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医妃有点甜

第五十章

医妃有点甜 预见言先生 2061 2019-06-07 08:00:00

  “这不是苏月成婚我忽然想起了,不过既然被别人买了,以后再给你看更好的。”

  白蔹点头,反正苏梨就是这么个想一出是一出的性子,她大概也习惯了。

  苏梨路过往常常去的那家茶楼却发现里面装潢变了,莫不是换老板了?想着不如去看看。

  领着白蔹就进了茶楼,里面还是很热闹,只是掌柜似乎换人了,里面端茶上水的伙计也换掉了。

  苏梨站在大厅仔细打量了一番,这儿的风格像是之前的莲城,大概是那一带的老板买下了这儿。

  心里这么认为着,就有小二上前招呼苏梨,“姑娘,喝茶吗?”

  苏梨想着既然来了,不如看看再走,对着小二点头,随后领着去了二楼扶栏边上的桌子。

  这里的视野倒是不错,之前二楼都设成了雅间,所以一般人都在一楼,苏梨刚坐下,顺口问了一句。

  “你们这儿换老板了?”

  小二边给苏梨倒茶边回到:“是啊,我们老板刚从莲城来的。”

  苏梨还猜对了,果然是莲城来的。

  小二倒完了茶问到:“姑娘还有什么吩咐?”

  苏梨看着底下的戏台子,应到:“没了,有事再叫你。”

  苏梨看着底下戏台子出的戏倒是有些像在说煜王剿匪,果真是莲城来的,煜王去莲城剿匪一事也是闹得沸沸扬扬的。

  看来这莲城百姓还是很感谢煜王这次剿匪,还把事迹都编成了戏。

  白蔹大概也看出来这是在说谁,小姐可是要嫁给煜王的人,心里还是有两分骄傲的。两只手裹成喇叭状,小声的对着苏梨说到

  “小姐,底下说的是王爷。”

  苏梨看她的样子,像是发现了什么真相一样小心翼翼,还出声提醒她,忍不住回到,“我不笨。”

  正说着就看到底下一人背影十分眼熟,苏梨盯着看了又看,都没猜出来是谁。

  直转过身才看清,这不是柳沉吗?

  看他双眼无神,更加确定这人就是万古山上的柳沉,他怎么来这儿了?莫不是想找煜王报仇?

  可是苏梨感觉这人不像是个冤冤相报的人,就像是一个文弱书生。

  刚想着,小二就领着柳沉上了二楼,正朝着苏梨这桌走过来,可是柳沉看不见,苏梨故意开口喊了一声。

  “小二,换茶。”

  柳沉对声音本就十分敏感,别人记人是看脸,他却是听声音,苏梨刚刚一开口,他就已经知道是谁了。

  “苏姑娘?”他朝着苏梨方向轻声问到。

  苏梨起身,回到:“柳公子,许久不见。”

  小二看了看这二人是认识,问到:“姑娘你认识我们老板?”

  苏梨一愣,没想到这茶楼是柳沉买下来的。

  柳沉点头,回小二的话:“这是我朋友,往后她的茶水钱记我账上。”

  “诶!”

  随后小二提着茶壶下去。柳沉顺势就坐在了苏梨一桌。白蔹看了看柳沉,她并不认识,“小姐,这是?”

  “算是好友。”

  关于柳沉的身世,并不打算细说,越少人知道越好,况且白蔹又是个话多的,现在说了,没准儿回去就告诉碧影了,就直接等同于告诉了凌淮。

  白蔹看着柳沉的眼睛,在他眼前挥了挥手,原来看不见,也不知道小姐是上哪结交的朋友,碍于人在也不好多问。

  白蔹一记手背敲过去,白蔹赶紧揉了揉脑袋。苏梨深吸一口气,眼神示意白蔹,人虽然看不见,但你也不能如此明目张胆的在眼前瞎晃。

  “苏姑娘近日可好?”柳沉像是没关注到身边的变化,依旧温声细语的问。

  苏梨回到:“挺好,柳公子呢?怎么想起来都城了?”

  “茶楼在这里想开分店,从前没来过,想来看看都城,”说完,发现哪里说错了一样,改口说到,

  “也不对,来听听都城和莲城有什么不一样。”

  苏梨看了一眼他眼睛,心里着实是有些愧疚的,自己诊过,却不能医治,本来打算请教一下师傅。

  可现在人也找不到。

  “你的眼睛,会好的。”苏梨也只能这样安慰一句。

  柳沉听后自然也没放在心上,摸了摸手里的茶杯,十分暖手,忽然想起什么,抬头望向苏梨的方向。问到

  “我听说都城有一位神医。你可知道?”

  苏梨听后,这不问的就是自己师傅吗,“神医他,近日不在都城,我也不清楚去哪了。”

  苏梨倒也不是不愿意提起自己是神医的徒弟,只是就这样说起来,感觉有些丢师傅脸面,省的以后挨打,还是不说为好。

  柳沉若有所思,“他不在啊……”

  苏梨看他样子像是失望,想原来她给柳沉看诊的时候,可不是现在这样的,当初他可是认定了自己治不好,怎么现在就想主动找神医看病了。

  “我可以留意着,若是听说了神医回来了,我告诉你一声。”

  柳沉点头,“多谢了。”

  说完想起自家师傅也不是个好说话的人,先给柳沉提个醒,“不过这个神医脾气古怪,不一定给你看。”

  柳沉也没面露难色,只是淡淡的的说到:“有些本事的脾气怪些,无可厚非。”

  苏梨抿了口茶,心想,你想得倒是挺开,人还没见过呢。

  “苏姑娘是城里人?”柳沉问。

  “嗯,我住都城里。”苏梨回到,却并没有挑明自己的身份。

  她不细说,柳沉也没再追问,底下的那台大戏,已经落幕,苏梨忽然想起,这既然是他的茶楼,怎么会排这种戏?

  自己母亲差不多算是因凌淮而死,他竟然还能放任自己店里面唱着赞颂煜王的戏,要是苏梨肯定是做不到的。

  好奇心驱使下,苏梨还是问出口了,“你不恨煜王?”

  “不至于,这样的事总会发生,我一直都知道,不是他也会是别人。”柳沉说话的样子像是在谈论别家的事情一样。

  苏梨都觉得这人耐得住这么多年的隐忍,是个不可多得的人才,不过天妒英才,没了眼睛,着实可惜。

  白蔹站在外面等苏梨,等了许久,见他们还在聊,忍不住在底下朝着苏梨招了招手,用口语说到

  “该回去了。”

  苏梨对着她点了点头,看了一眼柳沉:“我该要告辞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