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爱妃我想谋个反

第5章 五爷,你不讲道理

爱妃我想谋个反 纯洁的坏坏 2180 2019-05-16 02:10:00

  秋宴是何种性质,顾烟知道,莫擎就更不用说了。

  这是无数贵女一朝越龙门最容易的捷径。

  如果……如果顾烟想要当皇妃的话,他倒是可以暗中相助。

  原本想要继续蛰伏的莫擎在经过昨日的事情之后,已经有了想要渐渐崭露锋芒的想法。他不介意在刚崭露锋芒的时候,就帮他的妹妹完成心愿。

  他的妹妹,配什么样的人都绰绰有余。

  “才不呢。我才不要当皇妃。我要赖在哥哥身边,这样天天都能吃到人间美味。”

  她伸出猩红色的舌,勾过自己的唇。

  她根本不知道,她这样无意识的动作,究竟有着多撩人的风情。

  饶是莫擎这样不重女色的人,这会儿也觉得心口有些躁动。

  “既然你不愿意当皇妃,何故要去?”

  秋宴会是捷径,同时也是一摊浑水。天启朝中而今局势复杂,朝中的各大权贵不仅仅是想要在秋宴上挑选妻子,也会挑选棋子。

  顾烟在顾家不得宠,成为那些权贵的妻子可能性不大。但总会有人盯上她的美貌,或是想要一亲芳泽,或是想要收她为棋子。

  如果不是想要成为皇妃,莫擎是不想她参与到其中去的。

  “哥,想要把你的腿治好的话需要一味续脉草。而这次秋宴上皇后会将这珍贵的药材拿出来。所以我必须去参加秋宴。到时候是赢也好,抢也罢,我总的为你把你站起来的希望拿回来。”

  她说得很平静,娓娓道来,仿佛不是什么了不得的事情。

  莫擎却谁震动了。

  她……

  她应当是知道宫里是龙潭虎穴了,却还要为他去闯!

  “烟儿,既然你不想当皇妃,那宫宴就不必去了。续脉草,让为兄来想办法就好。”

  顾烟却立即驳回了他的话语:“不要。哥,我去也不光是为了续脉草的。我还为了去抢我们顾家嫡女的风头的。你就不要拦着我啦。”

  她想要莫擎早点站起来,所以,她不想要错过任何尽快拿到此药的机会。

  至于为何说要抢了那顾家嫡女的风头?自然是因为现如今的顾家嫡女,是上辈子将她推进火坑,烧毁了她容貌的恶毒女人。而上辈子的宫中秋宴,顾家嫡女大出风头,惹了无数人争夺。

  这辈子……这样的风光,如何还能够让那个害了她的女人独占?

  莫擎也不在劝他,但已经决定宫宴当日换个身份亲自入宫看着他。

  他的另外一个身份,想要参加天启皇家的宫宴,绝对轻而易举。

  只是,他身份的秘密,还不能在顾烟的面前暴露而已。

  她知道得越少越好。

  饭堂外的日头更甚,顾烟伸了个懒腰:“哥,我该出门了。”

  她得去买银针,以及一些药材。

  “好,为兄等你回来。”

  天启帝京长街,繁盛昌荣,一片盛世之象。

  顾烟走进一家药铺,将需要的东西直接报了出来。

  卖药的掌柜一听那些药名,看顾烟的眼神都便了。

  柜台前那带了面纱的神秘女子报出来的每一味药材都是稍微控制不住用量都会成为毒药的东西。她却一买就是几十样。

  “姑娘,你需要的这些药材大多是官府限制出售的。您若需要,需要去官府开一张准购单来。”

  药材铺的老板是个警小慎微却精明异常的人。他原本是可以直接将药材售卖出去的。但为了将来不承担任何责任,他才有此一说。

  顾烟也不急,只在柜台的桌子上敲了敲,旋即拿出来一块玉佩来:“现在肯卖了吗?”

  虽说五王爷已经说过只要用了玉佩就必须要成为他的棋子这事儿顾烟是根本没有放在心上的。

  因为她就算用了这玩意,只要她不愿意,她依然不会为任何人所用。既然动用一下腰牌就可以解决这事儿,何须用更麻烦的方法?

  掌柜的看着那玉佩上的君字,连忙恭维的说道:“可以,可以,既然是姑娘您要,当然可以。”

  手持皇家人的玉佩,他敢不卖吗?

  顾烟将玉佩重新收了起来,买到了自己想要的所有东西。

  她走出药材铺,打算再买一些食材回去做晚膳。

  然而……

  她方才融入人群,她的手便被人抓住了。

  她的身体凌空而起,抓她那人轻功卓绝,不过一盏茶的功夫,她就已经被带到了城外西郊的一处府邸门口。

  “公子,您将小女子带到这无人的府邸来,是想做什么?”

  顾烟声色清冽,听着就让人舒心,言语之中不卑不亢,绝对没有半点儿惧意。

  “自然是做该做的事情。小美人儿,用了本尊的玉佩,那就代表你是本尊的人,你说……对吗?原本,本尊认为你会在更加重要的场合动用本尊给你的信物的,没想到你却用的这么快。”妖异诡谲的男子邪魅一笑,扣住了顾烟的腰,将其往怀里狠狠一带。

  顾烟一手摁在五王爷五王爷的心口,另外一只手拿出了玉佩:“五王爷,您这话就不讲道理了。我用了你的玉佩就是你人,那你都已经搂了我,那我是不是可以说你说我的人?做人还是要讲道理的,不能你说什么,就是什么,对么?”

  她的手很灵巧,三两下就将那枚玉佩给系在五王爷的腰间。

  “伶牙俐齿的小丫头。本尊喜欢得很。不过……你这张嘴再怎么会说,你也只有两个选择。”

  五王爷点了点顾烟娇花一样的嘴唇,柔软的触感从指尖传到他的感官。他想,这样的一张嘴,哪怕是涂了毒,只要她愿意,也能够引得人想要亲上去。

  “哪两个选择?”

  腰间那一双大手的存在感实在是太强,顾烟只觉得这会儿不舒服极了,只想要快点儿挣脱这个人的桎梏。

  “你知晓了本尊的身份,拿过本尊五王爷的玉佩。那也就是说你知道了本尊的秘密。所以,你要么是本尊的人,为本尊所用。要么……你也当一个死人。”

  五王爷搁置在顾烟腰间的手移到了她脖子的血管上。他的指甲很长。长长的指甲划过顾烟淡青色的血管,他只需要轻轻一个用力,就能够刺破它,然后看着鲜血喷涌而出。

  从某种程度上来说,他爱惨了鲜血的颜色。属于美人儿的鲜血,应当更加诱人。

  “承蒙五爷您看得起我。不过……你确定我现在答应了为你所用,就算是真的为你所用了?爷,您如此聪慧,应当看得出来,我顾烟讨做别人的棋子,被人限制自己的自由。您想控制我,不怕有朝一日,我会反噬你?”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