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医妃有点甜

第十七章 苏母回府

医妃有点甜 预见言先生 2120 2019-05-24 08:01:00

  苏梨倒是有些诧异,这老太太回来得到挺快,而且居然没人通知她,既然如此,那她就只好自己去了。

  苏梨带着白蔹朝着老夫人的院子去了,之前就有人一直在打扫,直到今日终于是热闹了起来,光是外面就站了不少的丫鬟婆子。

  苏梨前来,一时半会儿间还没人想起这是谁,还好白蔹反应快,上前跟老夫人身边的人说到:“姐姐,三小姐来看老夫人。”

  众人这才反应过来,纷纷攘攘的行礼,里屋的人自然是听到了。苏梨进去后,打量了屋子里的人,上座的是老夫人,身后站着一女子当是苏月;下坐的是罗氏还有董姨娘。

  苏梨先对着老夫人见礼。她身后的苏月,上前拉着她的手十分亲热的模样。

  “妹妹出落得越发好看了。”

  苏梨一进来就打量了她一番,鹅黄色的罗纱裙,碧玉簪挽起些许青丝,脸上未施粉黛却清新动人。倒是个脱俗的小美人。

  苏梨对着她淡淡一笑。

  罗氏在一旁,轻咳了两声,随后一如既往的刻薄模样开口:“我一早就通知了你这丫头,怎么现在才来?”

  苏梨刚要开口,就听见有个人的声音已经先一步压住了她,“妹妹想必有事,早到晚到总归是到了的。”

  这话不说还好,一说苏梨还得解释她做什么事是比接见自家祖母更重要的事,好一个苏月。

  苏梨看着苏月一脸人畜无害的样子,对着老夫人微微行礼,回到,

  “孙女确实有事耽搁,因为听说祖母要回来了,特地准备了些东西。所以来迟,还请祖母勿怪。”

  说完白蔹抱着一盆花从屋外进来,苏梨接过上前拿给老夫人看,竟然是一盆兰花,罗氏瞧了瞧并未发现有何出奇的地方。嗤之以鼻,

  “一盆花而已,又耽搁你多长时间?”

  身后的苏月却知道,兰花是老夫人的心头好,果然老夫人看苏梨的眼神都变了,叫苏月赶紧接着这盆兰花。

  随后拉着苏梨的手问到:“丫头,这莲瓣兰怎么养的这么好?费了不少心思吧。”

  “祖母喜欢就行。”苏梨爱养花种草,这兰花确实是误打误撞了。走的时候以防万一就叫白蔹带上了。

  “这么些年未见,大丫头是越发懂事乖巧了,算起来今年也有十八了,不小了。可有许人家?”老夫人此话是问罗氏。

  罗氏回到:“老夫人您不在不知道,这大丫头可是赐婚给煜王了。”

  说到这儿就想起自己的女儿苏月,照他们家的地位,配再好的姻缘,再难越过煜王了。

  苏月听后也是一脸震惊,居然……许给了煜王。当真是命好,像他们这种人家真是做梦都不敢想能够和皇家联姻,可是她苏梨怎么运气就这么好。

  老夫人听后脸都快笑烂了,“这么一桩好婚事,怎么没有通知我一声?”

  “怕打扰祖母礼佛。”苏梨回到。

  后面就是一番客套寒暄,也没留下用饭,于是就各自回屋了。苏梨回屋后,刚躺床上休息。

  睁眼就看见江应犹竟然在她家房梁上坐着。还悠悠然的说到:“你回来了。”

  苏梨吓得赶紧从床上下来,“江应犹你有病就治,干嘛跑出来吓人?”

  江应犹也从上面下来,本来就是想吓吓她,没想到反应还真大,达到目的,心情舒畅。

  也不理会她说的出言不逊的话,回到:“我来找你治病。”

  苏梨没好气的回到:“我看你面色红润,不用把脉就知道没病。”

  江应犹笑到:“倒真是神医。”

  苏梨知道他是玩笑话,也不做理会,直接切入正题:“你到底来做什么?”

  江应犹自己也不是很清楚他来做什么的,只是想起了,就想来看看苏梨。确实没什么理由。他这个人向来任性惯了。

  苏梨见他半晌不说话,又问:“你一个国师,很闲吗?”

  “挺忙的,真的。”江应犹十分认真的回到。

  “那你怎么在这?”

  江应犹想着,自己总得找个理由来这,想了想后回到,

  “你的婚约最好趁早想办法,总觉得你会忘了,所以我专程来提醒你。”

  苏梨内心十分无语,这人……脑子有问题吧。“你怎么来的怎么走,赶紧。”

  江应犹见她十分无奈,也不好再逗她。忽然想起什么,又补充一句,

  “对了,苏府外面有赫凌淮的人看着,也不知道是看着谁。”说完就窜出去了。

  苏梨看着他离开后,将门锁好,又躺床上去了。刚刚他说凌淮派人在苏府盯着,怎么突然之间有种苏府成了众矢之的的感觉。

  第二日清晨,苏梨还没睡醒就听见白蔹在外面叫她。平常白蔹可是从不吵她睡觉的,今日是怎么了。将房门打开后,白蔹才终于见着了苏梨,总算心安了。

  “小姐,老夫人请你去用早饭。”

  苏梨挑眉,这老太太事儿真多。接着由白蔹一众揉搓打扮,去了老夫人处。一去所有的人已经在座了除了董姨娘。想必老夫人也是不怎么看得上董姨娘的。

  “妹妹来了。”苏月率先打了个招呼。

  苏梨点点头,算是回应。老夫人脸色微沉大约是苏梨来晚了的缘故。然而这次苏梨也并没有刻意讨好的心思,因为她自己也是有起床气的。

  整顿饭比较意外的是罗氏一句话都没有说,心不在焉的,也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忽然苏梨就想起了怀孕的董姨娘,能让罗氏糟心的怕也只有此事了,莫非她已经知道了?

  “祖母这次去佛寺这么久,求的是什么?”苏梨问。

  苏月听后脸色不大对,偷偷看了一眼老夫人,只见她轻轻叹了口气,“别的都不求,只求苏家能有一子。”

  这话无非是在打罗氏的脸面,为妻多年就生了个女儿,为夫君纳的妾室也无所出,一时间桌上没人说话了。

  苏梨也暗暗计较着,想必这位罗氏私底下也干过不少的龌龊事,否则董姨娘怀孕了也不会不敢说。她以前不介入苏家的事是因为大家井水不犯河水,现如今了就不一样了。

  如果老夫人要是知道了罗氏把董姨娘肚子里的孩子给害了,不知道会是个什么场面。想想就很精彩。想来这几天罗氏应该会有动作,她只要盯着就行了。

  果然没几天,白蔹就发现了不一样的地方。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