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爱妃我想谋个反

第24章 本阁主倒要看看,今日谁敢对千秋阁动手

爱妃我想谋个反 纯洁的坏坏 2083 2019-06-04 00:05:00

    谷越风不但没有对顾烟更凶狠一点儿,反而拉近了和她之间的距离,端方如玉的男子近乎宠溺的一笑:“顾姑娘,在下还是觉得你不会害怕那些女人的算计,故而并不打算离你远点儿。”

  在遇到顾烟之前,他一直不明白好友林敬为什么总是喜欢把女子当成小动物一样的来逗弄。

  在遇到了顾烟之后,却是觉着逗弄她的感觉倒是真的不错。

  “算了,我不同你说这些了。您爱怎么样就怎么样吧。”

  她原本还以为谷神医没有那什么男人的劣根性,现在看来……呵呵呵……

  她是不能够再继续跟谷越风交谈的了,如不然,今儿可能真的不太平。

  距离顾烟不远的地方,泾河郡主叫住了顾家嫡女顾梦雪。

  “顾梦雪,你同本郡主说说你那好妹妹是如何同谷神医相识的,他们之间现在又是什么关系?”

  泾河郡主的确已经起了要对付顾烟的心思。

  她堂堂郡主,要对付一个不受宠的庶女,真的也就是动动嘴皮子的事情。

  顾梦雪望向那无端引人注目的顾烟,心里爬满了恶毒怨怼。

  “回郡主,那顾烟虽然是我妹妹,但我是很瞧不上她的作为的。她就仗着一副好皮囊,四处勾勾搭搭。她明明知道您倾慕谷神医,还恬不知耻的……”

  顾梦雪故意没有把话说完,给四周的贵女们留下各种遐想的空间。

  而周围的那些贵女们,看着顾烟的时候眼神又是轻蔑,又是羡慕。

  轻蔑她恬不知耻勾搭谷越风,羡慕她居然勾搭上了。

  泾河郡主听完了顾梦雪的话,眼底闪过冷刀,她看着自个儿的镶嵌了宝石的指甲:“她既然如此恬不知耻,又如此不把本郡主放在眼底,那实在是应该沉了湖才对。方嫡女,你知道应该怎么做吗?”

  泾河郡主可不愿意脏了自己的手。她的家世在那儿了,她只需要开开口,自然有人愿意去帮她办事儿。

  方嫡女点了点头:“郡主放心,我知道该怎么做。”

  方嫡女这会儿也对顾烟充满了怨怼,想要下手整死顾烟。就算整不死顾烟,那也得让顾烟在秋宴上丢脸。

  ……

  顾烟和谷越风一起到了秋宴的举办地点。

  这会儿皇帝和皇后还没有到来,前来赴会的贵女和文武百官,以及帝京名流们可以在这个园子里随意走动,这方便了许多人借着这样的场合谈许多事情,也方便了帝京中贵女和世家公子们相互交流。

  到了园子之后,顾烟就彻底从谷越风的身边走开了。因为她看见了慕擎。

  这会儿的慕擎由两个一看就武功非常高强的人护着。

  他换了华贵的衣衫,脸上戴了一方银质的面具。绝尘脱俗,仿佛自成一方天地。

  哪怕是坐在轮椅之上,也能够让人感觉到他身上有搅弄天下局势的气度风华。

  顾烟朝着他的方向跑了过去,丝毫不畏惧周围是不是还有人在盯着她。

  “阁主哥哥,今日的你看起来比往日又添了几分迷人的气质,看得我心扑通扑通跳怎么办?”

  顾烟把手放在了他的轮椅上,真诚的赞美。

  慕擎面具下的唇动了动:“这几日你一个人在府上可还好?”

  他声音很小,只够顾烟一个人听见。

  这些天,虽然每天都能够听到身边影卫汇报她的情况,但他依旧担心她。

  “还好的。阁主哥哥,我推你去湖边走走?这宫中御花园的风景还不错,尤其是那一湖的白莲花,真的是超好看的。”

  顾烟口中的白莲花,一来是指真的开在湖心中的那些莲花,二来是指在湖边赏荷的贵女们。

  “好。”

  慕擎愿意跟随她的心意而走。

  御湖边,柳树枝条拂过堤岸,顾烟不知道从哪儿弄来一把鱼食,时不时的丢下两颗到湖塘里去。

  她脸上的面纱被风微微的卷起一角来,慕擎可以看见她精致的脸颊。

  才堪堪不过几日不见,他的烟丫头,似乎越发的美了起来。

  “阁主哥哥,你要喂鱼吗?”

  顾烟摊开手心,将鱼食展现在慕擎的面前。

  她的手纤细柔白,仿佛有莹莹的光。

  慕擎被她那白皙的手晃得心神不宁,手却不受控制的落在了她的掌心里,拿了一颗鱼食。

  两人之间的气氛温馨而美好,但偏偏有不和谐的人,不和谐的事儿来干扰他们。

  泾河郡主朝着顾烟他们的方向走过来了,她还带着顾梦雪和方嫡女。

  这几个人,一看就是来着不善。

  方嫡女端了假笑,走向顾烟:“顾烟姑娘,我听说你今日能够来参加宫宴,是接了七王爷的帖子?”

  “是啊,方姑娘,有什么问题吗?”

  “你既然接的是七王爷的帖子,那便是承了七王爷的心意。你揣着七王爷的心意,和谷神医并肩而行不说,现下又和一个坐在轮椅上的残废拉拉扯扯,未免太水性杨花,丢我们帝京中贵女的脸了吧。”

  方嫡女就是过来给顾烟难看的,而且她还打算找准机会,将顾烟推下湖去。

  顾烟在听到残废这两个字的时候眼神就已经变了,她的瞳孔赫然已经汇聚起了汹涌澎湃的冷意:“方嫡女,我水性杨花尚且无定论,可你说话不留口德,小心出事儿。”

  “哟,还维护起情郎来了?真想让七王爷和谷神医都来看看你这模样。你身边跟的是个残废,那就是个残废,还不让人说?”

  方嫡女越说越嚣张,甚至已经开始动手推顾烟的当口,周围的温度仿佛瞬间变冷。

  坐在轮椅上的慕擎广袖子一扬,一股气劲直接落在了方嫡女的嘴上。

  方嫡女的嘴瞬间划出一道大口子,嘴角流血。

  “你……你这该死的残废,居然在宫宴上动武,你也太不嚣张了。我这就找人来抓你下大牢。”

  方嫡女骤然挨了这么一下,整个人都快疯了。

  帝京中排得上名号的权贵她都见过,但她没有见过慕擎,所以只当对方是一个商贾或者有点儿家底的公子,没有把他想得太厉害。

  慕擎的手搭在轮椅上,淡色的唇冷冷淡淡的说出一句话来:“你自可去请人来,不过本阁主倒要看看,今日这宫宴上有谁敢越过当今天子,对千秋阁主动手。”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