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医妃有点甜

第十章 疫区

医妃有点甜 预见言先生 2146 2019-05-19 08:00:00

  秋异听完后,大约思考了小会儿。只回了一个“嗯。”

  根据苏梨这么多年猜测,这个“嗯”字就是代表还行的意思,暗自松了一口气。

  “秋先生。”

  苏梨等人看去,门口站着一位中年男子,背着一个药箱。对着秋异十分恭敬的行了一礼。这模样大约是随行的太医。

  “我是此行的太医李毅,听闻秋先生来了,所以前来请秋先生相助。”

  秋异听了他的话,问到“查清楚疫情从哪传出来的吗?”

  “是一个叫莲花村的地方。离这里也没有多远了。那的妇女孩童居多,青壮年都在外打工。而且村里没有大夫,直到全村都染上病才开始外出求医,这才扩散开来。”

  苏梨和秋异听完,都陷入了沉思。李毅见他们都不开口说话,以为是在思考事情。不便开口打扰。

  苏梨过了一会儿才问“这个莲花村有几人活下来了?”

  “这个未曾细细统计,想必活下来的应当不多。”李毅回到。

  另一边的书房内,锡逐正在跟凌淮汇报关于前朝太子姜文的事。

  “卷宗上姜文是满门抄斩,不过属下将当时处理此案件的陈大人仔细盘问了一番,说是跑掉了一女子,当时也没追回来,怕给自己找麻烦,所以谎报了。”

  凌淮四指敲打着桌面,锡逐见他没有开口的意思,于是接着讲。

  “刚好那几日,附近的尼姑庵收留了一位怀孕的女子,根据外貌描述,应该是同一人。那女子产下一女婴后没多久就病死了。女婴约摸一月时就被当时求子的人家给领走了。不过,这人却并不是苏何故……”

  “是一户乌合县城里的人家,我查过了,这户人家在城里没过多久就因为欠债等原因回了乡下莲花村。莲花村此时疫情最为严重,所以只查到了这些。”

  凌淮点了点头,又问到“苏何故是几时当上太医的?”

  “十年前考上的太医院。之前在乌合县城开过医馆。”

  “那是挺巧……”凌淮靠着座椅,闭目冥思。锡逐见状,自己就退了出去。刚出门就见苏梨朝着这边走过来了。

  “苏姑娘。你找王爷?”

  苏梨点了点头。屋内的人自然也是听到外面的谈话,所以自己开门就出来了。

  “什么事?”

  苏梨见他脸色也不是很好。也不多问,直接说出了来意,“我想和太医一起去看下病患。”

  “不行。”还未等她说完,凌淮就否决了。

  苏梨也不是什么很听话的人。见他这样说了。心里自然是窝着火。转身就离开,心底已经在另做打算。

  “你亲自去盯着她。”凌淮对她还是有三分了解,瞧她刚才的模是不达目的不罢休的。

  “是。”锡逐嘴上虽然答应得快,但内心十分无奈,这可不是什么好主。

  苏梨回去后师傅已经和李毅去看病患了。就剩荣晴一人趴在桌面上生闷气。苏梨猜想,公主估计是想陪着师傅一起去的。于是心生一计。

  苏梨也同荣晴一样趴在桌上,悄悄地说“公主,是不是想去看我师傅呀!”

  荣晴斜眼瞄了一眼门口,示意门口有俩人盯着呢,一个锡逐,一个齐封,两人都是凌淮身边的高手。现在都用在她俩身上了。

  “我有办法。”

  没一会儿,荣晴和苏梨就出现在门口,“公主说,不能去疫区看看病患,她想烧纸祭奠一下因为这次天灾死去的人。”

  荣晴接着说“对啊,我在这里什么都不做,身为一国公主十分愧疚。”

  齐封和锡逐对视了一眼,应当是在确认此事的真实性。苏梨见此,又开口“你们喊人拿点纸来不就完了吗!我们不出去,就在屋里烧。”

  没一会儿,两个丫头就拿着纸和火盆进来了。荣晴指挥着那丫头把纸放好。苏梨趁着门外俩人没注意悄悄点燃了迷香,加之她之前把窗户特意关了起来。所以屋内现在浓度已经很高了。

  过了一小会儿,屋里的丫头满脸灰烬的跑了出来,也不说话,指了指屋内,浓烟都已经布满了整个屋子。锡逐和追风赶紧冲了进去。把地上晕倒的两人扶起来一看,才发现人已经跑了。

  两人挪着沉重的步伐退出了屋子,在屋外缓了一会儿,锡逐去通知王爷,齐封先去把人追回来。

  苏梨的药下得很重,除了她和荣晴提前吃了解药,屋内那俩小丫头没一会儿就倒了,所以锡逐现在能走着去见凌淮已经实属不易。

  “王爷,苏姑娘和公主,属下没看住。齐封已经去找了……”锡逐刚想请罪,抬头发现人已经冲了出去了,赶紧追了出去。

  苏梨混出去才发现,大街上基本没有什么人。这里疫病十分严重,几乎没有人愿意出门。一般的隔离区都会设在离主城区较远的地方。

  苏梨走了好一会儿就看见前方有块空地围了起来,里面是临时搭建的草棚。入口还有两个士兵守着。苏梨上前,说是来给秋先生送东西的,那两人也并未过多盘问,毕竟这种地方谁没事乐意来。

  进去后,苏梨是真正第一次,见到这样的场面,从前师傅跟他讲过疫病的可怕。可远不如亲自看到来得震撼。

  里面的人有的缩在一团,大概是才染上病进来的;有的人躺在木板制的床上含糊不清的说着什么;还有的皮肤破溃血肉模糊……

  苏梨带着面纱,呆站了了一会儿,因为身上穿着的是当地周县令丫环的衣服,这里帮忙的许多人,也都是周县令从自己家拨出来的。

  况且脸上带着面纱谁也不认得谁,所以她就被理所应当的叫去帮忙施粥了。那些还能自己活动的病人每日这个时候都要自己排队领粥和馒头。

  苏梨拿着碗,递给下一个病人时发没人接。于是抬头一看,凌淮立在跟前。虽然脸上带着白纱,不过还是一眼就看出了。

  随后一众下人侍卫冲了上来,跪在地上,

  “王爷,这可不是您该来的地方。算微臣求你了。有什么事儿出去说。”周县令一听说煜王进了疫病隔离区的时候,心都吊起来了。这要是出了什么事,谁担待得起啊。

  一时之间谁也没说话,可把一众下人给急得。秋异看到这边不大对,就过来看了看。

  发现煜王竟然在里面,赶紧驱散着病人回去。要真把王爷染上病恐怕随行的太医都得陪葬。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