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医妃有点甜

第五十五章

医妃有点甜 预见言先生 2107 2019-06-10 08:00:00

  “你知道就好了。只念着以后你行事也能考虑考虑苏家。”

  老夫人应该也清楚自己身体,眼角闪着泪跟苏梨说着这些话。苏梨念在她身体状况,都先暂时顺着。

  这会儿苏何故刚好来了,看见白蔹在外面站着,知道苏梨在里面。没进去,在外面等着她出来。

  苏梨出去就看见苏何故负手而立,站在门口,苏何故转身,挥了挥手让周边的人都下去。

  才开口到:“你来看你祖母?”

  苏梨点头。看着他,董姨娘的话就在耳边回绕,

  “你爹和秋先生是认识的。”

  “你不是苏家的女儿。”

  有的话就在嘴边,可是就是问不出口,既然瞒着,他应当也不会实说。只能把心里的想法先埋着。

  苏何故继续说道:“你二姐进宫了,你可以常来看看。”

  她淡淡的应了一声:“嗯。”

  两人这么些年一直没什么可以聊的,从来都是问什么答什么。只是近来苏梨总觉得自己欠着苏何故什么似的。

  跟他说话都没有以往的底气了。以前总觉得他身为自己的爹,没有尽到父亲的责任,可现在他根本就不是。

  “我先回去了。”苏梨结束了这场对话,带着白蔹匆匆离开了。

  “小姐你怎么了?”连白蔹都看出来,自家小姐往常和苏何故说话都是一股子傲气横生,怎么今天像是打了霜似的。

  “没什么。”苏梨不想多做解释,有的事情白蔹不知道也好。

  回去后,碧影和往常一样在打扫院子,见着苏梨回来赶紧将沏好的茶拿上来。

  苏梨接着她递过来的茶杯,忽然问到:“今日王爷可在王府?”

  “小姐找王爷?”碧影反问到。

  “嗯。”

  “那碧影去安排。”

  说完就退了下去,苏梨看着她的背影,眼睛眯了起来。碧影根本就没回答她的问题。

  白蔹不懂苏梨问话的门道,问到:“小姐找王爷做什么?都快要成亲了。”

  “就是快要成亲了才找他的。”

  江应犹救了白蔹,要求她解除和凌淮的婚约,这件事苏梨确实已经跟凌淮提过好几次,然而他好像非娶她不可的样子。

  虽然苏梨自认为自己不是一个言而有信的真君子,况且她也从来没有肯定的答应过江应犹的条件,但是嫁给凌淮,目前而言,是确确实实不想的。

  碧影回来对着苏梨说到:“王爷近来没空,说成亲之前不见小姐。”

  “既然这样,那就算了吧。”反正也不是什么重要的事。

  只是想告知他一声,这亲成不了。总让王爷处于主导地位,自己会很不舒服的,反正他都已经有位清溪郡主做正妃了。

  苏梨心里的算没跟任何人说,每天静静地数着日子,离成婚那日越来越近。

  大约在成婚前五日,苏梨开始病了,而且病得很严重,就是一病不起的那种。苏何故亲自来把过脉,却没发现病症所在。

  还请了其它大夫,也没看出个所以然,总归苏梨这副模样多半是成不了亲的。

  这事也只能先去禀告太妃,太妃沉思了一番,没想到好不容易遇着的吉日竟然就这么给错过了。

  公主正巧入宫给太妃请安,听说苏梨病了,于是回去的时候顺道去一趟苏府,打算看看苏梨。

  白蔹在苏梨床边守着,碧影在外面。

  荣晴来苏府罗氏亲自迎着她来了苏梨的院子,荣晴边走边问到,“苏梨她怎么样了?”

  “有些严重,公主还是不要进去,免得染上了病气。”苏梨病了罗氏也没来看过,这也是听说她病了,头一次来。

  荣晴没理会罗氏说的话,叫来碧影,带着她进屋去了。

  一进去就看见白蔹脑袋趴在床边,像是睡着了的样子。碧影刚想出声叫她一声。

  荣晴回头,对着她轻声说到,“让她睡吧,想必挺累的。”

  站在不远处看了看床上的苏梨,比起之前见到的,眼眸里充满了生机,笑起来会有小梨涡的苏梨。

  现在的她,面色苍白,眉头微皱,好像很不舒服一样,整个人没了生气。

  荣晴看了看就出来了,问碧影,“她怎么突然病得这样严重?”

  “这病忽然就来,奴婢也不知道。”

  碧影确实不清楚,这病来得毫无预兆,之前没伤没病的,突然病得这么重,确实不太正常。

  荣晴也没多问,只轻轻的叹了口气,就这么错过了和凌淮的成婚吉日,实在可惜。

  晚上,苏梨刚刚有点精神了,叫白蔹将她扶起来坐了坐,却忽然瞧见了白蔹眼角的泪水。

  伸手给她擦了,笑着说到:“你哭什么?”

  “没什么,小姐还有哪不舒服?”

  苏梨猜想,白蔹多半是以为她时日无多了,在悄悄抹眼泪。这次没告诉白蔹,主要是她不太会撒谎,若是瞒不过碧影,就等于白受了这罪。

  第二日,宫里面来了位太医,是皇后和太妃专门派来给苏梨看病的。和之前的大夫一样,皆是摇头。

  回宫去禀明皇后和太妃,说得还十分保守,“苏小姐的病,我认为可以请秋先生去看看,下官医术不精。”

  这话说出口,皇后太妃已然知道苏梨的病难以治愈。太妃是凌淮的生母,所以皇后也不发话,等着太妃说话。

  “这苏家的女儿,怎么一到成婚就出事。”

  之前的苏月也是,要是能和张家联姻了,哪还能入得了宫。太妃心里隐隐有些揣测,是不是国师那里出了问题。

  然而这种揣测,轻易不得说出口。

  太妃叹了口气,说到:“这婚事等我去问过国师再做打算吧。”

  皇后颔首。忽然想起清溪原本是打算和苏梨一道嫁进王府的,看太妃的样子似乎是没想起这事,提醒道:“那清溪这丫头…”

  太妃这才想起还有清溪郡主,说到:“清溪就先入王府吧,这苏家小姐的病,指不定什么时候能好。”

  于是,苏梨的婚事暂且搁浅。

  苏梨的这场大病躲婚为其一,主要想看看自己病重能不能把秋异请出来,自打上次来过苏府,就没人知道他又去哪里了。

  然而病却不能久装,否则迟早伤身,到了煜王府大办婚事这日,苏梨的身子渐渐好转,已经能下床到处走动了。

  碧影聪慧,隐约猜到苏梨是故意生了这场病,只是这次她并没有跟王爷说。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