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医妃有点甜

第三十四章

医妃有点甜 预见言先生 2061 2019-05-31 08:00:00

  苏梨分析她字面意思,是又抓了什么人进来?还是个男的,也不知道是谁这么倒霉。

  当然也没空管别人了,既然都被抓来了,那大家就相互解救下吧,于是抓着大婶的衣袖说到,

  “肯定是我夫君,大婶,我夫君为了我都到这里来了。”

  说完还抹了抹眼角,偷偷看着大婶的面色,好像不大对。

  眼神里满满都是回忆随后又叹了口气,大概是有些妥协的意思,问到,“你夫君叫什么名字?”

  苏梨一愣,叫什么名字?她怎么知道叫什么名字,来的人总不会真的是赫凌淮。

  大婶见她名字都还说不出来,狐疑的看着她,“你未婚夫君名字都不知道?”

  苏梨脑袋高速运转,“他叫——”

  正在想着编谁的名字好,门外就传来了江应犹的声音:“江应犹。”

  苏梨和大婶纷纷看像门口,怎么是他?

  大婶警惕的面对着他,江应犹身后的丫鬟和大汉才匆匆赶来,对着大婶说到,

  “这人说,他能治这姑娘得病,我就想让他试试,谁知道跑得这么快。”

  说完还喘了喘气看着江应犹。

  大婶问到,“你是大夫?”

  “我是她夫君,不过你身后那位是个大夫。”

  说完还指了指她背后的苏梨。

  大婶在苏梨和江应犹身上来回看了一下,问苏梨,“这是你未婚夫君?”

  苏梨看着江应犹一脸得意的表情,十分想摇头说不是,可咽了口气依旧点了点头。

  只听到大婶语重心长地说道,

  “我看你夫君能为你到这种地方来,多半是真心待你,你要好好珍惜。”

  苏梨笑着点头说是,心想难不成是打算放了他们。

  末了,大婶又问:“你会医术?”

  苏梨回到:“会一点。”

  说完,大婶继续大量了她许久,才做了个决定,“那你给我儿看病,要是治好了我就放你走。”

  苏梨听后,觉得是目前最可行的方法了,于是跟着大婶等人移步至另一间屋子,踏进房门就感觉到这屋里的温度与外面相差很多。

  现在在还未入夏,既在山上又是晚上,苏梨在屋外还觉得有些冷意,一进屋瞬间就暖了许多。

  走进看才发现里面摆了许多碳火火盆,进了里屋看到一人坐在床上看书,身上披着的是冬天的裘皮。

  床上的那人感觉到屋里有人进来了,抬了头,苏梨看到他的目光直直的对过去,没有神色。

  不会是失明了吧。

  大婶上前,说到,“沉儿,这是娘给你请的大夫。”

  “我叫苏梨。”

  苏梨上前一步,仔细看了看这个名曰沉儿的人,整个人看起来书生气息浓重,怎么看怎么和这个地方不搭。

  柳沉听到还是个姑娘的声音,心想多半是他娘又上哪劫来的姑娘。

  “我叫柳沉,你是被我娘抓回来的吧。”

  大婶听后赶紧给苏梨使了眼色,苏梨明白了,原来这个儿子才是山里的老大。

  “不是。是有人悬赏,我才来的。”

  柳沉听后点了点头,伸出手说到:“你看吧,反正这病也不会好了。”

  “瞎说什么?肯定会好的。”

  大婶说完还呸了三下,看她着急的样子,想必对她这个儿子十分爱护。

  苏梨搭上柳沉的脉,略微皱眉,半晌没说话,只问了一句,

  “这眼疾是生下来就有的?”

  柳沉点头。

  苏梨心里已然有了定论,打娘胎里带出来的病多半是没什么法子能治,不过身体是可以调理的,至少不用快要入夏还要生火取暖。

  只不过看这大婶多半是想让她治眼疾的,若是她说眼疾不能治,恐怕大婶不会放过她的。

  大婶焦急的在边上等着,看苏梨不说话心里更是没底,问到,“有办法吗?”

  “这病,我可以暂且试试没有十足的把握。”

  这也不算说谎,况且打娘胎带出来的病,确实多半不能根治,试一试也没说能治好。

  江应犹在不远处看着苏梨的面色,大概是看出来这病不好治,赶紧催促着说到:“这都这么晚了,有什么病都得明日再治吧。”

  柳沉也应到,“娘,明日再让苏姑娘来吧。”

  随后带着苏梨和江应犹就住在了不远的两个房间,好在有床了,能睡个安稳觉了。

  苏梨看到床就扑了上去,没一会就传来了沉稳的呼吸声。

  江应犹自然是没有她这么好的睡眠,不过他与苏梨只有一墙之隔,自然旁边的一举一动都很清楚。

  倒是想不到,这丫头都被抓了还这么淡定,一点没瘦,也不见有多愁。

  第二天一早,就被人叫了起来,苏梨揉了揉眼,发现江应犹已经穿戴整齐的站在屋子里了。

  “你睡得倒是挺安稳,赶紧给人看病去。”

  说完后,还看了看门口的那两个人,应该是在等着苏梨的。

  没法,人在屋檐下。只能翻身起床,跟着人去了柳沉那里,苏梨去的时候柳沉正在吃早饭。

  苏梨摸了摸肚子,她也还没吃早饭呢。柳沉听到有人进来了,问到:“是苏姑娘吗?”

  “是我。”

  “苏姑娘吃早饭了吗?”

  苏梨一听赶紧摇头,说到:“还没有。”

  于是丫鬟立刻心领神会知道柳沉要说什么,拿了碗筷摆在苏梨和江应犹面前,苏梨看了桌上的小菜,跟她之前吃的青菜萝卜是要顺眼许多。

  饭后,苏梨依旧给他把脉,又仔细看了看眼睛,在心里淡淡的叹了口气。

  柳沉轻声说到:“我知道我的眼睛没法治,我娘一直不放弃罢了。”

  苏梨收回手,不知道怎么回他的话,只能坐在一旁先开药方。

  柳沉脉象虚弱无力。生下来又带有眼疾,想必从小身体就很差,久病伤肾,故而畏寒怕冷。

  若是想把身体调理好可不是这几天就能做到的事情,可苏梨也必要没有为了要治好他要在这山上待个几年。

  实在是件麻烦事,不过江应犹既然来了,应当是有办法把她带走的吧。

  写完药方递给身旁的丫鬟,顺带望了一眼江应犹,竟然观赏起了人家的房内的字画。

  这人莫不是来山上游玩的吧?

  忽然想起碧影还被关着,想着趁大婶不在,要不开口让柳沉放了碧影,应当是会同意的。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