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医妃有点甜

第十一章 周思思

医妃有点甜 预见言先生 2282 2019-05-20 08:00:00

  “小丫头,你先回去吧。这儿有师傅就行了。”秋异大概看得出来,这煜王是为了苏梨而来。

  “师傅——”苏梨莫名有些委屈。她一个医者怎么就不能看望病患了?凭什么?

  秋异朝她点了点头。示意她先把煜王这尊大佛给请回去。苏梨看了一眼凌淮,眼里的怒气都能把人给烧了,愣是不敢开口。

  “你胆子倒是不小,敢把公主往这儿带。你是死是活不重要。公主的命可是要比你金贵得多。”凌淮过了好一会儿,才开口,说出来的话,却并非是本意。

  苏梨听后虽然觉得不大中听,不过确实是实话,世人眼里她的命确实不如公主。

  “既如此,王爷可以请回了,公主不在这儿。我看这么一大群人为你担惊受怕的,你的命想必也是很金贵的。”

  地上跪着的人,汗珠子都要掉下来了。这姑娘胆子真是不小。

  凌淮眼神锋利,仿佛要把她看穿了。锡逐在后面追了上来,“主子,公主还在府里。只是苏……”

  话还没说完,凌淮转身就离去了。锡逐才来,不是很清楚局势,不过见王爷走了,他也就放心了。跪着的一群人,都松了口气。

  苏梨看着他的背影,不过小半会儿。秋异就上前将她拉走了,毕竟施粥这种事不是她该干的,“既然来了,跟我过来。”

  苏梨跟着秋异来了一个棚里,里面只有一个人躺在床上。仔细看去还是个五六岁左右的小孩。

  “这是周县令的女儿。目前在发热,交给你了。”秋异说完就出去了。

  苏梨上前,看到小孩脸色绯红,嘴里还说着些什么话,走近仔细一听,是在喊娘亲。苏梨在她手腕部搭了一根手帕,替她诊脉。

  还没摸到脉,手就被她抓住了,刚想挣脱开,却听到她口里叫着娘亲,心却软了。算了算了……要不是看你是个小朋友。

  过了会儿,苏梨熬了些降体温的药给她喝下。神智稍微有些清楚了,苏梨见她挣了眼睛,对着她笑了笑

  “你是谁呀?”她问。

  “我是仙女呀,来救你的。你叫什么名字?”苏梨回到。

  “仙女怎么会不知道我叫周思思?”思思说的话,是把苏梨逗笑了。怎么会有这么可爱的人。

  思思叫她笑了又问“你笑什么?”

  “没什么,你现在有哪里不舒服吗?”苏梨毕竟还是没忘了是来替她治病的。

  “没力气,还饿。”

  这么一说苏梨也有些饿了,摸了摸肚子。刚巧还“咕噜——”一声叫了出来,思思见了又问:“仙女也会饿吗?”

  “对啊,仙女下了凡间都会饿,你等下,我去给你拿吃的。”说完就出去打算给思思找些吃的。

  此时天都快黑了,转了小半圈没发现厨房在哪,不过头倒是有点晕,摇了摇脑袋,凌淮在暗处看见,见她样子不大对,赶紧上前扶住。

  苏梨回头一看,还没看清来人是谁,就晕了过去。

  再睁开眼睛已经是夜半三更。屋外漆黑一片。屋里一个人都没有,桌上还有一碗冒着热气的粥。掀开被子坐在桌边喝起了粥。

  这屋子是她在乌合县这几天住的地方。想必是谁见她晕了送回来了。粥还未见底,却突然想起了思思,她不知怎么样了。两口将碗里剩下的吃完。加了件外衣,就出去了。

  锡逐在外守着,见苏梨大半夜的就出去了,赶紧跟了上去。看她的样子,估计是去隔离区了。真是个不惜命的。

  苏梨直接去了思思所在的地方,掀开门帘,人已经不在了,她以为是谁挪走了,就逮了一个路过的人问到:“这儿的小女孩呢?”

  那人手里拿着一堆药,也十分忙碌,不耐烦的回到:“小孩?天黑后走了个小孩。不知道你说的哪个。”说完挣脱了苏梨的手,朝着前面走了。

  剩苏梨一人傻站着,她下午还好好的怎么就没了呢?

  “仙女姐姐!”思思上前抱住苏梨的大腿,苏梨低头一看,心里的雾霾瞬间散开了。

  思思突然想起了什么了,赶紧把她放开了。苏梨见状,以为她哪不舒服,赶紧蹲下来问到:“哪里不舒服吗?”

  “大夫说,生病了不可以随便碰别人,不然别人也会病的。”思思低下头。

  苏梨讲手帕放在手上,牵起思思的手,“这样就好了,进去吧。”

  进去后,她又为思思把了个脉。目前除了发热都还好,叫她赶紧睡觉。给她掖好被子,没一会儿自己也趴在一旁睡了。

  “仙女姐姐……”思思一大早就醒了,摇了摇一旁的苏梨,苏梨睁眼,见她精神不错的坐了起来。对着她微微一笑。

  “怎么了?”

  “我感觉我没有哪里不舒服了,我们去玩吧。”思思这么一说,苏梨赶紧给她把脉。脉象完全不像是染了疫症的人。

  怎么会呢?一夜之间就好了,明明昨天还发烧。“思思你先坐一会儿,姐姐等会儿就回来。”

  说完就冲出去找师傅。在抓药的地方看到了秋异的身影,赶紧上前。“师傅。你跟我去看看思思,她好像病好了!”

  秋异一听,放下了手中的药,交给一旁的人。跟着苏梨去了思思所在的帐篷。把脉之后发现确实是没有任何问题。

  随后陷入沉思,之前也听说过染上疫病活下来的人,不过至今还不清楚他们的共同点在哪。思思用的药和大家是一样的,能好起来肯定是别的原因。

  “思思,你除了吃我给你的药外,还吃过什么?”苏梨问

  思思想了一会儿,摇了摇头。苏梨也不好再问,转头看向师傅问到:“思思病几乎好了,不如,我先把她带回去吧。”

  秋异点了点头。

  思思本来就是周县令的女儿,苏梨一开始也是住在周县令府邸的。所以刚到府上,府里得下人应该都知道这个小姐染上了疫病。一开始还不太敢靠近。

  苏梨想了想,还是把思思跟自己放一起比较好,虽说病是好了,但身上还有许多疑团没有解开。

  刚刚将思思带到房间,锡逐就来了,脸色十分差,“求苏姑娘去看看王爷!”

  苏梨侧耳,以为自己没听清又问了一遍:“你说什么?”

  “府上的大夫和随行太医都不在,我只能来找您了。王爷他自打昨夜将姑娘从疫区抱了回来,人就开始不舒服。”

  “是他?”苏梨一时倒不知该庆幸还是难过。

  说着还是跟着锡逐去了凌淮住处。在屋外就听见他在咳嗽,进去之后,凌淮见她进来了,赶紧止住了咳嗽。眼神从锡逐身上飘过。

  锡逐心里是哭泣的,主子之前就下令,不许去找苏姑娘来。不过,主子您的命比面子比较重要。

  苏梨就当没看见他俩的眼神交流,上前就给凌淮把脉,他却一把将手缩了回去。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