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爱妃我想谋个反

第10章 是呀,我最甜了

爱妃我想谋个反 纯洁的坏坏 2146 2019-05-21 18:26:52

  “五王爷,您这样,怕是想要我被抓去沉塘呢。”

  顾烟之愣神了那么一小会儿就恢复了气定神闲的模样。她甚至还抱着一种欣赏的姿态看着男子。

  都说大盛的几个王爷生得俊朗,随便出来一个都是能够成为帝都众女子心目中梦中情郎的存在。

  但那些个已经出现在众人面前的王爷和五王爷君邪一比简直是一点儿都不够看。

  他慵懒的坐着,一头黑发随意散漫的披在身上,妖红的衣袍如同燃烧着的地狱业火。雌雄莫辨的容貌不见半点儿阴柔之气,反而让人不敢直视,唯恐一不小心就会连身带灵魂的都交托到他的身上去。

  “本尊原本一直认为你对谁都是浑身带刺,冷冽阴狠。可本尊刚刚瞧见你同你那便宜哥哥相处起来的时候却是软绵黏糊,模样甜美。怎么着?对他那么好,是因为奇货可居,还想着将来成为大瀚的王妃?或者太子妃?”

  君邪可不是刚来的,在他安排在顾烟身边的影卫传来顾烟竟然主动接近七王爷的时候她就来了。而且还跟了她一路。

  不得不说,顾家的这个不起眼的小庶女行为处事儿到处都透着一股邪性。

  “五王爷,您说话可得负责。哪怕慕擎不是我亲哥哥,但我们相依为命,我对他好,天经地义。还有,人家本来就超甜的。您若是肯对我好一些,我也可以甜甜的对你的。”

  顾烟灵魂穿越后的那个异时空是个大融合的时代,科技和古武修炼同在。所以顾烟在那个时代学了无数这个时代没有的言语。

  “哦?本尊大把大把的银票,成堆成堆的珍宝放你面前为你所用,还不叫对你好?小姑娘,心太大了,小心欲壑难填被撑死了。”

  五王爷自软塌上起来,诡异妖红的血色长袍拖曳在地上。他的存在让整个屋子都蓬荜生辉。仿佛破烂的院子也成了洞天福地。

  就这般模样,若是放到属于她穿越过的那个异时空,怕是会引起一片颜控的鬼哭狼嚎,并且想要靠着吸这样的颜嗨起来。

  “您可是为了利用我,而不是想要对我好。五王爷,您什么时候安排在我身边的影卫不是为了监视我,而是为了保护我,那就是对我好了。到时候我肯定天天对你亲亲抱抱么么哒,还甜甜的叫你邪哥哥。”

  顾烟不在正对着君邪,而是坐在梳妆台前,将发上一些简单的首饰给取下来,并卸掉脸上的脂粉。

  君邪从未遇到过哪个女子敢如此的轻慢他,在知晓他五王爷的身份后不恭敬的伺候着就算了,还这样无视她。

  至于她说的那些倒是觉得有些期待。

  “宫中秋宴马上就要开始了,本尊此番来此,是特意为你准备了参加宫晏的首饰珠宝,和更为华丽的衣衫。顾烟,在你还没有利用本王给你的那些东西展现你的价值之前,你唯一能够拿得出手的,可就只有你这张迷人的脸蛋了。到时候可务必要将你的美发挥到极致。”

  君邪绕到了她的身后,一手按住了她的肩膀,另外一只手拿走了她手上正在卸脂粉的工具。

  他的手很冰凉,像是沉睡了几千年的干尸,连血液都不会流动的冰凉。

  “您来此,只是为了送东西吗?五王爷,小女子认为若只是这个,只怕不值得您跑上一趟哦。”

  顾烟不再动,透过面前看着已经也有些斑驳了的铜镜看着身后那人妖邪诡谲的双眸。

  旖旎到极致的双眸,冷得没有任何温度。哪怕此刻他是做着与人亲近的模样,骨子里却应当是谁也靠不进去。

  君邪拿起顾烟搁置在桌子上劣质的眉黛,随便简单的一勾,就替顾烟勾出了完美的眉形。

  “本尊的人说,你今夜去接近七王爷了。小丫头,本尊得提醒你一句。吾最讨厌的是一奴侍二主。一颗棋子,也不该被两个人同时掌握。若是你有意在帮本尊办事儿的同时又想要拿七王爷当靠山的,本尊可能会杀了你,再告诉本尊的父皇,大瀚国当年消失的王爷就是你的好哥哥。”

  君邪艳色的唇贴着顾烟的耳朵边,说话的时候正巧把冷气传入她的耳朵里。

  听起来让让人浮想联翩的声音却是警告。

  “五王爷,许你有个把想要算计对付的仇人和拦路石,就不许我自己给自己铲除几个祸害,对付几个渣渣啊?您可不能因为您位高权重,就双标啊。”

  顾烟知道自己身边有五王爷的人在监视,但她没想到的是监视着她的人可以把消息传递得这么快。她今天夜里刚刚做的事情,五王爷竟然这么快就知道了。

  这可不是在异时空,传递消息可不是那么容易的。

  在此刻,顾烟对五王爷的深不可测又有了新的体味。

  “哦?那你介不介意告诉本尊,你接近七王爷,到底所为何事?”

  君邪用画笔沾了朱砂,在顾烟的眉心落下妖娆的一点。

  那点朱砂落眉心,让原本就明艳的美人更添了一些动人妖华。

  “虽说五爷您手眼遮天,本事卓绝。但您可能依旧不了解小女儿家的心思。顾府的嫡女顾梦雪芳心暗许了七王爷。而我跟顾梦雪有着不共戴天的仇恨,但凡是她想要的,我都想要她得不到。比如七王爷。

  当然,我提前接近七王爷,是有想要借他的势在顾府站稳脚跟的打算,不过……只要您需要,我随时愿意为了您做伤害他的事情。

  五爷,我的回答您满意吗?”

  顾烟回了一下头,她的额头抵着朱砂笔,朱砂笔在她额头上勾出一道红色的痕迹。

  “很满意。不过,你刚刚不该乱动,你这一动,让本尊刚刚为你画好的妆容都坏掉了。”

  五王爷搁下了朱砂笔,用冰冷的手擦过顾烟额头上的痕迹。

  顾烟好奇的问道:“五爷,您如何如此善于女子的妆容?难道是因为你身边的女子太多,这是你的闺中爱好?”

  五王爷已经擦掉了她额头上歪着的红痕,这会儿又开始给顾烟描红:“本尊身边的女子是不少。她们都是本尊精心挑选的棋子。本尊也会替她们描画妆容。但都是她们完不成任务,本尊送她们去死的时候提她们画。小丫头,你是唯一本尊替你绘了妆容还活着的一个。”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