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爱妃我想谋个反

第16章 本尊家养的那只小猫爱撒野

爱妃我想谋个反 纯洁的坏坏 2214 2019-05-27 16:05:31

  “你的条件我答应了。我会尽快将你要的东西弄到手。”

  顾烟知道想要拿到给镇谷之宝是很难的,但她必须答应。

  “交易既然已经谈妥。你可以走了。”谷越风下了逐客令,目光在自己屋内的某处隐秘角落打量了一下。

  “告辞。”

  顾烟也不是那种会死赖着不走的人。尤其是她还知晓谷神医最讨厌女子和他过分接触。

  早点儿走,反而不会碍事儿。

  她这边前脚刚踏出去,阁内一处隐秘的小门就搁了一双手。那双手股指分明,看似纤弱,却能让人感觉其主人定能翻手云,覆手雨。

  小门内的人走出来,邪魅诡谲的面容在光影之下摄人心,动人魄。

  “邪尊是何时来的?”

  谷越风之前那一派淡然的神态在这会儿有了松动。细看之下还有警惕和忌惮。

  “家养的小猫跑到别人的地盘上撒野,本尊这个做主人的当然得来盯着。未免小猫胡乱挠人,被人剁了爪子。”

  君邪撩动艳色的袖袍,径直在谷神医的面前坐下,姿态慵懒依旧。

  “在下倒是不知道邪尊对一只养的猫就会这般上心。看来江湖里关于邪尊那些传言都是虚的?还是说,你口中的那只小猫和别的小玩意不同了一些,竟然你亲自屈尊来此看她撒野。”

  谷神医往已经喝了一半茶杯续了一些茶水,趁着低头的功夫,将眼中流露出来的忌惮收起。

  “她是与众不同了些。爪子也比别的玩意锋利得多。”

  君邪赫然想到了最初碰到那小丫头的场面。起手狠辣,果决冷然。甚至还想要杀了他灭口。

  这么有趣的玩意儿,如何能够在她还没发挥利用价值的时候就被人剁了爪子折了命。

  谷神医搁在茶杯上的手稍微用了一下力,再抬眼的时候,眼中就是计算得分好不差的微笑:“如果不是已经很清楚你和她没有任何关系,在下都要以为那是你定下多年的心上了。”

  他言语轻松悠闲。

  君邪的目光却陡然一变,阴森的双眸是仿佛淬着毒的光:“谷神医,神医做得好好的,就不需要去学那些个千机阁的人调查别人的情报。否则触碰到了什么不该触碰的逆鳞,怕是连神医都做不成。”

  诡谲的声音警告意味十足。

  周遭的空仿佛于此刻凝固。

  谷神医被他那股气势压得有些无法踹气

  “在下知道了。”

  这般服软,谷神医心中还有些憋闷,但面前坐着的可是个真正的魔头。不服软怕是脖子上的脑袋会有些不稳。但他也不全然是怕了他。

  “谷神医,本尊家养的那只小猫撒野的本事大,但爪子可能还不是那么出无虚招。若是她没法子在约定的时间拿走鬼医谷的东西。本尊也希望你把她想要的东西给她。”

  君邪这不是用的商量的语气,而是直接用的陈述。

  谷越风此刻明显有些不满。

  他手中的杯子落在茶案上的时候力道明显大了起来,茶水溅落:“邪尊,这事儿怕是不妥。”

  “本尊觉得妥得很。她若是无法给你想要的东西,本尊会给的,只是天上雪只能够通过你的手给她。”

  君邪可不想什么都给那小妮子送去。得吊着他。

  “邪尊既然已经这般说了,那在下自当遵从。现下,是否可以也请你先离开醉风阁?”

  谷神医自觉今日已经退让过多,现下若是继续这样退让下去,只怕会让对方觉得他真的是软柿子,故而他此刻的语气非常的强硬。

  “自然。”

  话音落下,人影无踪迹。

  入夜。

  顾烟一个人在她的小院里,慕擎似乎有急事出门现下还未回来。

  她累了一天,这会儿正在浴桶里泡着。

  屋内忽然升起奇异的香,顾烟勾了勾嘴角:“我的嫡姐姐,我还以为你多能忍呢,没想到你可真是一点儿性子都耐不住。”

  顾烟手在浴桶的周围一撑,一个旋身,她搁在一旁的衣衫就那样穿好在了她的身上。

  她寻了个椅子坐着,缓慢的吃着一个糕点,静静的等待着接下来的事情。

  有人打开了她的房门,鬼鬼祟祟的走了进来。

  顾烟看着那鬼鬼祟祟的人,只觉得这些后宅的女子算计人的花招可真是少得可怜。

  “小美……”

  那个鬼鬼祟祟进来的男子正想开口调戏顾烟几句后再做那些见不得人的事情。

  顾烟却懒得听他废话,直接一根银针封了他的哑穴,然后在对方惊恐着看她的时候将对方团吧团吧捆了起来给塞进了床榻之下。

  这可是属于她的小院,她还不想这类人的血脏了她的地。

  在将那人处理好了之后,顾烟又慢慢的给自己泡了一杯茶。上好的云雾茶,品尝起来的味道也是当真可口。

  不过一盏茶的功夫,外头来人了。

  顾梦雪带着七王爷一起来了。

  平日里她是请不动七王爷的,今日七王爷却恰巧来了顾府。而且还是来寻顾烟的。

  这可是让顾梦雪彻底绷不住要算计顾烟的原因。

  这会儿,顾梦雪端着矜持温柔的模样,敲了敲顾烟的门。

  “烟儿妹妹,我刚刚听府邸里的下人说你回来的时候看起来脸色不太好,特意过来看你。你开开门。”

  顾梦雪敲门的声音很大。

  顾烟在外面可都听见了,然,她并未马上开门。

  “妹妹,你该不是遇到了什么不好的事情吧。姐姐马上让人来把门撞开。”顾梦雪装得越发的真诚。

  下一瞬,房门被骤然打开,顾梦雪因为之前倾着开门的缘故,这会儿直接扑倒在了地上。

  她那原本梳得完美的发髻散乱开来,整个人像是一个疯妇。

  顾烟心冷笑,面上却露出惶恐又震惊的模样,她连忙蹲了下去,慌慌张张的询问:“姐姐,你没受伤吧。这次真的不是我的错,我只是开门而已,没想到你会那么用力的敲门以至于摔倒,你不要让人把我关进水房里。”

  顾梦雪现在恨不得将顾烟的嘴给堵起来。她一直在七王爷面前装做是贤良淑德得模样,这才稍微入了一些七王爷的眼。可顾烟现在这些话,分明是一个苛待亲妹妹,动辄打骂人的恶妇才会做的事儿。

  她不得不拍了拍顾烟的手,顶着一张伪善的笑脸:“好妹妹,你说什么呢?姐姐怎么会责罚你?”

  顾烟露出一副不敢相信的模样来:“真的吗?”

  “自然是真的。只是你刚刚为什么这么久不开门?是不是你刚刚在屋子里做了什么不方便姐姐看见的事情?”顾梦雪在房间内寻寻找了起来。她可不是来跟顾烟表演什么姊妹情深的。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