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医妃有点甜

第四十四章

医妃有点甜 预见言先生 2083 2019-06-04 08:00:00

  苏梨蹲不住,站了起来,环视一周,继续开口:“你认为你不说话,我就什么都不知道了?”

  “你亲人在罗氏手里是吧。”

  云珍听到这儿,总算把头立起来了,苏梨猜的果然没错,继续说道

  “只要你不帮着罗氏,我保你家人没事。”

  云珍依旧不说话,疑惑的看着苏梨,大概是觉得奇怪,当初董姨娘可是想要你命的人。怎么还会帮着她。

  “即使你帮了罗氏,你也不会得到什么,你家里人也回不来,你难道不了解她是什么人吗?”

  云珍清楚苏梨说的不假,心里已经有了些许动容,终于开口问到:“那我又为什么要相信你?”

  苏梨一听终于是说话了,勾了勾唇角,回到:“你信我或许还有一线生机,你若不信我半点希望都没有。”

  这是一道选择题,就看云珍是信罗氏还是苏梨,选对了大家相安无事。要是选错了,苏梨也会给你掰正。

  又等了两日,董姨娘情况好转,肚子里的孩子想必是保得住了。可罗氏却迟迟不见她的情郎出现,照这么下去,事情可就不是朝着她想得方向去发展了。

  于是乎,只能先拿云珍开刀。

  “你不是说,只要把消息给了那个人,他肯定就会来府上吗?人呢?”

  罗氏正在在柴房逼问,云珍什么都不知道,只能摇头回到:“可能没看到信件,或者有其他什么原因……”

  “如果那个人不来了,你也别想看到你妹妹了。”

  说完转身就走,云珍只能趴在地上默默流泪。

  此时苏梨手里拿着碧影带回来的发簪,揉了揉太阳穴。这是碧影送信去后,又带回来的信物,还请她务必交到董姨娘手上。

  什么时候她还成了这两人的传信人了,罢了,她帮董姨娘做得也够多了。

  既然还拿了信物,那不好好利用怎么对得起自己。

  揣上发簪就去了董姨娘那儿,依旧躺在床上不能起身,苏梨走上前,拿出发簪放到她手上,说到,

  “这是送信过去,叫我帮忙带给你的,你拿好,我已经帮你到这个地步了,你口中说的我想知道的事,是什么?”

  董姨娘犹豫着,问到,“那云珍那里你怎么处理的?”

  “那个小丫鬟?”苏梨故意反问,而后轻轻开口回到:“死了。”

  董姨娘眼里有些愧疚,但更多的却是安心。苏梨只有说出让她最安心的话,她才能说苏梨想知道的。

  “那现在你能说了?”苏梨问。

  董姨娘嘴唇刚刚张开,门就被人打开了,来人是罗氏和苏何故。

  “三丫头又在这儿。”罗氏大摇大摆的走进来,身后跟着一众丫鬟。

  两人走近床边,苏何故表情严肃,看着床上的董姨娘,罗氏一脸得意忘形。苏梨心道不好,看这样子罗氏莫不是说了什么?

  苏何故突然出声说到,“你们先出去。”

  苏梨看了一眼床上的董氏,转身出去了,罗氏站在门口观望着屋里的状况。

  苏梨只是想知道罗氏跟苏何故说什么了,千防万防没料到苏何故这茬。

  约摸半柱香的样子,苏何故开门出来,依旧满脸肃穆,什么都没说,负手大步离开了。

  苏梨头一次见他生气的样子,当然以前也挺少见着苏何故的。

  罗氏跟在他身后一同走了,苏梨进屋看到董姨娘满脸泪痕,问到

  “他知道了?”

  董姨娘抹了抹泪,回到,“他看到了我写的信。”

  抬眼看了看苏梨,继续说:“他要将我撵出府,所以我也算是得偿所愿。”

  苏梨倒是有些惊讶,这样子也就撵出府而已,要知道很多人都是被浸猪笼了,没想到苏何故还是个心善的人。

  只见董姨娘轻轻的叹了口气,继续说着,“你的事,我知道得不多,不过有一点可以肯定的是,你确实不是苏家的孩子。”

  “大人和秋先生是认识的,关于你的身世,想必除了你爹,只有秋先生知道了。如果你很想知道,可以去问问。”

  十年前,秋异刚刚入都城的时候,就去了苏府,见过了苏梨,在暗处看着她和一个小丫头在小院子了嬉戏。

  所以后来揭皇榜苏梨跟着他的时候,他早就知道这个小丫头是谁了。

  “苏太医。”

  秋异在皇宫里,拦住了苏何故的去路。

  苏何故一看将他拉到一边,“你怎么入宫了?”

  秋异看他满脸的担心,笑着回到:“我只是给人治病而已,顺便告诉你一声,苏梨要跟着我学医。”

  苏何故考虑了一番,点了点头。还是有些不放心,又问了一句,“你只是带她学医?”

  秋异满不在乎的笑出声,“不然我还能带着她造反。”

  造反二字听得苏何故心颤,不敢再和他多说,扶了扶药箱,匆匆离开了这里。

  苏何故知道苏梨常常跑出府,所以平时苏府做个什么事,从来不会叫她,平时也不会有人会想起她。

  苏梨回去后耳边绕着董姨娘的话。

  “你确实不是苏家的孩子。”

  “秋先生知道你的身世,你可以去问问。”

  从前苏梨,一直以为府里面传的那些谣言都是没根没据的事,虽然自己也一度这么想过,可是谁会养一个没有血缘的人在身边呢?

  所以就否定了,自己偶尔还在责怪苏何故一点没有父亲该有的样子,原来他确实不是父亲,她和苏府真的没有关系。

  师傅他,一直都知道自己是谁,所以之前为什么要装作不认识收她为徒呢,所以自己和他是什么关系呢。

  “小姐。”,白蔹在门外喊到。

  半晌之后没人应,奇怪,她不是见着小姐回来了吗,进屋一看,苏梨一人对着梳妆台发呆。

  白蔹又轻轻喊了一声:“小姐。”

  苏梨依旧没动,回到:“我听到了。”

  吓了白蔹一跳,上前摸着苏梨的额头说到,“莫不是病了?”

  苏梨打掉她的手,顺带送了个白眼,问到,“碧影在哪?”

  白蔹摇了摇头,“说起来今天没怎么看到碧影。”

  苏梨听见碧影不在,刚好趁着她不在去趟城外,起身朝着外边边走边说,

  “我出去一趟,碧影回来叫她不用担心。你乖乖等我回来。”

  碧影终究还是凌淮的人,避着点总归没错的。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