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医妃有点甜

第三十三章

医妃有点甜 预见言先生 2083 2019-05-30 19:00:00

  苏梨不是很理解大婶的表情,又问到:“大婶,行吗?”

  那大婶将提来的食盒里的饭菜拿出来,放在苏梨面前,说到:“这些你就不要想了,好好吃饭等着出嫁吧。”

  苏梨看了看地上的饭菜,想起来自己手还被绑着,将手举到大婶的眼前

  “手绑着可怎么吃饭?”

  对方考量的看了她几眼,大约是确定她没有逃跑的能力,才慢慢的将她手上的绳子解开了。

  苏梨活动了双手,拿起地上的碗筷,就吃了起来,那大婶在边上是越看越满意。

  苏梨忽然想起碧影和白蔹,问到:“这次你们抓了几个人?”

  大婶无所谓的答到:“这个可以告诉你,除了你还带回来了个功夫不差的姑娘回来。”

  苏梨一听就知道是碧影,还好白蔹是跑出去了,暗自松了口气。

  白蔹在马上跑了不知道多久,到了一个小镇边上才停下来,白蔹从马上下来时整个人都没了力气。

  她满脑子想的都是快点去报官,可是她从来没来过这儿,乱晃了好久,实在没有了力气。

  一个踉跄跌倒在地上,却被一人扶起来了,白蔹抬头,是江应犹。他说有事就是到这儿来了?

  “你小姐呢?”

  江应犹见她这幅样子,就知道应该是发生了什么事情。

  白蔹缓了缓,才开口说到:“小姐和碧影被一群人抓走了,就是那边的山上。”

  江应犹看着她指的山头,眯了眼睛。是万古山,这里有贼寇作乱已经不是一两天的事情了。

  不过万古山离去若音寺的路差了一大截,怎么就到了那里去,真是个不让人省心的。

  江应犹从腰间扯下一块木牌,放到白蔹手里。

  “你拿着这个令牌,去找福来客栈天字二号房的卿卿,就说我在万古山,会有人去救苏梨的。”

  白蔹捏着令牌点了点头,看着江应犹的背影越来越远,抹了抹眼角的泪,赶紧去找福来客栈。

  苏梨把饭吃得差不多了以后,就起身打量了关着她的这个屋子,没有窗户,四周散落着一些捆绑着的木柴,墙角蘑菇都长出来了。

  好在苏梨躺着的这个小木床还铺了些干草,走到门边看了看,关的严严实实的,门口还有人聊天。

  看她这么个小姑娘也值得用两个人,也不知道碧影在什么地方,这次确实是她连累了碧影。

  要不是她自许那两个人闹腾不出什么事儿来,怎么会留着那两个人到现在,更不会被抓到这种地方来。

  苏梨耳朵贴在门上,听见外面两人在谈话,

  “你说帮主这病什么时候能好起来?”

  “这谁知道,老当家还想着给帮主娶媳妇呢,没准儿是用来冲喜。”

  听了半天大约就听见这两句,娶媳妇冲喜?她苏梨这辈子想嫁人就离不开冲喜二字了,着实气人。

  苏梨摸了摸身上的东西,都被搜走了,什么都没给她留,看来她也就只能到了晚上在那个大婶身上找突破口了。

  不知道过了多久,应该也到了吃晚饭的时候了,门缓缓的打开,进来的人手里拿着一盏灯,走近一看不是中午送饭来的大婶了。

  是个岁数约摸三十左右的男子,“吃饭了。”

  他开口说话有些像门口看守的那人,苏梨看着他不知怎么开口,拿着碗筷扒拉着青菜。

  良久,苏梨对着那大汉笑了一下问到:“中午给我送饭的大婶怎么没来?”

  大汉瞥了她一眼,开口依旧粗犷,“有你什么事?”

  苏梨见搭讪失败,继续扒拉着碗里的饭菜,琢磨着问点什么。

  那大汉见她吃得磨蹭,又开口催到:“快点啊。”

  苏梨赶紧把最后一口饭吃完将碗递给他,那大汉伸手接碗时,苏梨看到他的手臂上有一条长长的刀伤。

  于是小心翼翼的问了句,“你手怎么了?”

  那大汉满不在乎的回到:“伤口啊,没见过?”

  接了碗就转身出去了,利索的将门锁上了,又在门口和另一人聊起了天。

  苏梨在这里有些睡不着,干草硌得慌,屋子里又有味道,脑子里浮现从前发生的各种事。

  突然想起了凌淮,都要和别人拜堂了,好歹你也是我的未婚夫君,人在哪呢。

  凌淮回府之后收到了碧影发来的消息,想着碧影在她身边应当问题不大,不过不放心又排了齐封跟上去。

  可是终究晚了一天路程,等到了白蔹所在的小镇的时候,收到了碧影从万古山发出来的消息。

  心道不好,赶紧给凌淮传了信息,想着赶紧带着王爷的令牌,去当地官员处调动人手。

  刚下楼就看到了白蔹踏进了客栈,在柜台问些什么,齐封赶紧上前,拉着白蔹问到

  “苏姑娘呢?”

  白蔹一看是齐封,以为王爷也在,莫不是王爷知道了,可是怎么会这么快呢?于是将今天发生的事情大致跟他说了一遍。

  她来这里还是江应犹叫她来找一个叫卿卿的人,不过方才她问掌柜的,说是出去了,现在还没回。

  如今也只有王爷能救小姐了。

  第二天一早,就有两个丫鬟进来,拿了一套大红色的嫁衣,对着苏梨微微一拜,“请夫人换衣服。”

  苏梨看了看托盘里的那抹红色的嫁衣,胃里突然一阵反胃,抓着那身嫁衣就吐了起来。

  那两个丫鬟猝不及防,赶紧护着嫁衣,不过已经弄脏了,刚想说晦气时,就见苏梨整个就倒了下去。

  苏梨昨晚上睡不着的时候,就在想怎么躲过这次冲喜,忽然就看到了墙角的蘑菇,于是于是心声一计。

  采了两朵小的,算着时间嚼了下去,人都晕了总不能拜堂的。

  再醒来的时候,已经是晚上了,还是那间屋子,缓缓的撑开眼睑,看到一个人立在床前。

  仔细一看,是之前那个大婶,可是脑袋现在也是昏昏沉沉的,实在提不起力气说话。

  大婶见她醒了,“你醒了,想不到对自己还是挺狠的,你就不怕吃下去就死掉了?”

  苏梨又不傻,自然是认得才吃的,况且拿捏着量的。

  苏梨看着这个人应当不是什么铁石心肠的人,开口还想试试劝服她,“大婶,我下个月就要出嫁了,你放了我吧。”

  “出嫁?莫不是新抓来的是你相公?”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