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爱妃我想谋个反

第3章 本尊的人,本尊护了

爱妃我想谋个反 纯洁的坏坏 2149 2019-05-14 20:14:39

  是他没有照顾好她。

  他将温热的手拂过她额头上的血迹:“不要只顾着我,你也受伤了,房间里还有一些伤药,你随我回房,我替你涂药。”

  原以为这次他的势力不得不暴露,未曾想曾经一贯逆来顺受,没有任何气概的她竟然用那样的方式解决了那一场危机。他的这个没有丝毫血缘关系的妹妹,仿佛在短时间内成长了起来。

  耀眼,也夺目。

  因为在顾烟身边安排了暗卫的缘故,所以今天发生的所有事情他都知道。

  顾小夫人和王子奇想要玷污顾烟的事情他知道。就连后来出现的那个红衣男子他也知道。

  不过……那个红衣男人他现在不清楚对方究竟是何来路。必须要让人去查一查。

  至于王子奇和顾小夫人?那……自然是绝不能够放过。

  顾烟不住的点头,旋即起身,推着他的轮椅回到了屋子里。

  屋子里的家具少而破烂,顾烟搬了小凳子坐在他的面前。贪婪的看着对方恍若画中仙一般的俊逸模样。

  她的鼻尖传来一阵阵清雅独特的香,很少好闻。

  倏然,顾烟开口了:“哥哥,我有一法可以让你经脉重塑,摆脱轮椅,像一个正常人一样的行动。但过程极为痛苦,你愿意试一试吗?”

  莫擎手指顿了一下,心中掀起滔天波澜。

  他在知道自己的身世后暗中汇聚势力,蛰伏在这破烂的小院,他有自信哪怕自己身残依旧能够问鼎巅峰。但这双腿……

  他看过无数神医,没有任何人说能治。现下他的妹妹说他还有站起来的希望,他是激动,又觉得不可置信。

  若是能成为一个真正健全的人,谁愿意瘸腿?哪怕顾烟成功的可能只有一成,他也愿意一试。

  “若是你真有法子,无论多痛苦,我都愿意试试。”

  顾烟也知道自家哥哥对她是没多大信心的,但她自己有信心。

  她惊才绝艳的哥哥,理当没有任何缺陷,如神祗一样站在人前。

  “谢谢哥哥愿意一试。我真的会治好你的。待明日我去街上买来银针,你便能知道我说的都不是空话。”

  她仰着头,原本妖邪得过份的眼眸一片纯粹的关切。像是盈满无数让人觉得温暖的灯火。

  莫擎被她那样的眼神看得有些热,那张黯淡风华,胜却人间万千风景的脸上顿时也布满了微笑。

  “我信你。”

  他将手落在她额前的碎发上,然后轻轻的拨开:“夜深了,妹妹早点休息,今儿养足了精神,明日才好替我治腿。”

  顾烟顺势在他的手上蹭了蹭,她享受着这样的亲昵:“好呀。那哥哥你也要早些休息。”

  “好梦,妹妹。”

  莫擎只觉得被她蹭过的掌心痒痒的,仿若某些柔软的东西落在自己的心间,还调皮的勾了勾。

  往常在这院落里,顾烟对他也照顾,却从未如同今日这样亲近。

  他的妹妹,变了。

  “好梦,哥哥。”

  顾烟站起身来,转身走出大堂。银月落她红衣墨发,美得惊人。

  莫擎这才察觉,他这个没有血缘关系的妹妹,美得惊人。

  这样的女子,原该如珠如玉的被家里人捧在手心里宠着。却因为他的原因,让她从小不受待见。

  既然如此……

  那么,就让他从今日开始,将他如珠如玉的捧在手心里吧。哪怕,可能会有暴露出自己真实身份的危险,他也要让这个愿意亲近她的妹妹享受她原本该有的一切。

  莫擎的一只手搭在了自己的膝盖上,原本温情的声音却已然散去:“影煞。”

  他的声音刚刚落下,屋子里顿时闪过一道黑影。

  那人正是江湖上赫赫有名的杀手煞影。在江湖上无比出名的他,却仅仅只是莫擎的下属而已,由此可见,莫擎而今的势力强大到了何种程度。

  “主子。”

  影煞恭敬的回应着坐在简陋轮椅上的男子,他对莫擎,是真的打从心底臣服。

  因为主子的残疾,并未让他的惊才绝艳减去半分,反而不断叠加。他的主子,翻手可颠九州,覆手能拨风云。

  “让人找出北城陈家所有犯下的罪证,通过我们朝中的人将证据送到刑部去。越快越好。”

  莫擎的声音更冷了,连带着整个屋子里的温度也跟着降了几分。

  他,想要替那个愿意亲近自己的妹妹铲除一切意图伤害她的人。

  顾小夫人是陈侍郎的小女儿,顾小夫人在今夜之后一定会很惨。而她的靠山,莫擎也一样不会放过。

  顾小夫人他不会放过,陈家他不会放过,顾家亦然。

  “诺,属下这就去办。”

  大堂里吹进来一阵风,搁在简陋桌子上的烛火晃了晃。

  端坐在大堂内的那个男子,赫然有了君临四海的气场。

  破败的小院开始陷入了宁静,院落里原本就亮得不多的烛火熄灭。

  顾府内别的地方却闹翻了天。

  顾家老爷亲自撞见了他续曲的小夫人衣不蔽体的跟王贵妃的侄子在同一个柴房里。

  王子奇的下身还在流血。

  顾老爷虽然气得马上把那个绿了自己的小夫人沉塘,却也只能够先忍下心里的这口气去给王子奇找大夫。

  大夫给王子奇处理伤口的时候,顾老爷拽着顾小夫人的头发拽到了祠堂,一耳光朝着她扇了过去。

  “我们顾家的脸都被你给丢完了。小贱人,你就在这儿给我跪着,跪满一个月,就给我滚去寒山寺出家。”

  顾老爷一张老脸都被气变形了,这会儿看起来格外的狰狞。

  “老爷,妾身是冤枉的,这一切都是顾烟那个小贱人陷害妾身的。老爷您一定要明察秋毫啊。”

  顾小夫人的脸这会让已经肿了起来,嘴角还渗透着血迹。

  她紧紧的抓住了顾老爷的裤腿,意图为自己申辩。今日的事情,若是不能够解释清楚,她就完了,她自己完了不算,还会连累她的女儿和娘家人被人指指点点。

  “冤枉了你?!还顾烟陷害你!陈因,你说谎也不过过脑子。顾烟那唯唯诺诺的性子能设局?何况,王子奇还亲口说了不要让你浸猪笼,他还没有玩儿够你。”

  顾老爷一脚踹开了顾小夫人,再不听她的辩解。

  当初娶她当小夫人,就是为了能够在朝堂上多一点儿助力,没想到这女人居然做出这样的事情丢他的脸。

  他连看她一眼,都觉得恶心。

  “啊……”

  顾小夫人看着祠堂里无数阴恻恻的牌位,尖叫了一声。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