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异世大陆 莫问,风起何处

第十一章可怜灵魂

莫问,风起何处 轻尘月儿 4045 2019-05-16 17:30:00

  几百年前他便知道,自己的转世之心便是自己的第一个死劫,也唯有死过之后,他才能知道他想知道的事情。

  “难道你……你不要命了!”看着鸿月豁出去了的决心,已经将生死置之度外,这时的夜初临算是笑不出来了。

  “命……算什么!”说完鸿月灵魂出窍化作一团青烟穿过结界强行的进入潇潇的心灵深处。

  夜初临已经逃不出去了,之前鸿月在潇潇的头顶以天池圣水为媒介施法,只要夜初临进入潇潇的身体就再也逃脱不出去,当时潇潇胸口处的黑色光点被鸿月察觉,那就是元神所在,元神不灭的话,那就只有封印这一个办法。

  于是,鸿月赌上自己万年的修为施法将梦魔的元神与邪气汇聚起来,然后从潇潇体内将梦魔抽离而转移到自己身体里,这样潇潇就不会有事了。

  “鸿月,你要干什么?”潇潇的邪气一点一点的被清除,在自己的梦境之中看到了遍体鳞伤的鸿月,正在将一团邪气封印,三层封印之后便将那团邪气融入进自己的身体。

  “只有这样,你才会没事。”毕竟梦魔曾经寄居在潇潇体内,梦魔一死,潇潇就活不了,所以,鸿月不会让他死的,而且自己的灵力耗损太大已经没有能力可以将梦魔一起带出这个空间,唯一的办法就是将他封印在自己体内,待想出能彻底斩断他与潇潇之间共生关系的方法后,在彻底消灭他。

  “我在书上看到过,你这样强行将恶灵的元神吸进自己的体内很危险的。”

  鸿月强行进入另外一个空间本就是一件危险的事情,毕竟不是自己所制造的,也是不稳定的空间,在那里待的时间越久,自己的灵力便会流失得越快,而且将梦魔封印在自己体内,鸿月已经耗费了自己仅剩的所有灵力。

  “就算耗尽所有修为我也要保住你,你不用为我担心,只要将梦魔封印起来,你我都会活下来。”鸿月笑着告诉潇潇,不会有事的。

  “鸿月……”鸿月刚把话说完就晕了过去,潇潇很担心的想要到鸿月身边,可是怎么都过不去,而且,鸿月离自己越来越远,直到消失不见,自己的梦里再次一片黑暗。

  而耗尽灵力的鸿月也再也无法凭借自己的力量离开这个莫名的空间,就在鸿月的元神快要被那里的黑暗淹没时,他的师父,月宫的上一任尊主辛祎仙人出现了,挥了挥手,为他驱散周围的黑暗,呼唤着自己最得意的徒弟。

  仙人知道,鸿月的这一劫是因谁而起,那梦魔又是谁放出来的,为的只是测试潇潇是否有情,毕竟潇潇这轮满月是在那个人的监视下长大的,所以,他向梦魔讨要鸿月的项上人头,他想看到潇潇的内心,另一方面,也想看到鸿月是否成长。

  “鸿月,你果然没让为师失望。”能在这里看到自己的爱徒,这就说明,他正视了自己的死劫。

  “师父……”鸿月被师父唤醒,在看到师父的刹那,心里所有的委屈,所有的无奈在这一刻再也无法掩藏。

  “放弃修为,舍弃生命,鸿月,很了不起!”唯有亲师父才能懂,才能了解鸿月,他所经历的一切自己看在眼里,也不由得会心疼他。

  “答应过师父,我便会做到。”接任月宫,保护月宫,尽管现在的月宫不是他想看到的。

  “幸苦你了,鸿月,但是,接下来的事情,会更幸苦。”除了月宫,便是天下,而天下之苦远远大于月宫之苦。

  “徒儿不怕幸苦,只是,师父的心血,现如今,一塌糊涂。”现如今的月宫已面目全非,根本就不是之前那个满是欢声笑语,无拘无束的地方了,已然变得无情,变得满是阴谋。

  “你做的很好,至少现在月宫还存在着。”尽管已满面疮痍,但至少月宫还在,“为师的时间也不多了,所以,接下来所说的每一句话,你都必须记住。”最重要的事情,关乎天下。

  在那个漆黑的空间,辛祎仙人交代完所有的事情后便将自己所有的灵力及修为传给了鸿月,以弥补鸿月所舍弃的,随后鸿月元神恢复,不久便回到了现实的世界,鸿月看着眼前的一切,月宫伤亡损失太大,他必须要做些什么。

  “鸿月!”潇潇从梦中醒了过来,很担心四处寻找着鸿月的身影,这才发现自己好好的躺在床上。

  “潇潇,你怎么还在床上啊,这么重大的事你怎么还能睡,再不起来可就来不及了,快起来!”是希呈,既然是希呈。

  “希呈,你……”怎么会在这里,怎么会,潇潇不敢相信,以为自己是看错了,不禁揉了揉眼睛,再次睁开眼看到的还是希呈,泪水瞬间落下,潇潇猛的抱住她,在心里默默的说,我好想你,好想你们,想小雅姐,想晓络。

  “你什么你,还不快起来。”说着就掀开潇潇的被子,拉着潇潇起来。

  “你还记得昨天发生过什么吗?”潇潇试探性的问。

  “昨天啊,让我想想……对了,昨天早上你失踪了,把小雅和晓络急坏了,所有的人出动去找你,还好是我在月愁湖边发现的你,把你给背回来的,还好你不重……你知道吗,你可睡了一天一夜了……”希呈一点点的说着。

  “不记得了,就像什么都没发生过一样,难道是我在做梦吗?”潇潇小声的说,完全没有提及鸿月的事情,梦魔的事情,潇潇环顾四周,这才发现自己这是在自己家里啊,怎么回事!

  “你在自言自语什么,再不快点就真的来不及了。”希呈见潇潇皱着眉头嘴里还嘀咕着,也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没事,我们走吧!”说着就拉着希呈出了门,村子里所有的一切都跟之前一样,什么都没变。

  可是跟着希呈走着走着,慢慢的还是发觉有些不对,之前镇子外没有什么高山,也不会有什么人,可是现在,莫名其妙的多了一座山,多了一群人,也多了一个小小的城。

  “潇潇,你可算来了。”晓络在城门外等着,看到潇潇过来,马上跑过来架着潇潇向城中走。

  “小雅姐,晓络……”潇潇还是不清楚发生了什么,自己就那样被朋友拉着向前走,她喜欢这种感觉,喜欢这种有朋友在身边的感觉。

  “怎么了?”小雅觉察到潇潇有些不对,但是也说不出来是哪里不对,只是怪怪的。

  “没事,希呈说今天有什么重大的事,是什么?”看着身边的朋友,很惬意。

  “潇潇,你是不是睡傻了,晓络,快给看看!”说着希呈便摸摸潇潇的额头,然后拉着晓络要给潇潇把脉。

  “希呈,一边去。”晓络说。

  “今天是每十年一次仙域月宫招收弟子的日子,你看,这些人都是来自四面八方的人,他们远道而来就是想进入月宫,得道成仙,长生不死。”小雅解释。

  “月宫招弟子?”之前怎么都没听说过,潇潇看着这座不知何时出现的高山,那座山自己在月宫时就见过,的确是试练的冰火雪山,山底被熔岩围绕,熊熊烈火永不熄灭,山腰却又被冰雪覆盖,风雪交加未曾停息,山顶云层环绕,另有一番景象,视野开阔,目之所及的全是灵愫树,一片火红,山巅有一条锁链与月宫相连,走上铁锁便是上了天缘月宫。

  “你们还愣着干什么,快来领手环啊。”被晓络赶走的希呈已经急了,再不领手环就都被别人领走了,总共也就两百多个,这座小城里可是来了上千人,这么重要的事情一点都不积极,真让人操心。

  “来了!”晓络回答。

  一切就那样发生着,既然大家都没事,潇潇也只能跟平时一样,自己离开村子这么久,所有人都没有察觉,鸿月说会抹掉他们的记忆,看样子并没有,觉得梦魔的事也许真的是自己做梦,就没有再想。

  可是,排了长队跌跌撞撞的在月宫的弟子手里领到了手环,获得了试练的机会后,接着便被安排到了尘楼的‘花开之地’休息,正当潇潇准备梳洗,在梳头的时候却摸到了自己头顶的朱砂,这种驱魔用的朱砂是要洗很久才能洗干净的,现在虽然很少但确实是有的,潇潇闻了闻,是天池圣水的味道,那股清新的味道不会有错的,是真的,梦魔的事情是真的发生过,那么鸿月呢,他还好吗!

  潇潇突然想起些什么,打开小雅为自己收拾好的衣物,果然,那件火红的羽衣还在,鸿月是确实出现过的。

  话又说回来,潇潇自己也不明白,明明小雅、希呈、晓络还有自己都领了手环,最后跟着月宫弟子上这尘楼的却只有潇潇,还记得,小雅将潇潇的包袱递过来然后朝着潇潇微笑,那笑让潇潇感觉好像中了她们的圈套似的,她们就站在那里朝潇潇微笑挥手,看着潇潇离开,直到现在潇潇都搞不清楚自己是为什么会乖乖的没有任何反抗的就那么来了。

  那天潇潇也正是想不通,也因为自己对月宫很熟,所以就任由月宫的师兄师姐带着她去参与试练的人所居住的花开之地。

  “小妍,你在吗?”潇潇独自在房间里尝试唤着小妍,这几年每天都会叫她,果然还是没有回应吗!

  “那个在你身体里的灵魂,马上就会取代你了!”在暗处观察着潇潇的男人突然出现在她面前,为了耗损潇潇的精神魂力,那梦魔功不可没,是时候该让沉睡的小妍从睡梦中苏醒了。

  “你是谁?”潇潇看着眼前的男人,他戴着地狱可怕的鬼面面具,从他身上所散发出的杀气让她无法动弹。

  “我就是你要找的那个杀害你父母的人!”男人一边笑着回答一边露出了手臂的满月纹。

  “你……”无法动弹的潇潇看着那个“恐怖”的满月纹样,没错,那正在那个夜晚自己所看到的纹样,这个男人就是她的仇人,她要报仇,可是,为什么自己使不出灵力了,自从小妍的声音消失,自己的灵力似乎是越来越弱了,就在不久前彻底消散,这是为什么,自己的仇人就在眼前,潇潇努力的想要集中精神再次聚集周身灵气,却连对灵气的感知都消失了。

  “你天生的灵力本就不属于你,你一直用着你体内那个灵魂的力量,正如我所想的那样,让她沉睡,你就是个普通人,准确的来说,不是她占据你的身体,而是因为你的精神魂力太强而占据了她的身体,你也是被那个人利用的可怜灵魂啊!。”为了弄清楚为什么一个身体里会有两个灵魂的事情,男子已经不止一次去鬼域翻查生死簿,从风潇潇的出生记录开始直到现在并没有什么异样,加上自己的招魂阵法是绝对不可能会出现这种情况的,除非有人趁着自己施法的间隙也在另一个地方运用了易魂术与催眠术双重术法在小妍到来之前占据了那个身体,所以小妍才会一直被困在“镜心烟海”中,他只知道能运用双重术法的人是一个精神力极强的人,可能是修习幻术的人。

  “你在说什么,你到底是什么人!”此时的潇潇根本听不懂男人所说的,只是隐约觉得这个男人看穿了自己。

  “你该回去了,回到你原本的身体!”说着男人准备动手逼出那个精神力被极度虚弱的灵魂,却在他还未出招时那魂魄已然散去,“跑的真快!”

  男子看着怀里的女子将她抱到床上,为了唤醒沉睡中的小妍,男子灵魂出窍进入了小妍的“镜心烟海”,那里正如小妍曾经所描述的那样纯净,风起枫落,男子寻着飘散的枫叶找到了不远处的那棵生命之树,小妍正蜷在树下,殷红的夕阳撒在熟睡中的她身上,所有的一切都那样的平静,似是能褪去男子凛冽的杀气。

  男子一步步走向她唤醒睡了五年的她。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