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医妃有点甜

第十三章 凌淮染病

医妃有点甜 预见言先生 2134 2019-05-22 08:00:00

  大约中午的时候,在进来的地方集合,苏梨是最后一个到的人,大家都有些焦急,怕出什么事,正打算派人去找找看的时候,就见一个身影小跑着出来了。

  “不好意思,我走得有些远了。”苏梨跟大家道着歉,气还没踹匀,就见凌淮立在了她跟前。

  凌淮派人守在那,听说就只剩同行的秋先生徒弟还没回。脚步就不听使唤走了过来。刚好到就看到苏梨回来,心里悄悄地松了口气。

  也没多说话,问了一句“都回来了?”

  李毅上前回话:“王爷,都在这了。”

  凌淮点了点头,转身,就准备出发回去了。路上,苏梨发现这个莲花村的地理位置倒是很特殊,四面环山,只有一个小小的出口。里面还长了些她不曾见过的奇花异草。如不是瘟疫,倒是个养药草的好地方。

  这次她还带了许多花草回去研究。装在药篓里,李毅上前问到“姑娘可有发现什么?”

  苏梨摇了摇头。“我师傅呢?”

  李毅指了指小溪边。秋异一人立在那里。也不知在干嘛。苏梨悄悄的上前,还没说话就被吓了一跳,“你有什么发现?”

  苏梨心想,岁数这么大听力还这么好,可嘴上却认真回答着问题“里面有些死尸不是因病死去的,不知道跟疫病有没有关系。”

  秋异听了并没马上回话,静静思考了一会儿。“除此之外呢?”

  苏梨仔细回想,除此之外还有什么不对的。“嗯……里面气候独特,适合栽培一些珍贵的草药。”

  秋异转身,看着她,摇了摇头。就走开了。苏梨不解,师傅刚刚的表情分明是有些失望的。是有什么她没注意到的吗?

  回去的路上,苏梨一路都在思考。

  到了乌合县城,整个人在马车上已经累得睡着了,凌淮掀开车帘,就看到里面的人靠着木板,呼吸均匀,一丝夕阳的微光透过车窗照在苏梨的脸上,凌淮看了一会儿,觉得这么靠着睡不是办法。

  于是上前打算将她抱下来,刚从马车里出来,苏梨就迷糊的睁开了眼睛,看到抱着自己的是凌淮,以为是在做梦,又闭上了眼睛。

  直到凌淮将她放在床上,都没有再醒来过。凌淮刚退出房门,就看到锡逐在门外等候。

  回到书房,锡逐面露难色,犹豫片刻才开口“莲花村里有的是被人故意杀害,并非病死。这事……有些巧。”不知是否和苏姑娘有关。

  后半句锡逐不敢说出口,凌淮自然知道他想说什么,“继续说。”

  “另外,查到了当年在尼姑庵收养女婴的人。”

  凌淮对这个消息倒是有些诧异,莲花村都那样了,还能找到收养的那个人。

  “在乌合县疫病站,有个人叫章志远。跟尼姑庵提供的名字一样,也是莲花村的人。”

  凌淮点了点头,“将他看紧了,不要死了。”

  次日清晨,苏梨醒来,就看到思思坐在凳子上晃着小腿。手里还拿着她从莲花村里采回来的花草。

  “思思。”

  思思从凳子上下来,跑到苏梨床边,“仙女姐姐,这个我吃过,可难吃了。”

  苏梨接过她手中的草,仔细看了看,这草她不认得,思思竟然还吃过。莫不是和她病好有关。“你什么时候吃过这个?”

  “我发烧的时候,里面有一个大夫给我吃的。”

  “大夫?你还记得是谁吗?”

  思思摇了摇头,“里面的人都只看得到眼睛,不过他很高。”

  确实,疫区里面哪个不是全副武装。这样问看来也问不出个所以然。“思思,这个算我们之间的秘密,你不要跟别人说了。”

  看来瘟疫一事并非单纯。如果是人为,那他图什么?

  苏梨带着自己的药篓,正打算去找师傅一趟。身后突然出现一人,“苏小姐,又见面了。”

  苏梨转身,一看竟是江应犹立在门外,他怎么来这里了?心中疑惑,却脸上依旧笑着回到:“国师大人。”

  江应犹上前一步,仔细看了看苏梨的脸,后得出结论:“大半个月未见,竟然还瘦了。”

  苏梨被他盯得不是很自然,往后退了一步,拉开距离。自己瘦了关他何事?不过脸上还是笑着问道:“国师大人是因何而来?”

  “来看你的。”

  苏梨只笑了笑全当没听见。这时锡逐迎面而来,径直走到江应犹跟前,“国师,王爷请您前去议事。”

  江应犹勾唇一笑,看了一眼苏梨就走了。锡逐紧跟在身后。苏梨看着他们的背影,松了口气,去找了师傅。

  秋异难得留在府上。苏梨去找的时候他正在看书。“师傅。”

  秋异知道是她来了,只淡淡的应了一声。苏梨也习惯如此,自己就跑到师傅跟前。说起了今早的事。秋异听完后,问到:“你打算如何?”

  苏梨摇了摇头,毕竟连这个草是什么都还不知道,怎么敢随便用在别人身上。

  “我打算拿它试试。”

  秋异不说话,只看着她。“那便去。”

  苏梨得了师傅同意,整个人还是放心了许多。刚踏出师傅那里,就看见锡逐朝这边来。看见苏梨,跟看见亲爹似的。

  “苏姑娘,王爷他好像病又重了些。”

  苏梨听后,也不多问,跟着他就去了凌淮住的小院。

  看到凌淮坐在床上,面色潮红,看起来好像是严重了。赶紧上前,摸了摸额头。烫的吓人。一个普通风寒怎会严重至此。莫不是……染了疫病?

  思至此,苏梨担忧的看了一眼他,随后拿出手帕,搭在凌淮手上,开始诊脉,果真脉象和症状十分相似,几乎可以断定,就是疫症。可苏梨却迟迟不敢开这个口。

  凌淮虽然烧得糊涂,也看见了苏梨面露难色,大致清楚自己是怎样了。

  苏梨将锡逐叫了进来,问到:“他这样多久了?”

  锡逐回到:“和国师议事前就有些不舒服了,只是一直撑着。”

  苏梨点了点头。随后吩咐:“这个院子里的人,包括你我,暂时不要和别人接触了。这件事要守住,不能让公主和周县令知道了。”

  锡逐听她话的意思,已经明白王爷得了疫病,脸色沉重,“我知道了。”

  苏梨摸了摸那珠草,这个东西目前还不能确定是否有用,只是思思一个小孩的言语并不完全可信,如果贸然用在凌淮身上,会不会出什么事……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