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爱妃我想谋个反

第39章 你本无心拨动,我却情起已久

爱妃我想谋个反 纯洁的坏坏 2054 2019-06-19 00:05:00

    慕擎搭在顾烟肩膀上的手稍微松开了一些。

  他其实一点儿也不想要松开自个儿的手。

  但是,他担心再靠顾烟这样近,会控制不住心中升起的那些阴暗思想。

  “哥哥,这是我心之所愿。但是,如果哥哥对这些没有兴致的话,就不要我因为这是我的想法,而要求自己一定要做到啦。”

  顾烟转动了一下自己的胳膊肘。刚刚慕擎的力气有一点儿大,她的手臂现在还有些疼。

  “你之所愿,恰好是我心之所想。该说我们是心有灵犀,还是天生相配?”

  慕擎曲起自己的手指,轻轻的刮了一下顾烟的鼻尖。

  “哥哥,你这是腿好高兴糊涂啦?心有灵犀和天生相配都不怎么适合形容兄妹之间的关系哦。”

  顾烟总觉得有些什么地方不对劲儿,但她又找不到突破点。

  慕擎的大拇指磨蹭过刚刚碰过顾烟的食指指腹,心中那骨子压抑不住的燥气更加清晰。

  兄妹?

  兄什么妹?

  他才不想要跟顾烟保持什么兄妹之情。

  他想要的是顾烟能够成为自己的女人。

  这面上看起来如同不沾染凡尘的谪仙,从来不如表面上看着的这样神圣。

  他心中一旦有想要的东西了,他就会去争,去夺。去千方百计,去诡诈谋划。

  烟丫头啊……

  你本无心拨心,我却情根已种。

  “你说得没错,刚刚是为兄太高兴了,故而说错话了。”

  一个能够蛰伏这么久就只是为了等待一个时机的真正谋算者,自然也知道有些情感不能够在不恰当的时机里展现。

  烟丫头现在既要拿他当哥哥,那他就将这表面哥哥当好就行了。

  “我以为哥哥永远不会出错呢。不过这样会说错话的哥哥更可爱了。”

  顾烟抿着唇,像是在刻意压制着什么。

  在她心目中,她的确是觉得慕擎运筹帷幄,决胜千里。算无遗策的他,忽然承认说错话,真的是让顾烟觉得他可爱得她控制不住想要让慕擎沾染上更多的烟火俗气。

  “不及你可爱。”

  慕擎在顾烟的面前,已经变得越来越不像自己了。

  入秋后的夜下了一场微凉的秋雨。

  帝京的气候又降了好几度。

  顾烟给自己加了一件衣裳,在第二天到来的时候去了城外的一处庄园。

  看似正正经经的庄园,实则是七王爷的一个秘密据点。在外人看来,就只能够看见佃户,实际上在这庄园的底下,有人在锻造弓箭,刀剑,以及长矛……

  顾烟能够知道这件事情,还是托了上辈子的福。

  七王爷是个野心家,可他的能力撑不起他的野心……

  入秋后的庄园,看上去金灿灿的一片,看着就像让人想到收获。

  七王爷没有做任何伪装就这样跟顾烟站在一起。

  他不担心有人发现他在这儿,因为没人能在没经过他允许就到了这儿来。

  “近日你跟谷越风之间的谣言喧嚣而起,泾河郡主对他也没有了那么多的想法了。”

  七王爷最近也很忙碌,忙着给泾河郡主下套。

  很显然,当一个聪明狡诈的权王要追一个除了家世和容貌别无所长的女子,是很容易成功。

  现在,泾河郡主已经愿意和七王爷多接触了。

  “那我要恭喜七爷了,再过不久,七王爷不仅能够抱得美人归,还能够得到一个更加强劲的助力,真是可喜可贺。”

  顾烟对着七王爷是很难伪装出好脸色来的。

  她恨毒了旁边站着的男子。

  “本王今天找你来,不是想要听你恭喜本王的。顾烟,你不要忘了,你是本王的女人,所以,你可以和谷越风有谣言,但你最好守好你的界限。”

  七王爷侧头,这个侧头的角度,可以看到顾烟精致到找不出任何瑕疵的侧脸,以及她浑身的清贵冷艳的气质。

  “七王爷,我什么时候给了你错觉?你这样自认为我是你的女人?还在顾府的时候我就告诉过你,我和你是合作。”

  顾烟完全一点儿面子都没给七王爷留下,她的声线甚至有些阴冷,其中夹杂着淬毒的锋利。

  “本王看上的女人,就该是本王的。”

  七王爷一把将顾烟拖入了自己的怀里,俯身就要去碰她。

  顾烟袖子里划出冰冷的匕首,直接抵着对方的腹部:“七爷,外界那些关于我的传言,十有八九是杜撰的。但有一点儿是对的,我顾烟特别的不干净。我跟千秋阁主也不是单纯的义兄妹。

  你要碰我可以,但你想清楚了,现在阁主还没有厌烦我,你碰了他的女人,承担得起他的怒火吗?”

  匕首入鞘,顾烟点到为止。

  七王爷掐着顾烟的下巴,手上的力气大到在顾烟的下巴上掐出一点儿青痕:“顾烟,本王现在觉得你之前说的话都是诓骗本王的。你既然已经有了千秋阁主做靠山,还需要本王作甚?”

  “这世间的男子有几个靠得住的?千秋阁主现在是我的靠山,那将来呢?七爷,您是男子,您最清楚那些为了权利能够把女子当成物品说扔就扔,说利用就利用的手法了。

  既然男子靠不住,那我不是只有靠自己么?靠着自己多找几个靠山,也是我的本事之一。不是么?”

  她顿了顿,然后直接将自己的脚踮起来,捏着七王爷的衣襟:“就拿你来说,若是你父皇说把我给他,他能够给你储君之位,你可能毫不犹豫的就将我打包了送过去吧。

  七王爷,你没把我当回事儿,我特么的何必把你当回事儿?”

  她语气很冰,眼神冷沉,像是一个彻底断情断念的人。

  这个时候的顾烟,毫无疑问比平日里更能够让七王爷升起征服的念头。

  “顾烟,你把一切看得太透彻了。活得糊涂点儿,才能够更快乐。”

  顾烟冷声一笑,讥讽的说道:“糊涂若是会让自己丧命,我宁愿痛苦的清醒。七爷,我不需要你信任我。一点儿都不需要。因为我压根也不信任你。

  你我因为利益而聚,也将因为利益而散。少干预点儿彼此的私事儿,否则我不介意让你明白,女人算计起来,不会比你们这些玩儿阴谋诡计的老手差。”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