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爱妃我想谋个反

第15章 谁说我要强取豪夺了?

爱妃我想谋个反 纯洁的坏坏 2161 2019-05-26 23:10:54

  顾妩听见了自己想要的答案,便将手中的黑色药瓶收了起来,对着青衣人拱了拱手:“有劳小哥前面带路。”

  青衣男子看着她,只觉得这女人是怪物:“姑娘,请。”

  醉风阁内,珠帘之外。

  有一男子豪放的往嘴里灌着美酒,在美酒入喉之后打趣的说道:“越风,这么多年了。这怕是唯一有人成功的威胁到了你。”

  豪放的紫袍男子正是谷越风唯一的好友林敬。

  “夕梦不宜栽种,尤其是大片大片的夕梦就更不容易存活。那女子口中的话是假的也就罢了,若是真的,我可不知还能不能种出这天然的防护阵来。”

  屋子内重新响起了琴音,谷越风的股指分明的指重新落在了琴弦之上。

  “越风,你这魅力可当真是无穷大,这帝京中的女子也着实大胆,为了你可真是无所不用。不过这姑娘,倒是不走寻常路。”

  林敬恣意的往敞开着的窗户一坐,目光向着远方看去:“不仅不走寻常路,也还是个万里挑一的美人儿。”

  “兴许这次来的女子,目地也和之前的那些女子们不一样。”

  谷越风对顾烟手中的那个药剂有兴趣,连带着对她也有了兴致。

  “一会儿就知道她到底为何而来了。越风,不管怎么样,你一会儿对她温柔着点儿,不要像是对以往的那些姑娘那么粗暴。她长得可是相当符合我的胃口,你不要,就送给我。”

  林敬是真正的享乐主义,一生不光追逐着快意恩仇,更是享受着美酒,美人,财。正朝着他们屋子走来的女子,毫无疑问入了他的眼。

  谷越风但笑不语,他有一种强烈的直觉,觉着那女子只怕不是什么男人都能够驾驭得住的。

  “姑娘,里面请。”

  青衣男子将顾烟带到了谷神医所在的房间。

  顾烟自己推开了门。

  入目的像是无尽的奢华,屋子里的摆件每一样都是价值连城,就连用来做珠帘的珠子都是由紫玉打磨而成,细微处的随便一个玩意拿出去都能够让人当成至宝。虽是如此,整个屋子的布置却不让人觉得俗气。

  如此财气,再加上醉风阁的势力,勿怪无数的人想要拉拢他,无数的女子想要成为他的人。

  透过那紫玉珠帘,顾烟看到了坐在琴案前的那个人。

  紫炉升起的袅袅烟雾停留在他的身上。他有着一张天生就让人想到红尘三千丈的脸。虽然比不上慕擎和君邪那般天上有,地上无。却也更让人觉得真实。

  看到他,哪怕再怎么矜持的女人都忍不住想要说一句:嗨,我想跟你谈个恋爱。

  “小女子见过谷神医。此番不请自来,想要在你这儿求上一物。”

  顾烟觉着她好言好语的求只怕很难,但她还是打算先礼后兵。

  “美人儿,你跟谷神医不过刚刚相见,就像他求东西,恐怕不合适吧。”

  林敬发现自己被忽视了,所以这会儿开口找存在感。

  顾烟淡淡的看了那坐在窗户上的男子一眼,接了他的话:“是有些不合适。可那一样东西小女子的确是着急要。故而也顾不上礼数了。”

  珠帘之后,谷越风挑了挑紫金炉里的香料,醇厚如酒的声音再次响起:“没有人能够不付出代价就从我手里要走东西。而我要的代价,往往没有几个人能够付得起。”

  顾烟拨了拨几缕垂落在额角的头发,忽然发出了一声笑。

  这一笑,让原本就旖旎美艳的越发的显得美丽逼人。饶是不太看重女子颜色的谷越风都觉得有些耀眼。

  “你因何而笑?”

  顾烟动了动唇:“我笑我果然猜对了。今儿想要从神医这儿拿走我想要的东西,靠着周全的礼数果然是不行的,得用点儿特殊的手段才行。”

  “哦?”谷神医用刚刚沾染了熏香的手捧起一个白玉杯。

  倏然,一根金丝绕过了紫玉珠帘,直接缠绕在了谷越风的脖子。

  顾烟的声音在这会儿重重落下,带着一股子的霸道和蛮不讲理:“不过,那个东西我要定了,你是给也得给,不给也得给。”

  谷越风也不是头一次被人这样威胁了。他身为神医,总是有许多他不想要救的人强迫他救人。可那些人最后的下场是怎么来着?

  哦,是被他扔进药院子里做成了某些特定药材得肥料。

  不过,他这还是头一次被一个女子用金丝缠住脖子,威胁着要他给东西。

  “小姑娘,你这是打算强取豪夺了?”

  谷越风脖子被金丝勒住,却无半点儿慌张,整个气定神闲,自在得很。

  在一旁喝着酒的林敬手中的酒瓶子都落在了地上,末了他大笑着说道:“我天,简直是百年难得一见的画面啊。居然有女子见了你不是扑倒在你怀里要抱抱,而是用绳子绑着威胁你,要从你手上强取豪夺。”

  天啦,这女人是向天借了胆吗?

  顾烟其实心里特别的慌张。

  唯恐被反杀。不过这会儿不用点儿特殊手段,要达到目地太难了。

  “谁说我要强取豪夺了?你这是欲加之罪,谷神医,我这样做,只是想要你想个公平合理的等价交换。我要你手上的一味药材,你别说想要我命,或者想要我残废什么的都是很公平合理的。”

  顾烟动了动手,谷越风脖子上的金线就收得更紧了一些。

  谷越风镇定的喝了一口茶,而后问道:“说说吧,你想要的是什么。”

  “我要天上雪。”顾烟再无半点儿犹豫,说出了想要的东西。

  谷越风搁下手中的茶杯,一只手忽然落在了那根金丝上。

  特制的金丝因为他的缘故居然直接断裂,坐在琴案前的那人反手握住了金丝,将顾烟扯进珠帘里,一下子将她带到了自己的跟前:“你就算是赔上你的这条命,也不值天上雪的价。你还想拿什么来跟我换取天上雪?”

  顾烟仰着头,却很清晰的明白,他不可能会杀了自己的。

  “我的贱命不值钱,可我未必给不了你要的东西。谷神医,不如你说说到底要如何才肯将天上雪给我。”

  谷越风的目光在顾烟的脖子上停留了一下,他在那里看到了一个小小的标记:“能够让那个人在身上留下所有物标记的人不多,你既得了他的青眼,想来定然有你的过人之处。想要天上雪也不是不可以。你若能够在一个月内将鬼医谷的镇谷之宝拿到我的面前,天上雪就是你的。”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