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医妃有点甜

第五十四章

医妃有点甜 预见言先生 2038 2019-06-09 08:01:00

  苏梨微微点头,做出一副恍然大悟的模样,对着两宫女忽悠到,

  “原来是月嫔娘娘,你早说就是了,她是我二姐,你跟她说她交代的事我办好了就是了。”

  宫女还是略有些犹豫,苏梨笑着继续说到:“你们就这么回话就是了,保证我二姐只赏不罚。”

  宫女听到只赏不罚,笑着应了,开开心心的回去了,碧影看着这两人,简直和白蔹不相上下,怎么就入了宫……

  苏梨拍了拍走神的碧影,说到:“看什么?还真想跟着去看看月嫔娘娘?”

  碧影摇了摇头,赶紧跟上去苏梨的步伐,加快了速度出宫。回到苏府,已经有宫里面的人来宣旨了。

  苏梨在苏府门口就见宫里的马车刚好回去,想必苏府的人应该都知道这件事了,也不知道罗氏这会儿得意成什么样子了。

  一踏进苏府的大门,就看到了下人都在搬动府里的花草,碧影小声在苏梨耳边问到:“这是做什么?”

  苏梨来不及说话,就听见罗氏的声音传来,“快着点,这些都是月儿平常喜欢的,都摆好看点儿。”

  罗氏边走边说,气势更胜以往,忽然看见了刚刚回府的苏梨,手里拿着的手帕捂着嘴角笑着上前:“哟,三丫头回来了,想必听说你二姐的喜事了吧。”

  苏梨认真打量着罗氏脸上的表情,笑的眼睛都要和嘴角连在一道了,难不成自己女儿一辈子就要老死在宫里,她很开心?

  罗氏见苏梨一脸严肃的盯着她看,只当她是在嫉妒,继续吩咐着下人,“赶紧的。”

  苏梨看着罗氏脸上笑出来的褶子,突然说到:“府里面弄这么些花样,你女儿也看不到,进宫做了皇上的妃子,有生之年,回不来苏府了。”

  罗氏还没反应过来,她是商贾出身想必对皇室的事情了解不多,看她这模样仿佛以为她女儿还能回来似的。

  “月儿,她不能出宫了?”罗氏反问到。

  苏梨并未作答,越过众人,径直回自己房间去了,看来苏月此番的事,连自个儿母亲都瞒着。

  也是,以身博宠这种事都是在赌,赌赢了就是一辈子荣华富贵,若是赌输了,则是难逃一死。

  也算苏月运气好,长得有两分姿色,皇上心情也还不错,赏了她一个嫔位。

  白蔹消息灵通,自然也清楚宫里面的人来宣过旨的事情,见着苏梨回来了,问到:“小姐,昨晚你们在宫里发生什么事儿了,二小姐怎么成了皇上的妃子?”

  苏梨摸了摸下巴,回到“这你就要去问你二小姐了,我还真不怎么清楚这件事。行了我要补觉去了,没事别吵我。”

  白蔹听小姐要去补觉,只得作罢,想着等会儿问碧影也是一样的。

  皇宫,齐云殿内。

  一袭蓝色华服的苏月,半躺在美人椅上,闭着眼睛,好像在想什么事情,保持这个姿势很久了。

  底下两个宫女,瑟瑟发抖,月嫔叫她们请的人没请回来,照着苏梨的话禀报以后,也不见有什么好表情,想必是被人坑了。

  半晌,苏月轻轻开口:“你们下去吧。”

  两个宫女如蒙大赦,赶紧磕头退下了,春雨站在边上,出生问到:“娘娘,您刚进宫,这两个宫女就敢不把你放在眼里,您就该立个威。”

  苏月睁开眼,看了看边上的春雨,解释道,“我初来乍到,若是人人都怕了我,往后谁会认真为我做事,况且又不是什么大事。”

  “苏梨,我总还有机会再见的。”

  苏府内。

  苏梨一觉醒来,已经错过了午饭,睁眼就感觉肚子里空唠唠的。看了看窗户外面阳光很好,却没有听到白蔹和碧影的声,人去哪了?

  “白蔹。”苏梨唤到。

  没人应。

  好吧,自己掀了被子起床去,到处都没见着人,去哪了这是。

  “小姐你醒了。”白蔹刚回来就看见苏梨站在院子里。手里提着饭盒,估摸着苏梨这个时间会醒,所以拿了些饭菜。

  苏梨点头,见她手中食盒就知道是去做什么了,问到:“碧影呢?”

  “我走得时候她还在呢。”白蔹挠了挠后脑勺,也不知道碧影去哪了。

  “罢了,先吃饭吧,饿了。”

  碧影有功夫在,出不了什么事,苏梨扒拉着米饭,看了一眼白蔹,问到:“她是不是收了王府的信件?”

  白蔹这才恍然大悟,“是啊,下午的时候看到了王府的养的鸟来过。”

  苏梨点头,碧影和王府之间的信件往来她一般不过问,即使碧影在她身边这么久,在她心里,终究还是一个王府的侍卫。

  “对了小姐,老夫人请你过去一趟。”白蔹忽然想起老夫人身边的丫鬟来请过她。

  多半是想问问苏月的事情罢了,揉了揉脑袋瓜,这老太太实在很烦人。

  白蔹见苏梨吃完,将碗筷收了,就看见碧影进来了。“碧影,你去哪了?”

  碧影一看苏梨和白蔹都在,笑了笑回到,“我去了趟王府。”

  苏梨盯着她看了两眼,没多问。带着白蔹往老夫人处去了。

  苏梨知道碧影应该是做其它事情去了,还是不想让苏梨知道的事情,她平常正经说话几个时候笑过。

  在门口就听见老人的咳嗽声,苏梨掀开帘子,跟着丫鬟往里屋走去。看见老夫人脸色因咳嗽有些红润。

  “祖母找我?”苏梨问到。

  老夫人抬头看着眼前这个她都不清楚是不是她孙女的人,轻轻的叹了口气,说到,

  “你二姐入了宫,你也要嫁人了,我这么些年来,没几个时候正眼瞧过你。你也与家里面的人不亲近。”

  “咳咳…”说完又是一阵猛烈的咳嗽。边上的丫鬟,赶紧拍了拍背。

  苏梨上前给她把脉,没一会儿,抬眼看着老夫人,原来她得的是痨病。

  老夫人将苏梨的手撇开,继续说到:“苏家在都城没什么根底,往后全靠月儿和你了。苏家谁都对不起你,唯独你爹没有对不起你。”

  “我都知道。”

  她知道,她不是苏家的女儿,苏何故能将她放在苏府养大,无论如何都于她有恩。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