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医妃有点甜

第三十七章

医妃有点甜 预见言先生 2062 2019-06-01 08:00:00

  “这是个好主意,那你去找齐封,我就在……这儿等你”

  说完指了指不远处的点心铺。碧影本来是想把苏梨再骗回去的,谁知道这时候又聪明了。

  “我得在小姐身边保护你,这次的事情要是再发生,王爷就得废了我了。”

  苏梨走在前面,没看到碧影认真的表情,没把她的话放在心上,以为只是说说而已。

  “那就这样找吧。”

  说是找人,实际有点闲逛的意味,到处走走看看,碧影都看不下去了,不是说好的找白蔹吗?

  然后苏梨带着碧影去吃了午饭,酒足饭饱之后,拍了拍桌子站起来说到:“走吧找白蔹去。”

  “小姐知道白蔹在哪?”

  苏梨笑眯眯的看着碧影,用手指戳了戳她肩膀,说到,“你知道啊。”

  “我不知道。”

  “你知道的……”

  “我……是知道。”

  碧影只能妥协了,她确实知道白蔹在哪儿,只是想着把苏梨骗回去给王爷道个谢。只是不明白苏梨是怎么看出来她知道的。

  “小姐怎么看出来的?”

  苏梨一副好深莫测的表情,学着江应犹的样子掐指一算,“我掐指一算就知道了。”

  苏梨瞧着她脸上被忽悠住的小表情,不禁笑到了

  “行了,你要真不知道,也不会这么淡定了,毕竟白蔹对你可比对我好。”

  二人到了白蔹住的地方,刚上二楼,就看见齐封和白蔹一道准备下楼。

  苏梨眼神在二人身上来回巡视,怎么感觉不太对呢。。

  白蔹没注意到苏梨奇怪的表情,只知道她总算是逃出来了,不管不顾的冲上去抱住了苏梨,

  “小姐。”

  苏梨知道白蔹胆子小,所以当初才拼命的让她逃了,否则这要是去一趟万古山指不定吓成什么样子。

  拍了拍她的背,将白蔹整个人扒了下来,安慰了一句,“行了,我也没什么事。”

  齐封说到,“我们正打算去找苏姑娘。”

  白蔹在一旁附和着点头。

  苏梨怎么看都觉得这两人哪里不一样,不过现下不好直接问。

  “行了,那大家先各自休息,明日我们再启程去若音寺。”

  白蔹以为找到苏梨就会回去了,毕竟发生了这么多事,谁还想着给老夫人祈福这事儿。

  苏梨也不解释,今晚打算就在这个客栈住下了。若音寺本来也不是奔着给老夫人祈福去的。

  齐封这几日被派来了苏梨身边待着,所以此行都会和苏梨一路。

  第二日清晨,齐封将马车等物重新置办好,一点也不让人操心。苏梨吃完早饭就踏上了去若音寺的道路。

  这里离若音寺也不远了,一天路程就能到,距若音寺最近的地方是个小镇,叫清水镇。

  一天马车颠簸下来,终于是到了清水镇,或许是由于若音寺的缘故,镇上十分热闹,一点不比莲城差。

  好不容易找到了一个有空房的客栈,苏梨等人才安顿下来,正打算去看看这个清水镇。

  门一开就看到了凌淮走了进来,他怎么来了,凌淮身后的锡逐,看了一眼苏梨,默默的退了出去。

  “王爷也来看若音寺?”

  “是啊。”

  苏梨点点头,想着天色都这么晚了,他来一个姑娘家的房间就算了,还没有要走的打算。

  半晌苏梨实在忍不住了,才听得凌淮开口,“我听说你有一个未婚夫君陪你在万古山待了好几天。”

  “这个,事情发展如此,保命而已。”

  苏梨理亏,不敢看凌淮的脸,名义上她确实是和他有婚约的人的,这样子算不算是不贞?

  “保命而已。”凌淮重复了这四个字。

  苏梨笑着点头,“是啊。”

  凌淮四指敲着厚厚的桌面,看着苏梨问到,“还有什么要说的?”

  还有什么?苏梨以为他莫不是要问柳沉的事,这个柳沉他不会非要刨根问底吧,只得心虚的笑了笑,回到,

  “没了。”

  “是吗?那江应犹呢”

  苏梨如释重负,原来是江应犹,还以为他要问柳沉一事。

  “他只是同路而已。”

  凌淮看着眼前这个苏梨,脸上的表情各色各样,好像没有看出他说的话重点在哪,是不明白还是故意如此。

  双眼深邃看着苏梨许久,空气过于安静,一股无形的压力袭来,苏梨只觉得呼吸有些困难。

  苏梨实在忍不住问了句,“还有事吗?”

  凌淮起身,头也不回的走了。

  苏梨看着他离开的方向,松了口气,趴在桌子上,绕着手指。

  她其实知道凌淮是特意来救她的;也知道他刚刚说的话只是在意她而已,她只是觉得他要的给不起,所以不作回应,就当……她笨好了。

  第二日一早,苏梨带着白蔹等人一同上了若音寺,澜朝闻名的寺庙看着外面与别处的也没什么不同。

  出名也就在这里的寻尘方丈吧,当然苏梨也是听人言语,并未自己见到过。

  据说寻尘方丈只见自己想见的人,所以前来特意拜会没有用。

  这个想见的人从何而来就很有意思了,凡是进了寺庙求香拜佛的人,都会得一个带号的小吊牌。

  方丈每日都会从中抽取一个数字,抽中的便是当日的有缘之人,所以苏梨一进来小和尚就塞了个小木牌给她。

  苏梨也没看多少号,问到:“寻尘方丈几时才见人?”

  小和尚阿弥陀佛了一声,没回答苏梨的问题,因为每天都会有许多人问这个月问题。况且方丈凭心情来,确实时间不是固定的,无法回答。

  就走了,这是什么意思?

  苏梨手里拿着小吊牌瞎逛了一圈寺庙,这种地方除了和尚就是香客,人来人往十分没意思。

  白蔹和齐封也不见了,就剩碧影跟着她,“碧影,你不去求点什么?据说这个寺庙停灵的。”

  碧影看着苏梨问到:“那小姐你不求什么吗?”

  苏梨想了想还是算了,“不知道求什么。”

  碧影忽然想起此行不是来给老夫人求平安的吗,空手回去一定不行,于是去买了个平安福备着。

  下午太阳已经斜到西边的时候,小和尚才在大殿上喊到,“十号香客可要见寻尘方丈?”

  底下一众热议,相互看着对方手中的木牌,苏梨看了看手上的牌子是八十九,在周围扫了一圈看到一个中年女子腰间的木牌正是十号。

  趁着人多,将那人的木牌扯了下来,塞了她自己的在她腰上。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