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爱妃我想谋个反

第2章 他相中她了

爱妃我想谋个反 纯洁的坏坏 2376 2019-05-13 11:50:04

  顾烟灿然一笑:“公子,您可只能够相信奴家呢。”

  说完,她从他的身边擦身而过,往柴房外走去,在到达门口的时候,她回眸笑道:“王公子,您今儿约见的人是顾小夫人,您身上受的伤也皆是因为她,若是说错话了……呵呵……”

  她留下这话,彻底走出了柴房。

  刚走出去几步,便看见青石路旁的一株大树上慵慵懒懒的坐着一邪气诡谲的男子。

  那男子有着让人无法用言语形容的圣洁面容,却有着一双过份邪气诡谲的双眸。红衣潋滟如血,姿态慵懒,浑身的气度和那近乎犯规的容颜,让活过两世,见过无数帅哥美男的顾烟都忍不住被吸引。

  “顾家三小姐手段可真不错。收起刀落断人命,末了还能让受害人帮你办事,厉害。”

  树上那男子的声音透着蛊惑人心的魅力,比深海里的怪都要引人沉沦。

  他原本是受了高僧指点来顾家寻一样东西的,结果东西没有寻到。反而是遇见了这么个有趣的小美人。

  此行,倒是不亏。

  顾烟微微一笑,随手拔下头发上的一根钗子在手中把玩:“公子,既然你都看到了。你说,我是灭口呢?还是灭口呢?”

  树上那男子一个闪身,红衣化幻影,瞬间落在了顾烟的面前:“顾美人,想要灭口,也是需要本事的。”

  五王爷扣住了顾烟的手腕,将她握有银钗的那只手举到了跟前。

  顾烟只感觉浑身冰凉,仿佛整个身子都要被冻住,但她手中钗子却融化成了一摊水。

  面前这人,是何其强大的内力,竟然能够轻松的做到这种程度。

  倏然,五王爷压下了身子,邪气道:“小美人儿,安心,本尊不会把今日的事情说出去。”

  顾烟莹然一笑,过份妖气的眼睛眨了眨,她踮起脚尖,笑得无辜又纯粹。

  “真的吗?公子,您真的不会说出去吗?”

  顾烟的声音特意带上了一些软,像是在示弱一样。但她那一双漂亮的眼睛分明藏着算计。

  五王爷爱极了这女人的这个样子,狡黠聪慧,瑰丽妖艳。这样的女人,若是成为他的棋子,应该是非常好用的。

  “自然是真的。本尊若是把见到的事情说出去了,你这漂亮又与众不同的脑袋应当很快会从你脖颈上搬家。本尊难得觉得有人活着比死了好,所以,你大可放心。”

  他微凉的手指游走过她的脖颈,像是某些冷血动物缠上人身。

  顾烟这人,经历过两世,最信不过的就是男人这张嘴。

  所以啊……

  为了保证自个儿的脑袋能够一直安全的在脖子上停留,只能够委屈对方去死一死了呢。

  “公子这般怜惜奴家,奴家无以为报,只能……。”

  说着,她靠近了他

  然……

  她的还未贴近对方,就被冰凉的手掌个隔开。

  那一脸邪气诡谲的男子哑声说道:“小美人儿,现在的你,本尊可不打算碰。”

  五王爷往后退了一步,一身鬼魅潋滟的红衣上用银丝织绣而成的色泽耀眼而夺目。

  又被看穿了……

  顾烟这才彻底放弃了杀了对方灭口。是了,对方太强了,想要害死她,动动手指就够了,实在无需用告黑状这样的方式。

  既然如此,那也没有必要再装了。

  她收了一脸谄媚的笑,转身就要离开。

  五王爷瞧着她的后背嘴角勾了勾:“有趣的人,何该先收服,然后再让她甘愿为自己所用。”

  顾烟听到她的话,往后回头:“小女子只想做自己的主人,可不愿意当人下属身不由己随人落。”

  一句话落下,她再不看那邪魅诡谲的男子一眼。

  男子仿佛早就预料到了她的回答,一点儿不恼:“本尊在你身上放了某样东西,小美人儿,本尊会让人盯着你,一旦你用了那样东西,你就必须得是本尊的人。”

  话音落下,红衣幻动,人影无踪。

  “呵……此一世,没人能左右我。谁也不能!”

  鲜红的衣在地上曳动,顾烟朝着自己的院落而去。

  半柱香的功夫后,顾烟回到了她在顾府的院落。

  破败的院落常年失修,和这金碧辉煌的顾府格格不入。

  四周荒芜,这里连府邸里的下人都不怎么愿意踏足。

  看着这处处透着一股子死气的院落,顾烟终于皱了皱眉。上辈子虽然惨,但她穿越异的那一世可是享乐惯了的,现在要重新居住在这破败的屋子,哪怕是暂住,她心里也觉得不适。

  咕噜咕噜。

  顾烟听到了轮椅转动的声音。

  她定睛一看,赫然是看见了穿着一身粗布麻衣却依旧恍若画中仙的男子。

  那男子坐在轮椅上,一双眼眸恍若包揽星辰大海,肤如玉,发如墨。若不是他的双腿残了,那一定能够让帝京中的无数女子为之疯狂。

  这人是顾烟的哥哥。不过,他们之间并无任何血缘关系。

  上辈子,这个男人在走出顾家之后,惊才绝艳,不到三年的时间,就成为了邻国太子,五年登上临国帝位。也正因他,顾烟才有了强有力的后盾,得以嫁给天启七王爷为妻。

  七王爷仗着邻国皇帝是他妹夫的关系也成为了天启的太子,从而进一步成为皇帝。

  后来……那人用她和腹中孩子的性命,威胁莫擎割让大盛十七洲,并在莫擎来接她离开的时候暗中伤人……

  过去重重,想来就让顾烟恨得牙痒痒。

  好在,好在她而今重活一世了。

  好在,她去过异世界,学过医术。这一世,她再不会犯蠢,她不会让莫擎因为她而受伤了。不仅如此,她还要让他站起来。

  “哥……夜这么深了,你怎么还没睡。都入秋了,出来也不知道多披一件衣裳。”

  “看你一直没回来,出来寻你。”

  莫擎的声音很好听,一如昆山之上,冰雪消融,圣洁中透着高雅。

  “哥哥,往后不许你这样了,哪怕是担心我,也不要不顾自己的身子。”

  顾烟亲昵的在他面前蹲下,双手搭在他的膝盖上,软软绵绵的,像是一个无害的小动物一样。

  这是她在这世间唯一的亲人了,虽然他们之间并没有任何的血缘关系,但他们依旧有着千丝百缕的纠缠。

  莫擎听出她言语里的关心,心里自是熨贴。但是当他目光落在顾烟的额头上,心底有些歉疚。虽说在顾烟的身边安排了暗卫,但他下的却是不到万不得已,绝不出动的命令。

  毕竟,当初大瀚内乱,他能保住一条命。全都是靠母妃的牺牲,以及顾烟的娘自毁清白,说自己是跟外人私通生下的他,这才得以蒙蔽了那些四处找寻他踪迹人的耳目。

  在顾府这小院蛰伏的这几年,虽说如今他的势力已经建立好了,手中的金银也足够多了,但只要时机未到,依然不宜暴露他是大瀚国先皇后的儿子的事实。

  原本,她是连额头上那点儿伤,都不必受的。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