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爱妃我想谋个反

第7章 我不怕脏了手,我只怕……

爱妃我想谋个反 纯洁的坏坏 2107 2019-05-18 17:43:27

    慕擎尴尬的说道:“烟儿,我自己来。”

  “哥哥,你这是害羞了吗?”

  顾烟抿唇轻笑,她也觉得这个样子的他有了一些人气。数日里,他则是像是一个拒人千里之外的神。

  “烟儿,不得玩笑。你背过身去,我宽衣之后自己入浴桶。”

  “那怎么行?哥哥,你身子不好,如何能自己到浴桶里去。你不要害羞啦,我是你妹妹,现在也是你大夫,我把你怎么样,你都不用放心上的。”

  说完,顾烟又宽去了慕擎的中衣。

  慕擎心里咯噔一声,这才察觉自己差点儿在顾烟的面前暴露了自己会武。

  他不是不想告诉她,只是,他现在对顾烟还没到完全信任。

  罢了……

  她想要替他宽衣,便由着她吧……

  衣衫落地,慕擎更是脸红得不行。

  顾烟将手环在了他的身上,徒手将他给公主抱了起来……

  慕擎现在已经不是脸红了,他仿佛能够听见自己血液沸腾的声音。

  在创建自己势力的时候,哪怕他双腿有疾,但依然有无数的女人往他身上贴,不过他厌恶她们,冰冷拒绝。所以他从未和哪个女子这么亲密过。

  现下,他却在顾烟的怀里。还是自己不着寸缕的被顾烟给抱在怀里。

  她的手柔软中带着刚,她身上淡淡的药草和馨香都窜入了他鼻尖。

  这种感觉让他觉得格外的怪异。

  “哥哥,你可真轻。我以后可得做一些大补的东西,将你的身体好好的养起来。”

  顾烟没有察觉到慕擎的异样,更准确的来说,她本能的认为,慕擎对她应该只有相濡以沫的兄妹情。

  “好。”

  慕擎的身体被顾烟放进了浴桶里。

  此刻没有一点儿温度的,冰凉的水让他心中那些繁复凌乱的心绪得以平静修复。

  刚刚一入浴桶,他就能够感觉到身体仿佛被千万根银针扎着,就连一直没有知觉的腿也有了一些轻微的疼。

  “烟儿,我的腿有知觉了。”

  素日里冷静自持,不动如山的男子此刻语气里透着压制不住的激动。

  顾烟看着他比平常人看起来要虚弱许多的身子,满眼都是心疼,同时也为着他终究恢复成正常人,健步如飞,器宇轩昂而高兴。

  “有知觉那就是药起作用了。哥哥,一会儿可能会更疼,你如果忍不住了的话,一定要提前告诉我,我们可以循序渐进,一点点慢慢来的。”

  顾烟蹲在了浴桶边,往浴桶中空的地方加了几根柴火。

  水温快速的升了上来,慕擎的确感觉自己更疼了。

  他身上的皮肉仿佛在瞬间分离,骨头头仿佛被一块一块的重新打断后又重组。

  “哥……你能够承受得住吗?”

  顾烟站起来,擦着他脸上因为痛苦而冒出来的细密汗水。

  “能。”

  当初再大的苦难都已经磨砺过来了,现在还有什么痛苦是抗不过去的?更何况,现在的疼,是希望的疼。

  “我要开始扎针了。哥哥,疼过头了的时候,一定要喊出来。”

  顾烟心疼他,老天到底为什么这么对这么个惊才绝艳的男子。

  银针扎过一个个穴位,对于平常人来说足够让人恨不得死去的疼痛,慕擎却忍了下来,全程连叫都没有叫一下。

  他脊背仿佛永远都挺得十分的刚直,仿佛怎么都不会压弯一样。

  近乎一个时辰的痛苦治疗结束,慕擎明显感觉自己的腿好了很多。

  有知觉了,那微微能够控制的自己腿的欣喜,让他忍不住笑出了声音:“烟儿的医术可真厉害。”

  虽然夸赞,但慕擎的心里却生出了一些疑惑。

  往日里那个一直唯唯诺诺的女子,时常待在自己小院里没有怎么离开过的她,是从何处学来这样的本事。还有,她有这般的本事,以前一直隐藏为何忽然展现出这些本事来?

  这些事情,一桩一桩,一件一件的都是需要他去弄清楚的。

  “哥哥,我抱你回房。”

  顾烟将慕擎抱起来,这会儿的他很虚弱,连自己走都是不行。

  慕擎也不好抗拒,只能够任由她把他抱回了房间。

  她温柔的放下他,环顾了一下他的屋子。

  倏然,她看见了屋子里的一个焚香炉,眸子里冷凝出一道寒光:“哥哥,你屋子里新添的这个香炉是从何而来的啊?”

  “大哥送来的。”

  慕擎的体力不过一会儿就差不多恢复了。他到底是有醇厚的内力调理身子,这会儿已然可以自己行动了。但他没有起身。

  因为,他还是不愿意暴露。

  “顾城啊?哥哥,往后他送来的东西,你统统都不要收了。那个伪君子,装出一副好大哥的样子来,实际上就是个渣渣。他送你的这个香炉也含有毒。经常用这个香炉焚香,很容易暴毙。”

  顾烟不怕把这府邸里的一些肮脏事情说给慕擎听。

  她虽然不知道这会儿他是否已经知晓自己的身份,但是慕擎的才智和运筹帷幄的能力绝对在自己之上。

  她把现在的情况说给他听,慕擎说不定还能够拿出一些应对之策来。

  慕擎清冷的眼眸此刻同样一冷:“顾城忽然连我这个残疾人都不愿意放过,,这里面还有我们不知道的事情。”

  他现在虽然顶的是顾家子的身份,但他一个不受宠的残疾人,不该让人忌惮才对。可现在……

  “哥哥,他既然敢对付你,那我也不用跟他客气。我会查清楚这里面的事情,然后再加倍的把这些毒还给他的。”

  顾烟笑着说话,但语气里的狠辣,却丝毫没有掩藏。

  “烟儿,他不值得你脏了手。让哥哥自己来?”

  慕擎勉强的支撑起自己的身体,虚弱的靠在软塌上。这一刻,他虽然不打算完全和顾烟摊牌,但也决定不刻意隐藏自己的能力。

  总不能,让她一人去承担这些。

  “哥哥,我不怕脏了手,只怕护不住想要护住的一切。哥哥……我……我可能不是什么很良善的女子,你不要嫌弃我呀。”

  顾烟眨巴眨巴了眼睛,水色眸光,氤氲无限芳华。

  她坦诚的告诉他,她不良善。

  他笑着回应:“你什么样都是我的妹妹,我永远不会嫌弃你,也会帮你守护你想要好守护的一切。”

  “哥哥,你太好啦。那你现在赶紧休息。我现在就要去给顾城那渣渣一点儿回礼。”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