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医妃有点甜

第五十七章

医妃有点甜 预见言先生 2061 2019-06-11 08:00:00

  苏梨抬头看了看凌淮的脸色,好像没什么变化,还十分淡定的无视了围观群众的话,将苏梨牵着扶进了花轿。

  苏梨坐在花轿里,外面的锣鼓声震天的响,才有了些要成亲的喜气。只是绕来绕去还是要嫁给凌淮吗?

  明明他今天要娶的是清溪郡主,这人到底怎么解决皇上皇后那边的,就算是王爷,这赐婚也不能说退了退了吧。

  苏梨想了一路,也没想出个所以然来,倒是被花轿颠得胃很不舒服,本来之前为了装病,身体也没好全。

  出来的时候面色有些苍白,于是煜王强娶苏家三小姐的消息不胫而走。

  传得绘声绘色,听说煜王成亲的时候新娘子喜服都没穿,脸色也很差,想必是被强迫的。

  然而苏梨已经没空去听这些闲话了,进了屋子里抓着一处就吐了一地,吐完之后整个人舒服多了。

  然而一抬头,这好像是……成亲的喜堂。看了看周围,除了铺天盖地的大红绸缎,没什么人在。

  苏梨不解看了看凌淮,这怎么回事?不会煜王成亲一个宾客都没请吧。

  凌淮解释道:“拜天地是两个人的事,其他人都是闲杂人等。”

  苏梨想了想,这话说得不无道理啊……

  凌淮递给她一根红菱,苏梨拿在手里,跟着凌淮的动作对着无人的高堂一拜。

  转过身去,对着天地一拜。

  最后,两人面对面,凌淮穿着炫黑色的衣袍,苏梨穿着青色的长裙,站在喜气盈盈的大堂里。

  彼此看了对方一眼,供手轻轻拜了一拜。

  算是礼成。

  两人穿着常服,也没人观礼,很是草率了。

  随后丫鬟带着苏梨,去了她在王府住的院子,梨园。

  苏梨好容易坐下,算是缓了一口气。

  白蔹递了杯水过来,苏梨喝过之后好些了,坐在椅子上顺了顺气,心想该是之前吃的药伤胃了。

  “碧影呢?”苏梨问到。

  “被齐封叫去了,不知道是什么事情。”白蔹仔细想了想,又说到。

  “看样子脸色也不怎么好。”

  苏梨点头,莫不是为了这次苏梨装病的事,没有告诉他,而责怪于碧影?王府规矩多,想起以前收个礼都是要受罚的,确实太不近人情了。

  坐了小半天,苏梨无聊打量起了房间的摆设,一张绘了梨树开花的屏风立在中间,将房间分为里外。

  里间就是一张床和陈列着一些花瓶摆设。外间设有一张美人榻,榻上还披了一张雪白的貂皮。两边摆了桌椅,房间里摆的花是白掌。

  摆设还是很符合苏梨的审美。

  踏出房门,门口站着俩小丫鬟,对着苏梨轻轻一拜

  “王妃。”

  苏梨扫了二人一眼,不做理会。打量起了这个院子,比苏府的略大,院子里也种着很多花草。

  还种了几颗绿叶茂盛的树,走上前仔细看了看,上面似乎结了些小果子,像是梨。

  看这样子,长大了肯定很好吃。思及此,苏梨满意的点了点头,没想到还有梨吃。

  凌淮在门口,看她到处瞧瞧看看,像是很满意的样子,倒是没有白费了他的一番心思。

  “这儿叫梨园。”凌淮的声音忽然闯进来。

  苏梨回头,见着他站在门边,应该是看了许久了,想起屋里的茶盏屏风上绘制的梨花,回到:“大概看出来了。”

  “你身体好些了?”凌淮踏进院子里,想起她下娇子的时候脸色很差。

  苏梨点头,想起了碧影,问到:“碧影做什么去了?”

  凌淮回到:“领东西去了。”

  领东西,领什么东西?莫不是领罚?于是试探着问到:“领什么东西?”

  话刚问出口,就看见碧影刚好回来,对着凌淮和苏梨一拜,“王爷,王妃。”

  苏梨一时还没习惯,这声王妃是在叫她,想以前都是只有人叫她小姐的。

  却见着她两手空空,不是说领东西去了吗?问到:“你领什么东西?”

  碧影回到:“哦,领赏银,还有一份是白蔹的,一道领了。”

  苏梨狐疑的看了她两眼,莫不是被欺负了不敢说,“那白蔹怎么说你脸色不好。”

  碧影看着白蔹一脸不解,她何时脸色不好了?

  白蔹在苏梨身后小声提醒到:“小姐,我说的是齐封脸色不好。”

  “齐封为什么脸色不好?”苏梨继续问到。

  碧影犹豫了会儿,又看了看凌淮的面色,才答到:“这个,因为全王府上下,就他一个人没领着赏银。”

  齐封算起来也是凌淮身边的红人,得的红包想必该比别的要多,怎么还没有呢。这事肯定是凌淮授意。

  苏梨想着齐封未来很有可能是会成为白蔹夫君的人,也就是自己的人,自己肯定要罩着点的,于是十分仗义的开口想为他讨回这笔钱。

  “王爷,齐封为什么没有赏银,多好一孩子,别这么小气,别人都开开心心的,就他愁眉苦脸,不合适。”

  凌淮低头看了看苏梨的小模样,说到:“他的那份给了你丫鬟白蔹了。”

  给白蔹了?苏梨想了想既然给白蔹了,那就等于给自己了,于是话锋一转,

  “嗯……这样也好,白蔹看着就比齐封喜庆,拿两份应该的。”

  白蔹在身后听见喜庆二字,应当是夸奖。嘴都笑开了,“谢谢小姐。”

  苏梨满意的点点头,却见着凌淮挥了挥手,让她们都下去了。

  苏梨看着白蔹和碧影的背影,十分想跟着走了,伸出小手挥了挥再见。

  凌淮见着她的小动作,嘴角不经意的扬起,一闪而过,道:“我只跟你交代两点。”

  苏梨抬头,等着他的下文。

  “府里面的大小事宜你想管就管,不想管,有什么事都找文叔。另外……从今往后我是你夫君,不要叫错了。”

  夫…君,苏梨光是想了想就喊不出口,况且这亲都成得莫名其妙的,实在是没觉得自己有已为人妇的气质。

  然而凌淮眼神压迫,苏梨弱弱的回到:“哦……”

  “明日要进宫,你既然不舒服,早些歇息。”

  “进宫?是去拜见皇后娘娘?”

  苏梨只是认为,皇后亲自给清溪郡主说的情都给煜王给蹉跎了,难免会有些不高兴。

  凌淮颔首,算是认同。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