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爱妃我想谋个反

第23章 你甚至还可以在人前对我凶狠点儿

爱妃我想谋个反 纯洁的坏坏 2179 2019-06-03 00:05:00

    顾烟想要拉着君邪一起,毕竟只靠她一个人,想要在一个月内将这个酒楼发展起来是不可能的。

  一来缺人,二来也有些计划,有了君邪一起合作,方才好更好的进行下去。

  君邪捏着手里色彩斑斓,闻着就有一股诱人香味的点心,脱口到:“听你如此说来,本尊倒是也想要在你的酒楼里分一杯羹了。”

  顾烟就等他这句话,她顿时就没有了高冷的形象,屁颠屁颠的跑到君邪的旁边坐下。

  “那等宫宴结束,我们再来开个小会,准备准备我们酒楼开张的事情。”

  五王爷捏住她那张笑起来的脸:“你这小狐狸,也只有在有利益的时候,才显得这么好说话,变得这么乖。”

  顾烟的脸都被他给揪红了,恨不得咬断他的手指:“五爷刚认识我那会儿,就该知道我是这样的人啊。”

  君邪收回了自己的手,俯瞰着她:“本尊愿意跟你一起经营这酒楼。可是,顾烟,若是你不能让本尊赚到心满意足,本尊会让你好看的。”

  顾烟扬起秀气的眉,无所畏惧:“您就拭目以待好了。”

  酒楼的事情很快被落实,顾烟回了顾府。

  她先是抱着一种佛系的心态进入了空间交易系统。

  “卧槽!千金笑这种美酒在万界空间里这么受欢迎的么?这才不到一下午的时间就被人买了?”

  她激动得都说脏话了。

  华衣想要定制很难,耗时也长。千金笑这种美酒虽然产量也不高,而且还是专供皇家。但是她弄到个十瓶八瓶的也还蛮容易。

  “我用掉的空间交易币,有希望回来了。”

  她笑得开心极了。

  柔风拂过她的脸,她坐在院子里的躺椅上,拿出去了水晶屏,看着顾府的日常来打发时间。

  时间在悠闲中过去,宫中秋宴如期而临。

  这天一早,顾相爷就着人将顾烟请到了书房中去。

  “父亲,您找我。”

  对上顾相爷,顾烟心底是恨不得将其一剑结果了,但现下她却未曾有一点儿不敬的感觉。

  她这便宜父亲能够一路爬到相爷这个位置,是个有手段,又谋划的。

  顾相爷打量了一下自己一直忽视的这个女儿。

  她身上穿着得体的衣裳,不显得过份夺目,也不会泯然众人,或者说,顾烟那张脸,哪怕是在怎么朴素,都不会在众人中泯灭。

  “烟丫头,为父今日叫你过来,只有几句话想要告诉你。顾府上下,一荣俱荣,一损俱损。你是聪明的丫头,应该知道,有一个强大的娘家,才能够让你将来在夫家站稳脚跟。”

  顾相爷对顾烟并没有父女情,他眼中只有利益。

  顾烟微微屈身,道:“女儿明白。不管将来女儿造化如何,都不会忘了自己是顾家的人。”

  顾相爷点了点头:“行了,为父让人替你准备了马车,你可以去参加宫宴了。”

  虽然他有心利用顾烟和七王爷拉近距离,但他并不愿意看见顾烟那张脸。因为只要看见顾烟那张脸,他就会想到一些往事。

  “女儿告退”

  顾烟退了出去,到了顾府门口的时候就发现门口一共停了两辆马车,其中一辆上面坐着的是顾梦雪。

  而顾烟上了另外的一辆马车。

  宫中秋宴是皇后举行的,但朝中宗亲和文武大臣也会参加。世家子弟和帝京中的一些名流也会拿到帖子。

  秋宴开始之前,皇宫城门前马车来往络绎不绝。

  顾烟坐在马车上,撩开马车的车帘,看着周遭的风景,暗自猜想着慕擎会用什么样的方式出现。

  倏然,城门口开始躁动了起来,那些下了还没进皇城的女子竟然有些不顾礼仪了起来。

  “谷越风,那是谷越风的马车。之前家兄告诉我谷神医接了帖子的时候我还不相信,没想到他真的来了。若是一会儿在宴会上他能够多看我两眼,我就满足了。”

  这厢说话的是泾河郡主,其父是镇北候,家世卓然,故而性子就养得娇纵了一些,而她对谷神医的倾慕之情,在京中几乎是人尽皆知。

  “郡主今日光彩照人,谷神医一定会被你迷得挪不开眼睛的。”

  这会儿拍郡主马屁的方侍郎家的嫡女,方嫡女虽然也倾慕谷神医,但在郡主面前,她只能够压制住自己的这份倾慕。

  顾烟听着那些人的谈论,不由得感叹谷越风受欢迎的程度。

  也是,天上仙触不可及,地上魔触之即死。谷越风这种介于两者中间,容貌出众,才华出众,就连势力都出众的男子,自然是引得各方女子都想要和他相爱一场。

  “顾烟姑娘。”

  从马车上走下来的那人间佳公子走向了顾烟。

  他的这一个举动,使得周围关注着谷越风的人此刻纷纷把目光落在了顾烟的身上。

  顾烟蒙了面纱,虽然看不清面容,但依然能够让人发现是个姿容动人的曼妙女子。一时间,无数恶毒的眼光落在了顾烟的身上。

  “谷神医,你这会儿同我说话,是在报那日我用金丝锁了你喉咙的仇吗?”

  顾烟觉得心里苦,她是想出风头来着,但没想在就出风头。

  谷越风淡然一笑,那一笑,让人觉得世间艳丽芳菲色在他面前尽数绽放:“顾烟姑娘,此话何意?”

  旁人都想要同他说上几句,这顾烟却显得这般嫌恶?

  “谷神医,您对您自己的吸引力还真是一无所知啊。瞧见了那些贵女么?那些贵女中,十个里有五个都对你存了一些想要和你长相厮守的心思。然而你看都不看她们一眼,却来同我说话。我这会儿在就是她们的眼中钉,肉中刺。而今日来此的,大多数都是府中得宠的嫡女,若是她们要对付算计我,我一个小小的庶女,怕是会尸骨无存。”

  她顿了顿,和那浑身散发着淡淡药香的男子并肩而行:“最毒,妇人心啊……若是我被她们算计得落了下风,你可得帮我啊。”

  谷越风被她的一番话说得心情愉悦:“敢用金丝扣在下脖子的人,会惧怕那些上不得台面的算计?烟姑娘说笑了。”

  “谷神医,我可真没说笑。用金丝扣你脖子这事儿,我现在都还在后悔我那时愚笨冲动,我一个小小女子,若不是因为你好心,我这会儿坟头草都长起来了。而今日若是有哪个郡主公主看我不顺眼,想要切了我脑袋,其实真的是一句话的事儿。所以下次在人前,谷神医就不要和我打招呼了,你甚至还可以在人前对我凶狠点儿。”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