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爱妃我想谋个反

第19章 顾烟的秀,才刚刚开始……

爱妃我想谋个反 纯洁的坏坏 2099 2019-05-30 00:05:00

    “千秋阁是有何不妥之处吗?你这么震惊?”

  慕擎讶异于顾烟那震惊的姿态。

  千秋阁是他众多势力中的一个。而今他猛虎出山,用此势力于目前来说是最好的。

  “妥!简直太妥了。哥哥,你怎么这么厉害。千秋阁啊。九洲皆知千秋阁有天下各种奇才,无所不能,神秘而牛逼。我一直想要看看是哪路大佬才创立出了千秋阁这么个九洲都想招揽的奇妙之地,没想到这大佬居然是我哥。我好幸福啊。”

  顾烟说得没有一点儿的夸张,真的是一点儿夸张也没有。

  慕擎被他逗笑了,从嘴角绽放的笑意蔓延到心底:“这么厉害的大佬是你哥哥,烟丫头,待宫宴之后,天下将皆知你是我千秋阁要护着的人。”

  顾烟笑得嘴巴都快要裂到耳朵边了:“我靠山这么大,我以后要横着走了。”

  “好。”

  慕擎碰了碰她带笑的眼,整个人笑得越发的宠溺。

  因为快入秋了的原因,白天渐渐的短了起来,而黑夜来得格外的快。

  顾烟搬了琴坐在小院里的某处小亭子里练琴。

  这个小亭子距离慕擎所在的屋子很远,不用担心会吵到他休息,所以她弹奏得很放心。

  当然了,她练琴不是为了打发时间,而是为了在秋宴上大出风头。

  大盛帝京中的贵女们在琴棋书画上可都不算弱,顾烟想要从中脱颖而出只是靠弹琴可不行。她已经有了必杀之招,却不打算现在展示。

  琴音缓缓响起,她弹奏的是一首无名的曲子,合着这苍凉的月色,却不显得哀愁,反而有几分铿锵之意。

  不远处的树梢上,一袭红衣从高枝上流泻而下,银月和潋滟红袍上的金色花纹交相辉映,容貌艳丽得透着一丝诡谲的男子手上拿着一个骨灰坛,懒懒散散的开了口:“你这琴艺倒是不错,就是不知道本尊往后还会不会有机会听见。”

  顾烟兀自拨弄琴弦,连一个眼神都没给对方一下:“五爷,说真的,你这样频繁出入我这后院,又时常来找我拉扯两句,小女子当真是不由得怀疑你是不是心悦我。”

  虽说现下暂时和五王爷合作了,但顾烟实在是不想要和这鬼魅的男子过多的接触。她担心和那个男人接触得越多,她自身的弱点会暴露得越明显。

  “谁说本尊来此没事?本尊此行可是来给你送礼的。”

  君邪长袍一扬,他手中拿着的那个骨灰坛子就从树上落下,直接朝着顾烟的脑袋上砸去。

  顾烟依旧专注着琴弦,只是腾出了一只手来,接住了那袭击过来的骨灰坛子。

  “铮……”

  顾烟指尖一个没有控制住力道,其中一根琴弦在刹那间绷断。

  “五爷,你这是几个意思?”

  顾烟看着那骨灰坛上刻着自己的名字,一双眼睛赤红了起来,手里捏着那个坛子,恨不得现在把坛子给君邪砸回去。

  草泥马,谁他么的送礼送骨灰坛?

  “本尊的小野猫现在游走在危险边缘,随时都有跌落深渊死翘翘的风险。作为饲养你的主子,替你提前准备好一个骨灰坛子相当的有必要,不是么?”

  君邪自树上飞落而下,红衣魅动而起,恍若刹那间遮天闭月。

  “那我还真的是要谢谢你啊。你人这么欠,得罪的人肯定不少,等着要你人头的可能围起来能绕帝京城三圈。我作为你养的猫,是不是应该提前给你找块墓地啊。”

  顾烟抄起了那个骨灰坛,想要砸回去。但是一看那个坛子的材质,她终究是控制住了自己打算造作的手。

  上等暖玉,价值千金。丢不起,丢不起。

  “本尊跟你可不一样。你这样的,本尊能够一手捏死一群。可能伤本尊一分一豪的,目前没有一个。”

  君邪的狂傲不是自吹自擂,而是本身的实力真的已经到了这个高度。

  顾烟哪怕是想要反讽她几句都不知道从何开口。

  君邪绕到了她的身后,双手穿过她的身侧,而后挑起刚刚被顾烟弹断裂的琴弦并续好:“来,将你刚刚弹奏的曲子重新弹奏一遍,让本尊好好鉴定一下你的曲子有没有出众的资本。”

  “五爷,你刚刚已经听过一次了,现在不需要再听了吧。”

  她又不是他家的侍女,让她干啥就干啥?谁给他那么大的脸?

  “本尊让你弹。”

  君邪的声音冷而沉,听着就像是从极寒之地攀爬出来的一样,听着就让人有些抗不住。

  顾烟能咋办?

  顾烟又不能够跟他正面杠。

  “那还请您坐到我对面去,不要离我太近,这样会影响我发挥。”

  君邪这才坐到了小亭子的某处栏杆上:“不要在本尊面前藏拙。你打算在秋宴上怎么表演,现在就怎么来。顾烟,若是只靠你刚刚的琴艺,你是赢不了风华郡主的。”

  五王爷口中的风华郡主,人称大盛第一美人儿。不仅人美,才艺更是不得了,传闻她弹琴,能够引来白鸟相合。

  那样的场面,顾烟没有看见过。

  不过嘛,现在五王爷的意思,是要指点她了

  “成。不过我不想换我准备好的舞衣,就这身表演给你看。”

  顾烟也不矫情。

  倒是五王爷微微的愣了一下:“你不是表演弹琴么?”

  “爷,只是弹琴有什么好吸引人的。想要出众,就得来一个前无古人的创新。你且看着吧。”

  五王爷起了兴致。他是很想要看看顾烟能玩儿出什么样的新花样来。

  顾烟凝了神,却是没有把手落在琴弦上,她凌空而起,足尖落在了琴弦之上,衣袂飘然而起,腰肢柔软而动,美人如玉,风姿千种。

  “不错,琴上起舞,妙。”五王爷给了她一声赞扬。

  倏然,有琴音响起。

  那声音比高山流水之音更加动人,铿锵之后是缠绵悱恻,顾烟开了口,一首从未被人所知晓的歌自她口中而出。

  这会儿的顾烟,实力演绎什么是用脚弹琴都比风华郡主要强得多。

  五王爷傻眼了。

  这顾烟未免太秀了吧,足尖弹琴合歌舞,琴好,歌好,舞好。如此才艺,真到了秋宴之上,到时候怕不是能迷倒世家公子和皇子那么简单了。只怕一贯不好女色的老皇帝都想要弄进宫吧。

  然而,顾烟的秀,才刚刚开始……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