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医妃有点甜

第十四章 救命之恩以身相许

医妃有点甜 预见言先生 2244 2019-05-23 08:00:00

  苏梨暂时开了些退烧的药,可是都是暂缓症状,没有什么实用。凌淮迷迷糊糊的看到苏梨在屋里拿着一株草揣摩了许久。

  “你在做什么?”

  苏梨看到凌淮醒了,上前摸了摸额头,还是很烫。一边回到:“能做什么?在想怎么救你的命。”

  凌淮笑了笑说到:“那你想出来了吗?”

  苏梨见他还有心情笑,十分不理解这个人的心理,明明都快没命了。轻轻叹了口气,回到

  “没有啊,你说你大名鼎鼎的煜王殿下,要死于一场瘟疫,还会不会流芳百世。”

  凌淮静静思考了会儿,回到:“大概是不会了。”

  苏梨点点头,“我也觉得。”

  “所以你要把我治好,我可是你未来的夫君。”

  苏梨倒是很久没想起这事了。算起来他们的婚约还在,这话倒也不假。苏梨微微点头“嗯……是啊。那我要是将你治好了,不如我们婚约就算了吧。”

  凌淮盯着她,半晌之后开口:“你救我命,我更得以身相许了。”

  苏梨嘴角抽搐,这是烧糊涂了?

  过会儿,门外有人将药送了进来。苏梨想着凉一凉再叫凌淮起来喝药。过了会儿,平常叫了两声的人,今日竟然还没反应。

  苏梨赶紧上前,一碰身上烫得吓人。要再这么下去,迟早得被烧死。

  随后对着门口的锡逐吩咐到:“锡逐,你叫人抬一桶冷水进来。”

  锡逐应了一声,也不敢耽搁,水没多久就抬进来了。苏梨和锡逐将凌淮放在冷水桶里。“你看着他,大约泡个一炷香就行,我去煎药。”

  说完就去隔壁的小厨房,将那珠草入了药。也不敢走远,守着药炉,时辰一到,赶紧将药拿去给凌淮。

  凌淮刚从冷水里出来,清醒了一点。苏梨拿着药在床边犹豫了会儿。不知道该不该给他用。

  “药快凉了。”凌淮提醒到。

  苏梨看了看碗里的药,罢了罢了,药都熬出来了。拿着药碗,用汤匙吹了吹,慢慢递到凌淮嘴边。

  一碗药很快就见底了,苏梨现在就守在凌淮身边,关注着他身体的变化,撑到下半夜之后就睡着了。

  天微亮,凌淮睁开眼,看见苏梨枕在床边睡着了,好像之前一样,睁开眼睛的还是这个人。凌淮用十分小的声音说到:“苏梨。”

  苏梨“嗯”了一声,依旧闭着眼睛没醒来。凌淮干脆起身,将她抱到床上,替她盖好被子后,轻声出了房门。转身就进了隔壁书房,他一睡这么两天还有许多等着他处理的东西。

  苏梨睁眼时已经日上三竿,发现自己在床上时,还没反应过来。在屋里巡视一圈都没看到凌淮的身影,刚开门就看到丫环把早饭送进来了。

  “王爷呢?”苏梨问到。

  “王爷在书房。”丫鬟放下早饭回到。

  苏梨转身就去了隔壁,一开门就看见凌淮在看书,真是个不省心的。明明在病着,真会给自己找事做。

  “你倒是闲不住。”苏梨一上去就坐在他对面。单手撑着脑袋,看着他的脸色倒是好了许多。

  凌淮任她打量,好一会儿才开口:“早饭吃了吗?”

  苏梨摸了摸肚子,“还没。”

  凌淮放下手中的书,起身“那就一道吧。”

  刚坐在饭桌上,凌淮还没握上筷子,苏梨的手就搭上了他的脉搏。隔了小会儿,撇了撇嘴角说到:“命真大。”

  凌淮听她的话,笑了。夹了菜放到她碗里。

  苏梨两口拔完了碗里的饭。打算去找一趟师傅。府里的下人说师傅去了疫病隔离区。苏梨又去了那里。

  到了外面发现里面的病人少了许多。原来已经有人将可以治病的草药告诉了太医。太医已经在大面积使用这种药物。

  当然听到得更多的是另一个版本,此次可以赶走瘟疫全凭国师大人的祷告。刚来乌合县城没多久,疫病就有治了。

  “师傅。”终于,苏梨在药房看到了秋异。

  秋异抬头,“王爷应当是好了吧。”

  “师傅,你是不是早就知道那珠草是可以治病的。”苏梨大概是明白了。原来师傅一开始就看出来草药可以治疫病,之前听她说有草或许可以解疫症才如此淡定。

  “你知道为什么莲花村就有解药而瘟疫却还能流传这么广吗?”秋异问到。

  苏梨也诧异,明明解药就在自己村子里,却还会让瘟疫盛行至此。所以里面是含有人为的成分吗?想到这一点,苏梨自己都不敢相信,只能看了一眼师傅。

  秋异见她大约是猜出来一些,又开口提醒到:“有的事情,并非是你看起来这么简单。”

  说完那些手里的药材忙自己的事去了。苏梨一人木在那里许久。师傅刚刚的话是什么意思?

  看起来这场瘟疫来之凶猛,却……在该止的时候止住了。既保住了秋先生的神医名号,又让国师大人扬名立万。

  所以是她看得太简单了吗?苏梨踉跄的退了一步,身后一只手上前将她扶住,苏梨回头,看到江应犹一脸似笑非笑的看着她。

  苏梨拉开和他的距离,冷冷的看着他,江应犹露出一副无辜脸,“怎么?这才两日不见,就这般生疏了。”

  苏梨回到:“国师大人和我也从未熟络过。”

  江应犹听了这话,笑了笑回到:“说这话可就很伤心了。毕竟我们缘分还是不浅。”

  “国师的缘分,小女子高攀不起。”苏梨微微行礼,话说完转身就走。

  “是吗?那你认为你同赫凌淮的缘分就够了吗?”

  江应犹在她身后说到。苏梨身形微微一顿。并未答话,加快脚步离开了江应犹的视线。

  回去后,苏梨将自己关在房门里面许久。期间荣晴来过一次都没有开门。直到下午天快黑的时候,锡逐在外敲门。苏梨应了一声,“我想休息了。”

  锡逐一听,也不知道接下来的话该说还是不该说,想了想你去不去是你的事话我还是得带到,于是开口朝屋里喊到:“王爷有要事请你过去一趟,还请苏姑娘……”

  话没说完,苏梨就将门打开了。问到:“他找我做什么?”

  “苏姑娘去了就知道了。”

  随后跟着锡逐去了凌淮的书房,一进门就看到凌淮十分悠闲的在品茶,看他的模样就不像是有什么要紧事。

  “你找我?”苏梨问到。

  凌淮替她倒了杯茶,“嗯。”

  说完锡逐就带了一个人中年男子进屋,这人岁数约摸四十上下,身上穿的也十分破旧。像极了之前疫病隔离区的人的穿着。

  “草民章志远拜见大人。”那人跪在地下自爆着名讳。

  苏梨觉得十分熟悉,好像在哪听过这个名字。莲花村捡到的印章就是叫这个名……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