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医妃有点甜

第五十六章

医妃有点甜 预见言先生 2111 2019-06-10 08:01:00

  苏梨正在院子里看自己新挪进来的那株栀子花,花开得倒是不错。

  “白蔹…”

  苏梨回头本是打算叫白蔹把多余的枝丫剪掉。却看到一堵墙,哦不对,是一个人,站在她身后。

  这若有若无的檀香,十分熟悉,抬头一看,正是煜王殿下凌淮是也。

  吓得苏梨赶紧后退了两步,可忽然想起身后就是花圃,踩坏了可怎么办,赶紧拉着凌淮的衣襟,借力将自己拉了回去。

  凌淮嘴角勾起,说到:“你倒是还学会投怀送抱了”

  苏梨推开凌淮,看他一脸的戏谑,可今日他不是要和清溪郡主成亲吗?怎么来这儿了?莫不是发现她是装病……

  试探着问到,“你来这儿,做什么?”

  凌淮一边打量着她养的花花草草一边回到:“你不是病了吗,我特意来看看。”

  苏梨忍不住翻白眼,人都病了五天了,您非得挑今天和别人成亲的日子特意来看她。

  坏人姻缘,也不知道会不会折寿啊。

  苏梨咬牙切齿,“王爷今日不是大喜之日吗,怎么有空来看我?”

  凌淮做出一副思考的模样,然后回到,“哦…今日我该成亲的,可是新娘子还在这儿呢,我跟谁成亲?”

  在这儿?苏梨看了看周围,他指的就是自己。可是太妃不是发话,清溪要今日入王府吗?莫不是王爷把人郡主一个丢下了,这也太不厚道了吧。

  “你不会把清溪郡主一个人扔在王府了吧?”

  凌淮听到清溪二字,表情有些变化,嘴角略微收了些,回到:“她跟着她南阳王回江南了。”

  “回去了?不是……”

  苏梨看了一眼凌淮,想必这位爷定然是做了什么。前几天还说要进王府了,怎么皇上赐的婚事,也说废就废。

  “你不想嫁给我,何至于装病。”

  苏梨理亏,她就知道碧影肯定跟凌淮说了什么,于是沉默不说话。

  碧影压根没说什么,凌淮只是猜测而已。这才清楚,原来这病还真是装的,自嘲的笑了笑,“原来真是装的。”

  苏梨抬眸,原来他不知道啊,赶紧眨巴着大眼睛解释着:“我是真病了,真的。”

  凌淮却只是盯着她,心想就算你是装的,我又能拿你怎样呢……

  “对了,你最近有看见我师傅吗?”

  “没有。”

  凌淮这几日到处派人打听秋先生的下落,本意是打算为了给苏梨看病,却半点消息都没有。

  “苏梨。”

  凌淮极少这样认真的叫过她的名字。弄得苏梨也有些不自然。看着他这人又想出什么幺蛾子。

  “你为什么不想嫁给我?”

  苏梨戳了戳食指,道:“这个……多种原因,不想阐述。”

  这个回答十分诚恳,确实是多种原因,首先苏梨连自个儿的身份都还没理清楚,她心里还有许多想做的事,若是就这么嫁人了,想必这些都要搁置。

  况且和江应犹有交易在后,这些理由加起来确实有点多。

  “既然你不说,那我们做个交易吧。”

  “交易?”

  苏梨不解,这王爷打仗的人还会和人做交易。

  凌淮自动无视她眼里鄙视的神情,继续说到:“说起来本王今日成亲,你该是要是赔本王一个王妃的,你赔我一个王妃,我就帮你找秋先生。”

  “哪来……哪来的人赔你,本来有个清溪郡主,这不是回去了吗。”

  苏梨上下瞄着凌淮,这人到底想做什么,看他的样子不像是玩笑话。

  “你不是吗?”凌淮问到。

  苏梨目瞪口呆,指了指自己,“开什么玩笑,我……你一个王爷难不成还想强娶不成!”

  “是。”

  苏梨一时没反应过来,他居然说的是?这位王爷什么情况,莫不是真想强娶。

  苏梨还没缓过神,就听见白蔹的声音在门口,“小姐…”

  一眼望去,她手里托盘里放着大红色的喜服,碧影手里的是成亲时用的凤冠。

  “你来真的?”苏梨狐疑的看了他几眼,莫不是真的。

  凌淮不说话,只盯着苏梨,眼里写满了认真,回到:“你看呢?”

  “小姐,你快点换了吧,门外已经有大队人马等着了。”白蔹苦着脸催促着。

  她实在没想到,王爷说来就来了,苏府里一点准备都没有,连苏何故都还在太医院当值。

  罗氏也没想到迎亲的队伍就这么毫无征兆的停在了苏府门口,赶紧换了身喜庆的衣裳赶到苏梨的院子去。

  刚一进去就看到苏梨和凌淮二人还傻站在院子里。

  衣服都没有换,这什么情况?奈何王爷在,不敢大声言语,上前小声说到,“三丫头,这……赶紧把衣服换了吧。”

  白蔹和碧影端着喜服和凤冠首饰往屋里去了。罗氏拉着还在神游的苏梨进屋,见着白蔹和碧影都站着。

  白蔹上前戳了戳自家小姐,不敢太大声说话,以她对苏梨的了解想必现在心情一定不怎么样。

  苏梨看了一眼小心翼翼的白蔹,冷着脸说到:“就这么嫁吧,换什么衣服,外面那位爷不也没换吗。”

  罗氏刚想开口说不行,苏梨却把门打开了,看着凌淮,表情严肃问到:“我嫁了你,你就帮我找师傅?”

  凌淮点头。

  苏梨将裙摆一提,跨出门槛,十分霸气的说到:“那就嫁,这喜服太过繁琐,不穿能成亲吧?”

  罗氏赶紧出来想捂住她的嘴,想着苏梨这丫头想找死,也别连带着苏府啊,成亲不穿喜袍这像什么样子。

  谁知道王负手而立,勾了勾唇角,满不在乎的回到:“确实繁琐,那就不穿。”

  罗氏和一众下人目瞪口呆了,这喜服不穿也能成亲吗?这不胡闹吗。

  苏梨倒是没想到,他答应得很是干脆,这种无理的要求也能接受,没反应过来,就被凌淮牵住了小手。

  凌淮低头看着只有他耳垂高的苏梨,轻轻说到:“走吧。”

  苏梨心一横,嫁就嫁,还怕了你了,只是苦着小脸,看来这么些天的病是白装了。

  白蔹看着自家小姐的表情,心里也忍不住偷笑,要是早知道有今天,还闹腾个什么劲儿。

  凌淮一身黑袍,牵着青色衣裙的苏梨站在苏府门口的时候,路过的百姓纷纷围观。声音不大不小。正好传到苏梨耳朵里,

  “这家成亲不穿喜服?”

  另一人戳了戳他“你知道什么,这是煜王府的车队。”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