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医妃有点甜

第十六章 董姨娘

医妃有点甜 预见言先生 2271 2019-05-24 08:00:00

  苏梨一听,上前抓着玉竹的手腕问到,“什么时候?卖到哪了?”

  玉竹心里怕极了,怕苏梨也对她的脸做什么,赶紧回到:“约摸半月了,卖到了玉兰苑。”

  苏梨将她摔在地上,急冲冲的就出去了,任后面罗氏怎么喊都无用。玉兰苑,是城里的出名的花楼。一个青白的姑娘去了那种地方,依照白蔹的性子,现在都不知道是否还有命在。

  苏梨换了一身男装,就出府了。玉兰苑是夜市白天没有几个人。苏梨一进去,一群姑娘就围了上来。

  苏梨扫了她们一眼,淡淡的开口:“我要新卖进来的。有几个都给我叫来。”

  几个姑娘面面相觑,其中一个笑了两声应到:“那您先稍坐一会儿。”

  苏梨在屋里,等了一会儿,白蔹没等来。倒是等来了江应犹。

  “听说有人女扮男装在这儿闹事?”江应犹推门进来。听他口气多半早就知道来人是谁了。

  苏梨见进来的是他,站了起来,“怎么是你?”

  江应犹笑了笑,“怎么?不愿意见到我?你不是要见新卖进来的姑娘吗?这玉兰苑是我的。”

  苏梨倒是没想到这个江应犹的产业倒是不少,这个城里出名的青楼也是他的,现如今白蔹在这儿,态度不宜太差。

  “原来玉兰苑是国师大人的。”

  江应犹回到:“是我的。我也知道你要找谁。不过你得答应我几件事,我立马将人归还。”

  苏梨皱眉,“我只能答应一件,并且不伤天害理违背道德的事。”

  江应犹略微犹豫了一会儿,点点头回到:“反正其它的都不重要,只一件事,你和赫凌淮的婚约你要想法作废。你答应了,我立马把人送回府上。”

  苏梨听后觉得有些好笑,“我的婚事可是国师大人您定的。现在这是什么意思?”

  江应犹搓了搓下巴,故作思考的模样,“我当时随手一拿就拿中你的名帖,你还真以为你和他是天定的姻缘?。”

  “皇家赐婚,这婚约要如何作废?”苏梨早先就想解除婚约,可是目前也没有什么何适的方法。

  江应犹收了笑,看着她,“赫凌淮此人迂腐得很,你若执意不嫁,难不成他还真非你不可?莫不是你不想?”

  这话说得很是在理。只是苏梨听得耳朵不是很舒服,这话的意思分明是在贬低自己。

  “那白蔹呢?”苏梨问。

  “你回去后我会派人把她送回去的。”

  苏梨信他是一个说话算话的人,回了苏府。

  苏府罗氏那里闹到苏何故面前,苏何故也没多说什么,只说会好好惩戒苏梨一番,然而这话也就是说说。

  从小就如此,苏何故不管苏梨,却从来也不允许府里的人欺负了她。这些苏梨自己都清楚,虽然不明白是为什么。

  大约回到苏府一个时辰,白蔹就回来了。许久没有见到苏梨,眼角都是红的。

  苏梨上前抱了抱她,“哭什么?我回来了,谁还敢欺负你。”

  白蔹点点头,“小姐我差点就见不到你了。”

  苏梨离开了这天未回,罗氏就过来找麻烦,非要把院子里的花给挖了,白蔹拦着不许,罗氏将她打了一顿,可白蔹还是不许她动院子里的东西。

  罗氏顿时火气就上来了,叫人把她卖到青楼里去。白蔹人本就清秀,到了青楼自然轮不到什么好差事。

  如果不是遇到了江应犹正好去玉兰苑。看到了,顺口问了一句,才知道这是苏太医府上卖出来的。

  “你叫白蔹?”江应犹看着蹲在地上的丫头问到。

  白蔹轻轻点头。

  “将她接到别院去吧。”就这么一句话,白蔹才敢抬头看了一眼江应犹的侧脸。当时什么都没想,就觉得这是个好人。

  别院就是江应犹在城外不长住的地方,白蔹在那里待了许久,一日三餐,衣食起居都有人打理。直到今天才把她送回来。

  苏梨听完,倒是打心底里感谢江应犹,这次要不是他,白蔹可能就回不来了。

  “小姐,那个人你认识吗?”白蔹问。

  “他是国师江应犹。”

  白蔹听后有些不可思议,国师竟然会去那种地方,还认识自家小姐。

  苏梨以前不爱跟白蔹说自己在外面的事,是觉得没有必要,懒得阐述,可从现在看来,还是多了解外面的好。

  “白蔹,罗氏怎么突然就如此猖狂了?往日里我不在她也不敢干出这种事。”

  白蔹这才想起,“小姐,你走后没多久,我就听说老夫人礼佛要回来了,想来从嵘山回来,要些时间,不过应该是要到了。”

  苏梨冷笑,原来是老夫人要回来了,难怪行事都比以前有气势了。不过敢动她苏梨的人,可不是说算,就算了的。

  苏家的人基本和苏梨少有往来,甚少有机会碰面,所以府里的人基本少有见过苏梨。

  以至于苏梨在院子里见着苏何故的小妾董氏,人都不认识她。当然,她也是白蔹提醒才知道这是苏何故纳的妾。看起来岁数约摸三十左右,坐在凉亭里乘凉。

  身边的丫鬟似乎也不认识苏梨,不过她认得白蔹,在那小妾耳边嘀咕了几句。小妾才多看了苏梨两眼。大约是在猜这人是丫鬟还是小姐。

  苏梨主动上前打招呼,“是董姨娘吧。”

  董姨娘这才起身“你是苏梨吧,进府的时候老爷吩咐过我不要随便去打搅你。”

  苏梨示意她坐下,自己也好坐下,淡淡的瞧了瞧她的脸色,略显苍白,双眼无神,随口问了一句:“你哪不舒服?”

  董姨娘却忽然惊慌了起来。

  “没有……我好的很。我看,我应该回去了。”说完就和丫鬟匆匆离开了。

  苏梨看着她的背影,这人肯定有事。唤来白蔹在她耳边低语了几句,白蔹点点头就离开了。

  片刻,白蔹回来后,喝了口茶,从怀里拿出一块手帕包的东西,打开一看是药渣子。

  “小姐,我看见董姨娘随身丫头偷偷丢掉的,我就捡了起来。”

  苏梨看了看,砂仁,有化湿开胃,理气安胎的功效。这就有意思了,看董姨娘那模样倒是很怕被人知道。这又是什么缘故?

  “小姐,这什么?”

  “砂仁,有安胎的作用,不过也不一定是怀孕了。”

  白蔹似懂非懂的点点头,“既然是安胎的,那为什么又不是怀孕了?”

  苏梨觉忍不住取笑到:“你名字取得挺好,怎么人就生笨了?”

  “我名字是隔壁的郎中取得,因为我娘生我时是他救了我娘的命。而且我娘也不会取名。”白蔹回忆到。

  “难怪你的名字是味中药,原来是郎中取的。”苏梨戳了戳白蔹的小脑袋,吩咐她把药渣拿去埋在花底下。

  过了会儿,白蔹又跑了回来,“小姐,老夫人和二小姐回来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