶消失了。碧影也跟着出去,被苏梨叫住了。

  “你改日拿一盆兰花去王府把那个杂草换了。”

  总觉得那野草和王府高大的形象不太配,也不知道是什么促使凌淮还能养着这株杂草。

  这日,碧影从外面回来匆匆说到:“小姐,董姨娘和首饰店的老板关系不简单。”

  苏梨眯着眼,要睡不睡的模样,听见她说话也依旧闭着眼,问到,

  “嗯,什么关系?”

  碧影犹犹豫豫,半天不开口,见苏梨快要睡着的样子,才说到,“大概,董姨娘肚子里的孩子,不是苏家的。”

  苏梨刷的睁开了眼,两眼里散发着秘密的色彩,说到:“那就是奸夫的关系。”

  碧影一个姑娘家,这种话都要过好久才说出口,怎么她就说得这么轻松,只能点头算是默认。

  碧影又继续说到:“我发现偶尔会有首饰店的人送东西来,不过,我却从没在这家店见过这个男的。”

  “每次送首饰的人也只在门外,基本不进来,可是上次我清楚的看到,除了发簪手镯,还有信。”

  “这个信封,我趁董姨娘不在,偷进去看了,内容——大概就是照顾好肚子里的孩子诸如此类的。”

  说完她看了看苏梨脸上思虑的样子,半晌才开口:“信你见过了,那人呢?”

  “人齐封去跟了。”

  苏梨一时没反应过来,齐封怎么介入进来了?碧影看她脸色,好像还行,解释到,

  碧影小声的回到,“兰花我给王爷送去了。”

  苏梨一副原来如此的模样,想不到这个王爷这么好说话,一盆花就解决了。当初要是说两句好话,没准那盆兰花都免了。

  一会儿,碧影在院子收到了齐封发来的消息,苏梨看到用的竟然是不是信鸽,是一种麻雀大小的鸟。

  这倒有些意思,碧影大约是看出来了苏梨好奇的表情,解释到:“这是我们王府特意养的,训练好久才得这么一只。”

  苏梨点点头,王府用来传信的鸟都跟别家的不一样,碧影将纸条取下后把鸟放了,把纸条递到苏梨手里。

  里面是一个地址,这不就是店面后的那条巷子吗,看来此事十有八九了。没想到当初罗氏误打误撞倒是没有冤枉她。

  碧影问到,“小姐,这事儿?我们要告诉老夫人吗?”

  谁料苏梨无所谓的说到,“有我们什么事儿?就这样吧。”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