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爱妃我想谋个反

第26章 艳得要命,邪得诡谲

爱妃我想谋个反 纯洁的坏坏 2109 2019-06-06 00:05:00

    宫中,众人并没有因为顾烟的离开而停止对她的讨论。

  当场有好几个王爷都在寻思着要不要过几日去一趟顾府,拉近和顾烟的距离。

  其中,当属四王爷最积极。

  “赵全,今日回府之后立即给顾相爷递帖子,就说本王要去拜会顾相爷,同她谈一谈顾烟。”

  四王爷的脑海里还回荡着顾烟在火焰中舞蹈的画面。

  赵全:“四爷,那顾烟的确是漂亮。可她和那千秋阁主未免太亲近了一些,这若是她的身子已经……”

  四王爷手里还拿着碧玉筷子,他夹了一尾鱼看着,而后道:“身子重要吗?重要的是她是千秋阁主的义妹。左右本王亲近她,又不是为了娶她当王妃。她只需要美貌动人,而且替本王在千秋阁主那里说说好话就足够了。”

  在这个储君位置未定,人人都想要坐上那个位置的情况下,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算计。

  但凡是能够利用得上的,谁都想要先下手为强。

  赵全:“王爷睿智。老奴回府之后就立即给顾相爷那边下帖子。”

  四王爷点了点头。

  宫门外,被众人惦记上了的顾烟现在却是一副悠闲的姿态,全然没有因为今日在宫宴上出了风头而有任何的变化。

  她和慕擎坐在同一辆马车里。

  慕擎并未摘下脸上的面具,所以此刻他的身份就还是千秋阁主。

  马车里的每一个物件都显得格外的精细。

  顾烟碰了碰这个摆件,又碰碰那个摆件,玩儿得那叫一个不亦乐乎。

  “哥哥,这马车简直就像是移动的宝库啊。你好有钱。”

  顾烟把马车里的东西都看完了之后就坐在了慕擎的旁边。

  她的连红彤彤的,脸侧还有几丝因为在宴会上跳舞动作太大而垂落下来的发丝,璀璨的星眸里闪耀着亮晶晶的光。

  那是肉眼可见的喜欢这个马车了。

  “你喜欢这些金珠玉的话,回头我送一些更好的给你。哥哥最不缺的,便是这些了。”

  九州内,真正的第一富,他的财富真的堆叠起来,恐怕能够比得上几百个九州图所藏的宝藏。

  “那我以后岂不是能够睡在金山银山之上了啊。哥哥……你简直是宇宙第一厉害。”

  顾烟夸起人来丝毫不含糊,恨不得把世界上最好听的话都说给慕擎听。

  慕擎心动得更快。

  她……她又在说这些让人误会的话了。

  “烟丫头也厉害。今日之后,怕是有无数的儿郎想要求娶你了。若是你到时候有相中了的……”

  慕擎的手蹭过了身上不染纤尘的白衣,忽然没办法将后面的话说下去。

  若是她有相中了的儿郎,她是不是会从自己的身边离开?

  只要一想到她也许会离开自己,慕擎的心中就不由得滋生出一丝丝深不见底的阴暗心思。

  “哥哥,我是不可能会相中什么儿郎的。他们能够比哥哥更俊逸吗?能够比哥哥更优秀吗?不可能的!在见过了这么好的哥哥之后,没有什么儿郎能入我的眼了。”

  重活在这一世,顾烟是真的一点儿也不想要再动什么男女之情了。上辈子她在这些男女之情里栽得太惨。这辈子,她就想安安稳稳的护住慕擎。等到慕擎将来有了自己的一切,她就把重心转移到开拓属于自己的事业中去。顺便让自己成为万界位面交易空间的顶级大佬就更好了。

  慕擎只觉得耳朵发痒,心上亦然是如此。

  既然这样……

  既然你都这样说了……

  那么……

  “烟丫头,一直留在哥哥的身边好吗?”

  慕擎将顾烟脸颊垂落下来的几缕头发别在了她的耳后面,冰凉的手指落在她绯红的脸上。

  他知道顾烟对他好,全然是因为他们是亲人。

  但是,一直留在他身边吧。

  “哥哥若是不嫌弃,那就一直留在你身边。”

  顾烟不知道慕擎心中那些百转千回的心思,她从桌案上拿了一个荔枝剥壳后放进嘴里,艳绯色的唇停留在白色的果肉上,无端就让人生出一点儿不纯洁的心思来。

  “对了,哥哥,续脉草我现在已经拿到手了,今天夜里我要去一趟夜亡山。寻找一味可以将徐脉草的药效发挥到最大的药引。”

  慕擎强迫自己从那些不纯洁的心思里回过神:“我让人跟你一起上山吧。”

  他现在无比痛恨自个儿的腿不能够行走。他想,若是他能够行走了。就可以亲自陪着她去。

  “不用啦,哥哥。我一个人能行。有别人跟在我身边,反而碍事儿。”

  她要寻找的药引寻常人认不出来。

  那是开在坟头上的一种花,稍微采摘不得当就会枯萎。而且只在夜里的子时盛开。

  盛开在死人的坟墓上,却能够激发许多药草的药性,故而被称为涅槃。

  说来,这玩意万界交易空间上就有,但一株就要五十空间币,顾烟并没有那么多空间币。而且今儿也还不知道能不能寻得见。

  诺大的夜亡山,能够寻到那么一株,顾烟都要谢天谢地的。

  “凌晨你若还未回到我们的小院,我便亲自去夜亡山寻你。”

  慕擎知道顾烟有自保的能力,但还是控制不住的去担心她。

  “嗯啦。哥哥,你直接让人将马车行到夜亡山山脚吧。”

  外头天色已晚,顾烟打算现在就上山。

  “好……”

  慕擎将顾烟送到了山脚下,自己却未曾离开。

  “哥哥,你回去吧。这地方晚上寒气重,你腿现在是关键时期,不能受寒。”顾烟知道慕擎想要留下来等她。但是她不想自己的哥哥受罪啊。

  “我在此等你。”慕擎拿了毯子盖在自己的腿上。

  “哥哥,此地真的不宜多待。你不回去,我可要生气了。”顾烟做出超凶的表情。

  慕擎无奈的摇了摇头,只得说:“我回去。你也记得早些回小院。”

  顾烟:“嗯。”

  黑夜笼罩,夜亡山上幽风寂寂。

  顾烟手里提着血红色的灯笼,在这四处都是坟墓的山上穿行。

  她寻找了许久,但是连涅槃的影子都没看见。

  “小烟烟,你是不是在寻找这个东西?”

  鬼魅的声音从一处荒坟上传来,说话的人站在坟墓之上,身旁堆放着一堆白骨。

  红衣潋滟的男子手中拿着一朵雪白到无暇的涅槃花,绣了金色图案的下摆拂过枯骨荒草,艳得要命,邪得诡谲。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