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医妃有点甜

第四十七章

医妃有点甜 预见言先生 2128 2019-06-05 08:01:00

  这么听着好像是有人在抽泣,舒邢看了一眼苏梨,发现她并没有要进去的意思,轻声问到:“要不要去看看。”

  苏梨并没有回话。

  站在门口已经闻到了淡淡的迷药味,这要是进去了,指不定出什么事,敢在府里点这种东西,胆子倒是不小。

  见他像是打算去趟这趟浑水,提醒了一句:“走吧,有你什么事?”

  舒邢也没料到苏梨竟然不管不顾,他是实实在在的听到了里面的声音,怎么能不管呢,万一里面的人出了什么事怎么办。

  于是不听苏梨告诫,擅自把门打开径直走了进去,苏梨见他脚都已经踏进去了,伸手打算将他拉出来。

  奈何他步伐大,苏梨手又短,自然是拉不住的。

  门一开一股迷香扑面而来,苏梨扯下腰间的香囊,里面有她自制的药丸,吃了一颗打算进去把那人叫出来。

  一进房间四处张望了一番,人去哪了?

  头一低才发现,人已经倒下了,此时一个身影悄然而至,“砰……”一声把门关上了,听声音还上了锁。

  苏梨扶额,这位罗家的表兄弟,实在是个拖累自己还连带了别人的人,都说了不能进还不听。

  将他嘴巴撬开,把药丸塞了进去。等他清醒要会儿时间,苏梨观察了四周,这就是普通的杂物间,窗户都没有。

  这门是唯一的突破点了,可是苏梨这个小身板撞开门不太现实。看了一眼地上的舒邢,皱了眉,怎么还不醒?

  只能蹲下拍了拍脸,还没反应?苏梨只能挽了挽手袖,对着舒邢的脸“唰”的一耳光抽了下去。

  苏梨抱着自己的小手吹了吹,自己都打疼了,看你还不醒。

  地上的舒邢总算有反应了,缓缓睁开眼,映入眼帘的就是苏梨在心疼的揉手。脸上传来一阵火辣辣的疼,像是被打了。

  苏梨瞧见地上的人,终于是醒来了,赶紧把他拉起来,说到:“别问为什么了,赶紧给我把门撞开。”

  说完指了指进来的大门。

  舒邢看去,人还有些懵,也没问什么,只能听苏梨的话,撞门。这大门还好没加固,多撞两下,就松了。

  舒邢之前中了迷药,已经没什么力气了,苏梨摇了摇门,大概估计,自己应该能行。

  向后退了几步,猛地一个劲向门口冲过去,却听见了落锁的声音,拍了拍舒邢肩膀,指了指门后,示意他躲起来。

  这二人一人站一个门背,进来的人放轻脚步,苏梨透过门缝看到大约是个丫鬟,脸上蒙着块布。

  那丫鬟进来后仔细看了看发现里面没有人,刚想退出去就被苏梨逮住了。

  舒邢跟着从门后出来,一把将丫鬟脸上的布扯了下来,竟是罗氏身边的玉竹。

  苏梨就说瞧着有些许眼熟,看玉竹满脸的惊慌,将她丢在地上。

  苏梨冷冷的问:“你干什么来的?”

  玉竹半坐在地上,不敢抬头,只听见她略有些结巴的声音,“奴婢不知道三小姐说什么,我就是……路过”

  苏梨蹲下将她身上的东西搜了出来,有些药丸,撇开闻了闻,心里已然有了定论。

  “你胆子倒是不小。平日里对我有什么意见就算了,今日还敢害表少爷。”

  苏梨居高临下看着玉竹,语气冷漠。

  舒邢看她手里拿的药丸也不知道是什么,听她说是要害人想必是什么毒药,看着地上的玉竹问到。

  “姑母叫你来害我的?”

  玉竹一个劲的摇头,辩解道:“我哪里敢害表少爷,这不过节就是些平常吃的的药罢了。”

  苏梨嘴角一勾,蹲下来平视着她的眼睛,说到:“那你吃一个。”

  玉竹一把将苏梨手里的药丸打掉,“这是药怎么能随便吃。”

  玉竹的抗拒,舒邢已然是看在眼里,摇了摇头,罗家这些年待姑母不薄,竟然把歪心思落到了他身上。

  玉竹对着舒邢求道:“表少爷,我,我不是要害你。”

  舒邢问到,“我只想知道,设计这些是做什么?我是做了哪点对不起姑母的地方?”

  苏梨看时间快磨完了,想必等会儿还有人要来,将玉竹嘴巴撬开,硬生生塞了一颗药丸进去。

  舒邢刚想阻止,已经来不及了,恼怒的看了苏梨一眼,“这玉竹也罪不至死,你……唉!”

  “谁说吃了会死?”

  苏梨省的和他解释,将他拉出房间,将玉竹锁在屋子里。

  二人在离屋子不远的拐角处等着,舒邢不解,问到,“这是做什么?”

  这时不远处传来了一阵谈话声,听声音罗氏和罗家夫人都在,还有苏月和一众罗家小姐。

  苏梨赶紧对着身后的舒邢做了,一个“嘘!”示意他看着就是了。

  人倒是不少,众人无意间路过刚刚那个房间的时候,像是发现了什么不对,都停了下来。

  苏梨虽然听不到声音,但是大概猜到,应该是玉竹在屋子里药效发作了,发出了些声音。

  罗氏得意的站在门口,吩咐到:“派人去把钥匙拿来。”

  不久,一个小丫鬟拿着钥匙回来,罗氏看了看周围,不经意的问了一句:“玉竹呢?”

  那小丫鬟摇了摇头,就退了下去。苏月心里已经隐约有股不好的预感。

  罗氏亲自把门推开,映入眼帘的是玉竹的衣物,扔的到处都是,整个人一丝不挂的,傻笑着趴在地上。

  嘴里说着些污秽不堪的词汇,几个罗家的小姐脸刷的就红了,赶紧捂住了眼,相互看了眼,退了出去。

  罗氏脸上的表情也凝固了,还是苏月反应快些,叫人赶紧把玉竹的衣服披上。

  罗夫人皱了眉,就这样的还是当家主母的贴身奴婢,传出去像什么样子,叹了口气,转身出去了。

  这时苏梨和舒邢才出来,看着这里一众人,装作不经意的问到,“这里有什么好玩的吗?”

  苏月听见她的声音,转头一看,果然是她,竟然还和舒邢完好的站在一起,心里纵然有一万个不相信,却只能先把面前的事处理过去。

  “三妹不是说不舒服先回去了吗?”苏月问。

  苏梨听后,挑眉看着她,“是啊,路上掉了东西,所以折回来了。我看这里人多,里面是在做什么?”

  几个罗家小姐听见苏梨还问,脸更红了,舒邢见几根弟妹脸色不太对,朝着屋里扫了一眼,却看到了些不该看的,赶紧将目光移向别处。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