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爱妃我想谋个反

第11章 我要抱你大腿

爱妃我想谋个反 纯洁的坏坏 2125 2019-05-22 14:10:00

    “那我还真是谢谢您的不杀之恩呢。”

  顾烟觉得自己惹上了一个变态王爷,而这王爷还有这么奇葩的变态爱好。

  惹不起,惹不起。

  “好了,已经替你描好妆容了。宫宴之日,你便用这样的妆容去吧。衣裙首饰我已经放在你放这些东西的地方了。本尊等着你当日艳压群芳。”

  邪气诡谲的声音落下,屋子里的烛火尽数熄灭。

  等到屋内的烛火再次燃烧起来的时候,五王爷君邪已经走了。

  夜色已经深,顾烟却没打算这么早睡。

  她在想着要不要现在处理掉在她勾搭了七王爷后就带回来的几个新的影卫。

  “算了,不急着动。有他们在,我正好传递我想要传递的东西。”

  当然,不该那些人知道的,她绝不会让那些人知道。

  虽说穿越又重生后她的本事没有恢复到到在异时空的全胜时期,但对付几个不入流的暗卫还是没问题。

  顾烟找到了君邪说的那套衣裙,那的确是华丽好看的,但顾烟不打算穿那个。

  要艳压群芳,光靠华丽可不行。

  她会自己亲手做一套衣服来。

  她摸了摸自己的手腕,手腕上的玉镯温热,那是她在异时空的时候绑定的一个万界交易系统。

  如它的名字一样,通过这个系统,可以兑换来自己时空万界的各个东西。

  她可以用万界交易币购买里面的东西,当然也可以把自己的东西挂出去售卖。

  顾烟的交易币已经不多了,但是购买一种可以根据光线而改变色彩,在沾水就可以发出月华的面料却可以。

  她用三十个交易币兑换了面料,并将君邪送来的那件刺绣精美,华丽非凡的衣裙挂到了万界交易系统里,定价五十个交易币。

  她没有售卖过这个时空的东西,就是不知道这东西好卖不。

  做完这些之后,她方才上了软塌,打算睡觉。

  软榻上有诡异的冷香袭来,一如君邪那个人一样邪气。毫无疑问,这是他留下来的。

  那种诡异香氛的包围之下,顾烟连睡都睡不安稳。等到第二天起来的时候眼眶下都有些青黑的痕迹了。

  她用脂粉盖住了这些痕迹,早早的从榻上起来,想要去厨房做吃的。

  然,她刚到用膳的地方却发现桌子上已经放上了吃食。

  那些吃**致得很,一看就是帝京如今最大的酒楼里出来的。

  “哥哥,这些……你……”

  慕擎把轮椅推到饭桌前,挽起袖子,股指分明的手夹了菜放进顾烟的碗里:“这些都是我让人准备的。烟儿,之前因为各种原因隐瞒了你一些事情。原本我还打算一直隐瞒下去,现在见你这般聪慧,故而有些事情让你知道了也无妨。帝都最大的酒楼是为兄的,最大的歌舞坊也是……为兄不缺银子,往后,在没有外人的情况下,我们不必再委屈自己。你也不用事事都亲力亲为。

  当然,若是要对上外人的时候,还是不可泄露。”

  埋藏在心里面的这些话这会儿总算是说出了口。他不太清楚小丫头会不会生气。

  不过,应该不会的吧……

  之前他已经隐隐的露出了一点儿端倪来,现在他才把这个说出来,应该也不算突兀的吧。

  “哇,哥哥,你好厉害啊。原来你是隐藏的超级富豪啊。亏我昨天还想要养你。那个时候,你一定在暗暗笑话我吧。”

  顾烟当然没有生气,不仅没有生气,反而还非常的开心。

  慕擎哥哥现在是已经开始信任她,相信她了呢。

  “没有笑话你。我觉得心里很暖。而且,你依然可以养我。不过……往后我的银子,也是你的银子。你养我,我养你。好吗?”

  慕擎看着顾烟嘴角露出那一对甜甜的酒窝窝,忍不住伸手去碰了一下。

  软的,虽然里面没有盛酒,但却格外醉人。

  “好呀,那我赚大发了。哥哥,我这是抱上大腿了啊。”

  说完她亲昵的靠在了他的肩膀上。

  慕擎以前十分讨厌听到腿这个字,因为那会让他想到自己残破的身体。

  但现在不会了,他今早起来的时候,分明感觉自己的腿有了知觉。

  “烟儿,之前一直忘了提醒你。你的医术往后也尽量不要外露。匹夫无罪,怀璧其罪。”

  两人已经动了筷子,正一边吃着早膳,一边聊着天。

  “哥,我往后只怕是不会隐藏自己的能力,哪怕怀璧其罪,我也得将我会的东西统统的展现出来。因为我显得越优秀,才越能够在前面为你打掩护啊。只要我足够的强,到时候你拥有什么,别人都不会怀疑你。你往后哪怕光明正大的在人前显露出你的一切,也都不会怀疑的。

  哥,你可不要阻止我。我最喜欢出风头了。而且,你已经阻止不了哦。我昨天暗示了七王爷我知道山河图的下落。”

  前世慕擎护着她,今生,她为慕擎做什么,她都甘愿。

  “山河图?你怎么如此胡闹?天下人觊觎山河图的人何其多,你这是在引火啊。”

  慕擎心中因为顾烟要护而感动,但更多的是担心,还有无可奈何的责备。

  “哥哥,我不说我知道山河图的下落,别人就会怀疑在你的身上。躲是躲不掉的。既然早晚都要显露出来,还不如我自己来。抢占先机,方才能搅乱浑水。我们才好浑水摸鱼啊。”

  顾烟夹了鱼,把鱼上细小的刺都挑出去,然后喂到了慕擎的嘴边。

  慕擎无奈的摇了摇头:“你呀……我之后会加大安排在你身边的护卫。烟儿,我不希望你因为我的事情,而卷入任何斗争,可是你……”

  “可我已经卷起来呀。而且我相信哥哥能够护得住我。不管哥哥的秘密是什么,不管哥哥决定做什么。我都会站在你身边,陪在你的左右。我要是你羽翼下的风,我要是你脚下的云……哥……我想祝你纵横四海,所向披靡。”

  顾烟抓住了慕擎的手,说得非常激动。

  慕擎被震得说不出话,他无法形容自己是个什么心情,只知道,这个往常只是出于要报答念姨恩情才想要保护的人,已经在这一会儿推到了他筑起的城墙,入住进了他的心。

  从此后,他不再是因为念姨才想护着她,而是因为自己。至于那些说不清道不明的情绪,现在弄不懂没关系,以后慢慢来就好。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