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爱妃我想谋个反

第30章 就算要消失,也应该凋零在最美丽的时候

爱妃我想谋个反 纯洁的坏坏 2035 2019-06-10 00:05:00

  “我脑海中要生出这样美好的想法,也不是我自己能够控制的啊。”

  顾烟任由五王爷折腾着她的一头黑发。这人也不知道哪儿来的癖好,就喜欢给女子装扮。

  五王爷盘好了她的头发,从潋滟流光的衣袖间拿出猩红色的珠花别在她的发上:“你可以想得再美一些,但本尊不替你满足你美好的愿景也就是了。

  不仅如此,九州异宴若是因为你的缘故让本尊赔本了,本尊会让你付出代价……”

  他森冷的手指穿过她的发丝,又在她耳垂上挂上琉璃耳坠:“这代价你偿还不起,本尊就会去找你的义兄。千秋阁阁主,赔偿个几万两黄金,应当很容易。”

  顾烟这就不高兴了!

  这就跟小孩子犯了错,却被人找了家长有什么区别?

  她收了眼中为了勾魂而盈满的点点深情,漂亮的脸上如同笼罩上了一层层的冰霜:“五爷可真是无情。”

  五王爷的手绕过她的颈,给她戴上红宝石的吊坠:“彼此彼此。你这小妮子,也只对你那义兄有情,其余的,你是一点儿也不在乎。”

  顾烟摸出一个打磨得非常光亮的小镜子,看着镜子里被五王爷打扮后的自个儿。因为一身红衣的缘故,她看上去可真是潋滟夺目。

  “五爷,您深夜来此,送上我这么一堆的珠翠,将我打扮得这么亮眼,是想要将我当成礼物送了谁吗?”

  五王爷冷凉的手点了点她眉心:“你素日在人前都穿白衣,本尊却惦记着初见你那日你红衣潋滟飞扬的模样。本尊喜欢,想来,旁的人也会更喜欢。

  今日,本尊手下有人传来了消息。说是泾河郡主在五日后的狩猎场上给你准备了一个陷阱,所以本尊特意来替你装扮上。

  小烟烟,那陷阱你若是跨不过去,可能就没命了。你这样的美人儿,就算要消失,也应该凋零在最美丽的时候。”

  他这一张嘴,当真是毒得很不诅咒上顾烟两句仿佛就觉得这日子过不去似的。

  顾烟对着镜子,眼波流觞:“我这样的祸害,可是要遗留千年的。这点儿您是知道的。所以,我才你说的那个狩猎场,当天应该会有几颗你的绊脚石吧。

  你将我折腾成你说的最美好的模样,十有八九是让我去当红颜祸水的吧。”

  “聪明,小烟烟,记住本尊的话,狩猎那天,就这幅打扮。记得,还要穿红衣。”

  五王爷拿走了顾烟之前画的画册,消失在了顾烟的房间。

  顾烟拆掉了头上的珠翠,以及身上的饰品:“呵……五王爷……”

  次日。

  千秋府内收到了一张泾河郡主送来的请帖。帖子上的内容是邀请顾烟五天后去北山狩猎场。

  北山狩猎场是泾河郡主她们家自己的,泾河郡主要在那狩猎场上挖个陷进,设点儿杀机,最是容易。

  “哥哥,我接了泾河郡主的帖子了。五天后,我可能要做点儿大事儿。你不跟一起去,在千秋府内听到什么都不用为我担心。”

  顾烟靠在贵妃榻上吃着葡萄,这玩意也是从交易空间兑换来的。一个空间交易币可以兑换一马车。味道棒极了。

  慕擎手上拿着书简,这会儿书简搁置在他的膝盖上:“切莫伤了自己。你伤了一点儿,为兄都会心疼。”

  顾烟剥了个葡萄,直接用自己的手喂到了慕擎的面前。

  慕擎看着她白皙的手捏着葡萄,喉头微微有些干,他尽可能小心的避开了顾烟的手指,将葡萄吃下。

  “哥哥,我会尽量小心的。不过,若是我身上划拉一条口子,却能够让泾河郡主千疮百孔的话,那么我愿意啊。”

  别人要她的命,她不能坐视不理啊。

  “你这丫头……”

  慕擎分毫不规劝她,他拦不住这丫头。

  顾烟又哼哧哼哧的坐在了他旁边的椅子上,写着九洲异宴的菜单。

  她打算的让人做的菜,都不是普通的菜单。

  交易空间里有各种各样的食材,都是这个时空没有的。她会用那些来做菜。

  之前她在交易空间里上架的千金酒已经全部销售一空,她现在足足有三百个空间交易币。这些交易币,足够让她在交易空间里挥霍一把了。

  唯一可惜的就是,千金酒现在也没有了。再要上架,得等明年了,她需要寻找新的商品。

  日落月升,斗转星移。

  黑雾沉沉的隐世山谷之中,钟鼓之声在深夜里响起。

  幽月映照山谷中的悬崖峭壁,竟然浮现无数雕刻而成的森罗佛像。

  “师祖出关了,师祖出关了……”

  山谷之中,陡然响起如此这般的声音。

  暗月之下,森罗万象之中,一人自山谷中走出。

  灰色长袍绣圣洁之花,一头白发熠熠耀目。那人目中似包罗世间万象,面容脱俗不见半点儿凡尘之相。

  “恭迎师祖出关。”

  震天响的声音回荡山谷。

  “无需行礼,起。”

  兀道抬了手,他手盈此夜星光,落于山谷之巅,圣容昭昭。

  谷中弟子纷纷起身,有长老走到他身边:“师祖,您的屋子已经……”

  “本祖有要事要离开森罗万象,暂不住在谷中。此间各种事宜,继续由你全权处理。”

  声刚罗,兀道已经消失在了山谷之中。前往了顾烟所在的帝京。

  他在闭关期间,掐算得知他的命轨发生了变动,而这变动,需要他前去那里一探究竟。

  秋夜渐凉,顾烟这一夜睡得不怎么踏实,夜间她甚至做了一场噩梦,这会儿,她擦了擦额头上的冷汗,披上一件外衫走到了院内。

  慕擎正吩咐属下人对大瀚国内的其中一股势力开启铲除计划。

  顾烟没过去打扰,等到那边谈完之后,她才走了过去。

  “哥哥,我要出门了,你在家要照顾好自己啊。”

  酒楼那边即将开业,她疏忽不得,她还需要亲自过去盯着。

  “好。烟丫头也要照顾好自己。”

  顾烟出了门,待走到自己酒楼门口的时候,却发现此刻自己酒楼门口竟然围了一圈又一圈的人,而且还是女子居多。

  这……

  这是……发生什么了呀?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