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医妃有点甜

第四十八章

医妃有点甜 预见言先生 2088 2019-06-06 08:00:00

  心中已经明了,刚刚苏梨喂给玉竹吃的是什么药,罗家夫人怕自己孩子被带坏了,对着里屋的罗氏说到。

  “既然苏府还有事情要处理,今日就不便久留了,先告辞了。”

  几个小辈自然跟在身后一并离开了,舒邢走之前看了一眼苏梨,心想今日若不是她及时发现,这会儿不知道已经成了什么样子了。

  苏梨没注意舒邢的眼神,只看着苏月和罗氏今日打算怎么处理这件事,夫人的贴身奴婢白日宣淫,看你怎么处置。

  几个小丫鬟合力将玉竹的衣服总算是套上了,玉竹的药效还没过缓过来,自己大概都还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

  抱着门框傻兮兮的笑。

  苏梨双手环抱看着罗氏,故意问到:“夫人这是玉竹吧,她这是怎么了?”

  罗氏恶狠狠的瞪了她一眼,谁不知道她是玉竹,还劳你亲自说出来。

  这里这么些丫鬟,就看你怎么处置,苏梨等着看戏,罗氏犹豫了一会儿,发话:“先把玉竹给我关起来。”

  关起来,这未必也太过轻巧了。苏梨怎么可能会让她这次轻轻松松的就过去了,于是漫不经心的开口说到,

  “夫人,关起来能有什么用处,犯错了就罚,犯大错就发卖出去。您一向不是如此的吗。”

  想想当初你卖白蔹的时候,是不是也没考虑过她的心情呢。玉竹跟了罗氏许久,想必不是丫鬟能比的。

  苏月也看出来罗氏面上犹豫,于是替她开了口,“把玉竹拉下去打二十板子。”

  人都将玉竹拉下去了,却又听得苏梨说到,

  “二十板子啊,这要是以后谁效仿岂不是一点威慑都没有,我看打个五十板子都不为过。”

  苏月手捏的死死的,面上依旧笑着跟苏梨说到:“三妹,五十板子不是要了玉竹的命吗,近日府里要办喜事,不宜出人命。”

  苏梨听后点点头,“有道理,我看板子就不要打了吧,见血也不吉利,二姐不久嫁人了。依我看——发卖出去就行了,免得受皮肉之苦。”

  罗氏看着苏梨越发得寸进尺,忍不住谩骂到:“你算个什么东西?苏府现在是你做主了吗?”

  苏梨不计较她话里的不好听的部分,看她生气的样子觉得很有意思,笑着回到,

  “我是即将要嫁给煜王殿下的苏家三小姐,夫人您这话含沙射影的是什么意思?”

  苏月见她都把煜王牵扯了出来,赶紧制止到,“把玉竹卖了,府里不用她这样的奴婢。”

  罗氏不可置信的看着苏月,玉竹可是打在罗府的时候就跟着她的,怎么能说卖就卖了。

  苏月对着自己母亲微微摇头,示意她不要再说话,这些贬低苏梨的话要是传到了外人耳朵里,对自己和母亲都是没有好处的。

  直到人将玉竹都拉了下去,苏月上前两步到苏梨跟前,还是一如既往的假惺惺。

  “三妹,你看事情这么处理行了吧。”

  苏梨无辜的看了她一眼,说到:“不是二姐要把玉竹发卖出去的吗?我只是提提建议而已。既然没什么事了,我就先回去了。”

  苏月看着苏梨略显欢快的背影,指甲都要嵌到肉里去,心中不免怨恨到,你总是这么好运气。

  还来不及多想,就听见后面丫鬟惊呼到:“夫人。”

  苏月回头,见罗氏已经晕了,赶紧上前扶住,“母亲……你醒醒!”

  喊了两声没有反应,赶紧吩咐身边的丫鬟给抬回去,苏何故不在府上,又派人去请了大夫回来。

  这边老夫人午休醒来,就听身边的人说了这件事,怒摔了茶盏,次次丢人的都是罗氏,只道当初怎么就娶了这么个人进苏府。

  这件事苏府上下基本传遍了,所以当苏梨回去的时候,白蔹就正在和碧影摆这个八卦。

  苏梨悄悄的在她身后,听她讲得绘声绘色,就像是当场看到的一样,于是忍不住笑出了声。

  白蔹回头,见是苏梨,赶紧赶紧住了口,生怕她听见什么不好的东西。

  苏梨坐下给自己倒了杯茶,见她二人都禁了声,于是主动提起:“玉竹这事,当时我就在,怎么不问问我?”

  白蔹瞬间来了兴趣,却又有些难以启齿,“小姐你看到了?”

  苏梨点头。

  白蔹继续说到今日的见闻,“我听厨房的小黄说的,起先还不信,直到后来听说玉竹被卖出去了。”

  苏梨抬眼瞧了白蔹,这丫头人不聪明消息倒是不少,还算有点用处。

  又转头看碧影,想必碧影想事情不会和白蔹一样简单。问到:“碧影你觉得呢?”

  “这事多半有蹊跷。玉竹怎么会在大白天做这种事情,况且还有客人在,想必有人栽赃。府里面能和夫人作对的……”

  说到这儿,碧影下意识的看了一眼苏梨,能和夫人作对的苏府上下董姨娘都不在了,也就只有一个苏梨了。

  白蔹也听出了其中意思,两人齐齐的看着苏梨。

  于是苏梨把下午发生的事情跟她们大致说了,大概也就是苏月见不得她嫁给煜王,想着嫁人之前做点什么。

  可是设计的太过粗糙,还搭上了自己的母亲娘家的信任,实在愚蠢。

  离苏月出嫁的日子只剩下五天了,她或许是真的想嫁人了,在房里已经待了几天,每天就是绣绣花。

  苏梨偶尔还会想想柳沉的眼疾,偶尔会想想董姨娘说的话,猜测一下自己生父是个什么样的人,可是她一连去了几趟,师傅都不在,这事也只能暂且搁置。

  这日正是风和日丽,苏月并着罗氏打算出去买些首饰添装时,前厅来了客人。

  是当初给张家苏家说媒的媒婆,老夫人和罗氏出去接见,心想多半是要来说说婚嫁的流程。

  苏月在屏风后听着。

  媒婆上来就给老夫人和罗氏行了礼,心想这会子礼数周全不至于待会儿被赶出去。

  然而面上还是犹豫,老夫人见媒婆坐下半天不说话,问到::“王媒婆可是有什么事情?”

  王媒婆看了一眼老夫人和罗氏,心一横,开口说到:“这门亲事,怕是成不了了。”

  苏月在后清楚的听到,这婚事成不了了,心里不知是喜是忧,她虽然也不想嫁给张焕可现在被退婚多半不是什么好事。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