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游戏竞技 今天也没变成玩偶呢

今天也没变成玩偶呢

花花了

  • 游戏竞技

    类型
  • 2019-05-13上架
  • 1512731

    已完结(字)
本书由红袖添香网进行电子制作与发行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第1章 龟兔赛跑

今天也没变成玩偶呢 花花了 3533 2019-05-13 09:43:56

  公元2119年5月,人类开始变成玩偶。

  街上走路的,餐厅吃饭的,商场里试衣服刚脱一半的,那些可怜人动作停留在变化前一刻,脸上笑容甚至来不及收起,就变成了一具静止的人形玩偶。

  毫无预兆,更找不到原因。

  人们疑惑,恐惧,疯狂并绝望。

  他们拉起鲜红的横幅示威游|行,质疑这是神秘组织的恐怖袭击,或是在网络上大肆渲染外星文明入侵,还有人拖家带口去乡下避难……他们做了能做的一切事,但身边的人仍然一个接一个变成玩偶。

  渐渐的,人们麻木了。

  该上学的上学,该上班的上班,生活该是怎样,还是怎样。

  不过每天的电视新闻增加了一个环节——

  播报员在念完新闻稿后,会用标准的播音腔告知观众:“如果您发现身边有人变成玩偶,请拨打紧急电话123,相关部门会及时为您处理……”

  所谓处理,就是把玩偶打包送往科研机构。

  如果科学家能研究出什么还好,如果研究不出什么,就等着家属来认领,之后是下葬还是放家里当摆设,全凭家属心情。

  白幼薇看了会儿新闻,见时间差不多了,拿起遥控器关掉电视,然后按下轮椅上的按键,朝餐厅方向去。

  她双腿残疾,从小父母离异,并各自组建了新家庭。大约是觉得愧对女儿,夫妻俩在白幼薇身上花钱从不手软,让她住最豪华的别墅,请最贵的保姆,唯独抽不出时间陪陪女儿。

  不过,白幼薇对此无所谓。

  她早已习惯一个人。

  餐厅时钟嘀嗒嘀嗒,分针指向12点10分。白幼薇每天中午12点准时用餐,只早不晚,现在餐桌上却没有一道菜。

  四周很静很静,时钟的滴答声让这栋华美的别墅更显静谧。

  白幼薇等了一会儿,闻到厨房那边飘来烧糊气味。

  她调节方向,滑着轮椅过去。保姆背对她,僵立在天然气灶台旁,她的手维持着炒菜的姿势,但是没有动静。

  保姆变成了玩偶,就在方才。

  还是原来的面孔,材质却彻底不同,活生生的血肉变成塑胶的皮肤、玻璃珠的眼球、化纤丝的毛发……

  家里原来的保姆回乡避难去了,眼前这个保姆刚来两天,白幼薇甚至还没记熟对方的名字,现在却成这样。

  她怔怔看了会儿,然后滑着轮椅过去,关掉炉火,按照新闻上说的,拨打紧急电话123。

  一直占线。

  白幼薇想了想,给妈妈打电话。保姆是妈妈请的人,应该能联系上保姆家属。

  电话接通,传来说话声、笑声、音乐声驳杂……独显出她的孤寂。

  真刺耳。

  她三言两语把事情说清楚,随后挂了电话。

  屋子里很静,外面也静。骄阳炙烤大地,花园水池反射着粼粼光芒,一株扶桑花在烈日下耷拉着紫色花叶,一切稀松又平常,但白幼薇知道,这个世界早已变得不正常了。

  ……

  下午两点,别墅外传来汽车引擎声。

  白幼薇透过窗户,看到一个身形高大的男人在按门铃。

  她思索片刻,去厨房拿了把折叠水果刀,滑着轮椅出去。

  隔着铁栅门,男人的身姿挺拔,样貌冷峻,浓黑的长眉下是一双深邃沉静的眼瞳。

  依稀有些面熟,却记不起在哪儿见过。

  “你是薇薇?”声音略微停滞,带着初次见面的生疏,“我是沈墨,你妈妈知道这边出事了,让我来接你。”

  白幼薇怔然。

  沈墨……难怪她刚才觉得眼熟,原来是沈叔叔的儿子,他长得和沈叔叔有几分相似。

  忘了说,沈叔叔是她妈妈的好朋友,也是生意上的合作伙伴,其实白幼薇认为,“备胎”这个称呼更加合适。

  白幼微默不作声把水果刀放进口袋,打开院门——

  沈墨打量眼前的女孩。

  苍白的肤色,长发松软,一条淡蓝色长衬衫裙将她从脖子包到脚。人如其名,光是看着她,就会忍不住联想到白软、幼嫩、微弱,诸如此类的词汇。

  看上去很乖巧,不像王阿姨说的难相处。

  “收拾一下东西,我送你去扬州。”沈墨言简意赅。

  白幼薇摇头:“不去。”

  沈墨有点意外,挑眉道:“现在城里不安全,能走的已经全部撤离,你留在这里没人照顾,迟早死路一条。”

  白幼薇低头,看着自己裙子上的细腻纹路,“不去。我这个样子,去哪儿都是死路一条。”

  沈墨没想到她这么倔。

  他不擅长劝人,更不会哄孩子,迈开步子直接朝屋里走去,“你住哪间?”

  白幼薇狐疑的盯着他,眸光闪烁,“你想干什么?”

  沈墨没理她,进屋后走了一圈,准确无误找到她的卧室,开始打包衣物和生活用品。

  女孩跟进来,表情有点委屈。

  沈墨装完衣服,站在房间里环视一周,问:“药呢?”

  白幼薇常年在轮椅上生活,药物是必需品。

  她不作声。

  他索性不再问。

  房间很快变得凌乱不堪。

  白幼薇坐在轮椅上看着他翻箱倒柜,双手紧攥着,声音很低:“你……你现在是不是觉得,救了一个孤苦无依的女孩,自己很了不起,很伟大?……可你知不知道,你其实在害我。”

  沈墨停下来,表情平静无波。

  白幼薇深深呼吸,继续说:“你考虑过强行带走我的后果吗?……到了扬州,我一个女人,还是瘸子,该怎么生活?你知不知道我连吃饭上厕所都要人帮忙,出远门要戴纸尿裤,你根本……”

  她吸气,“你根本什么都不懂!我不跟你走!”

  话音最后,嗓音沙哑,带着隐忍的哭腔。

  沈墨看着她,沉默一会儿,他放低声音:“我确实不懂,但我至少明白一件事——留下来你会死得更快,离开,或许还有希望。”

  希望?

  白幼薇心中冷然。

  连亲生父母都不愿见她,她的生活如行尸走肉,即使这个世界一如往常,她也没打算继续活下去。

  她是个没有希望的废人!

  沈墨走到白幼薇面前,黑沉沉的眼睛带着压迫,语气平和而坚定:“放心,我会把你平安无事送到扬州。”

  白幼薇咬住唇。

  她没得选。

  沈墨推着白幼薇离开别墅,来到路边的越野车旁。

  他把白幼薇从轮椅上抱起来,感觉她轻得不可思议,虽然瘦弱却不硌手,怀里的女孩软乎乎的。

  她的脸靠在他胸口,淡淡的馨香萦绕,牛奶玫瑰香波的香气和药味混合在一起,形成一种奇异的香,有种说不出来的感觉。

  看着那张紧绷的小脸,他竟有些心软,再次安慰:“我开快点,一个半小时就能到,那边有人照顾你,不必担心。”

  白幼薇显然记恨他的强横,板着脸不理他。

  沈墨笑了笑,关上后车门,坐进驾驶位转了下钥匙——

  没多久,他发现自己失算了。

  情况比想象中严重,几乎每条路上都出现了玩偶。虽然人会变成玩偶的原因暂且不明,但众所周知,玩偶扎堆出现的地方是高危区域,大家出行都会尽可能避开这样的道路。

  沈墨开始绕行,绕了一个多小时,终于抵达高速路口。

  高速路也不太平。

  放眼望去全是车,估摸有六七十辆,歪歪斜斜停在路中央,有些车撞成一团,车里的人生死不知。

  车队末尾有很多同他们一样刚刚抵达高速路的人,那些人站在车外,伸着脖子张望,犹豫要不要继续向前。

  沈墨下车打听情况。

  白幼薇趴在车窗边,听那些人议论:

  “怎么办?还走不走?”

  “走?前面全是玩偶,我们怎么过去?”

  “不走难道在这儿等死?最近的城市,只有扬州和泰州没人变成玩偶!”

  “别的路呢,别的路也有玩偶吗?”

  “这样下去我们都会被困死……”

  “老公,我们该怎么办?”一个长发女人呜咽哭着,“一定是世界末日来了……我们都会死的……”

  她的丈夫似乎也没有主意,烦躁的吸着烟,说不出一句安慰的话。

  白幼薇听了一会儿,觉得没什么意思,关上车窗自己清静。

  沈墨回到车上,白幼薇问他:“从这里过去会变成玩偶吗?”

  沈墨想了想,“先看看情况,不行再找别的路。”

  白幼薇不怎么信任他,小声嗫嚅:“别的路也有玩偶。”

  这时,前面有了动静。

  大家都感到意外,抬眼望去,只见一辆蓝色皮卡缓缓向前行驶,带着试探的意味。另外几辆车见状,也慢吞吞跟在后面,保持着不近不远的距离。

  看来有人等不及了。

  毕竟城里没有安全的地方,几乎每条路上都有玩偶,想出城,就必须冒险。

  蓝色皮卡车的驾驶员是一个光头壮汉,他握着方向盘,小心翼翼驶过几辆有玩偶的车子,没发现异常,下意识加快车速。

  到了安全的空旷处,他从车里探出头,朝后面人挥手:“这条路可以走!”

  气氛因这句话振奋,后面的车陆续跟上。

  有人笑着跟前面的光头男寒暄:“哥们,这次多亏了你!”

  其他人也露出轻松笑意。

  “看来没事。”沈墨发动车子,跟上车队。

  白幼薇不咸不淡“哦”了一声。

  ……

  高速路上,一辆辆汽车以龟速驶过,每个人都无比的谨慎小心。

  白幼薇安静趴在车窗边。

  随着车子前行,她看到一个又一个人形玩偶,它们犹如时装店里的模特,眼神空洞,姿态僵硬……

  转头,对面一辆红色汽车坐着两只玩偶,开车的是男人,副驾坐着女人。女人肚子高高隆起,显然是个孕妇。

  白幼薇心里不禁想:她肚子里的孩子是不是也变成了一个小小玩偶?也是塑胶的皮肤、玻璃珠的眼球、化纤丝的毛发吗?他们在变玩偶的那一刻遭遇了什么?有没有可能身体不能动,意识却是清醒的?

  这个念头令她不寒而栗。

  她收回目光,不再看了。

  “叮!欢迎进入玩偶游戏!本次游戏主题为‘龟兔赛跑’,规则如下:

  一,拒绝游戏变成玩偶!

  二,游戏失败变成玩偶!

  三,游戏通关奖励玩偶!……”

  耳边响起陌生的声音,音质美妙犹如天籁,白幼薇呆住。

  “喂,你有没有听见……”她正想问前面的沈墨,视野却泛起一层光雾,下一瞬,蓝天白云,一望无际的青草地!

  怎么回事?!

  白幼薇愕然看着眼前场景。

  前一秒她还坐在沈墨的车里,这一刻却坐在绿油油的草坪上!

  而且同行的车友也一样!大家目瞪口呆望着草坪外围的跑道,那里显眼地挂着巨幕横幅,上面印着无比夸张的四个大字——

  龟、兔、赛、跑!

  

花花了

冷门题材,已经做好了扑的心理准备,会认认真真养大它成人,不枉我这个老母亲辛苦生它一场~~~各路英雄好汉若看得下去,还请留下来陪我一道~(抱拳)

按 “键盘左键←” 返回上一章  按 “键盘右键→” 进入下一章  按 “空格键” 向下滚动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