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爱妃我想谋个反

第60章 你可算回来了

爱妃我想谋个反 纯洁的坏坏 2112 2019-07-10 00:17:56

  “烟儿,你指的那些好处,本尊全都看不上。若你想要本尊替你善后,可以……再加一点筹码。”

  五王爷拉开了一旁的柜子,从中拿出了一根簪子来。

  那根簪子的材质一看就诡异得很。通体血色玉簪上,是类似骨头一样雕刻出来的花。

  顾烟本能的别开了头,不想要五王爷把那根簪子别在她的发上。

  “您还想要什么样的筹码,说出来我听听?”

  七王爷来了今儿的那么一出,顾烟是真的不打算留着他了。但她一来是现在不方便出手,二来担心自个儿到时候摁死得不彻底,倒霉的还是自己。

  “说你心悦本尊。”

  五王爷把玩着手中的簪子,并不急着往顾烟的头上放。

  这簪子他看得格外重要了一些,一会儿还得同她好好说说这簪子因何而来。

  “呵……五王爷,能别提这样幼稚的条件吗?您不是深情的人。您若是不愿意替我出手料理了七王爷那就算了。不过再有十天的时间,哥哥就要回来了。您不出手,我到时候让哥哥出手就好了。”

  说心悦他?

  想得美呢。

  “算了!你这丫头,越发的不乖觉了。本尊连你的心都不要了,只需要你亲一口就任你所求。你连这都不愿意。罢了……谁让你在本尊心中格外的不一样呢。七王爷,本尊替你收拾了也就是了。”

  话音落下,五王爷抬起了顾烟的手,紧接着将那血玉簪子放在她的手上。

  “烟烟,这根簪子,本尊不替你别发上,本尊等你自愿别上。这簪子上的红,是本尊的血染就的。其上的点缀,是本尊曾经断裂的某块骨。你收好。”

  顾烟:……

  谁愿意要这样奇葩的东西啊。

  又是骨啊,又是血啊的。

  顾烟暂时捏着那簪子,但私心里却想着回头就将这玩意给扔了。

  而那五王爷竟像是瞬间就能够看穿她的心思一样:“本尊把这簪子给你,不戴可以,但你必须好好给本尊收着,若是弄丢了,有你好瞧的。”

  顾烟只能够呵呵呵。

  五王爷都已经这样说了,她除了不这玩意好好收着外真的是毫无办法了。

  “好。五爷,我一定好好收着这簪子。”

  收着归收着,但她永远不会戴上这枚簪子。

  这天,五王爷同顾烟在邪尊殿待了没多久就离开了。

  他答应了要替顾烟去善后,那就真的去做了。

  泾河郡主那一大家子所有罪证全部被五王爷摆到了明面上来,七王爷作为泾河郡主的夫君自然受到了牵连。当然,这不足以让七王爷完全倒台,却足够他自乱阵脚,没功夫来管顾烟的事情了。

  同天,千秋阁。

  森冷的大殿,雕龙的椅子上端坐着一个近乎神祗般的男人。

  他浑身气度不怒而威,一人仿佛就凌驾众生天地之上。

  千秋阁的副阁主站在他的身旁,低着头,弯着腰:“阁主,确定千秋阁里有人将您是大瀚皇子的消息传回了大瀚国。现下大瀚八皇子的暗卫已经潜入了我们阁中。属下已经清剿除了三十一人,叛徒尚未查出。”

  副阁主满头大汗。

  坐上那如神仙般的人,手段却是如魔鬼的。

  “查不出叛徒吗?没关系,通知阁内上下,凡是谁能说出和叛徒有关线索的赏一年的天雪丹。但凡有一点儿可能是叛徒的,不必查,直接杀。至于有暗卫潜入?新进千秋阁的,全部遣散,一个不留。”

  慕擎冷冰冰的下达着命令,心思全都不在这些上面。

  离开帝京已经好些天了,他想顾烟了。

  “是,阁主。”

  副阁主擦了擦汗水,打算马上去处理这些事情。

  而慕擎则直接说:“副阁主,看好千秋阁,否则你这个副阁主不当也罢。命人备马,本阁主要回帝京。”

  “可是……阁主,您现在走了,若大瀚八皇子的人攻上了千秋阁该如何?”

  慕擎浅灰色的眼底如深渊结冰:“副阁主,本阁主有的势力可不止千秋阁。现在千秋阁的外围早就埋伏了警世宫的顶级杀手。大瀚八皇子的人赶来,你正好,本阁主的人正好削掉他的羽翼。”

  他回千秋阁这一趟,就是为了布好这个局而已,现在这个局已经布好了,他自然不愿意多留。

  “阁主英明。”

  副阁主脸色青白,惶恐的退了下去。

  慕擎看着副阁主的背影,对身边一直跟着的人说:“副阁主叛主,弃了吧。”

  “诺。”

  副阁主查不出来谁是叛徒,可他慕擎查得出来。

  为了这件事情,他甚至和顾烟分开了这么些天。

  慕擎眼底的冷意不由得更森然:“冒充副阁主通知大瀚八王爷的人,就说一切尽在掌握中,让大瀚八皇子的人进攻千秋阁。”

  这几天顾烟的分别的不快,总要有别的来填补。

  “诺。”

  吩咐好了一切事情,慕擎当天就从千秋阁赶回帝都。

  原本需要五天的路程,他缩短在三天到达帝京。

  回到千秋府的时候,顾烟恰好刚回府邸不久。

  秋的落叶在半空中旋转了一圈,坠落在两个人的面前。

  顾烟在看见慕擎的瞬间,跳起来就扑进了他的怀里:“哥哥,你可算回来了。你不在的这几天,我跟丢了什么东西似的,哪儿哪儿都不对劲儿。”

  冷若冰山的神祗对着他最钟爱的人浅浅一笑,柔风化细雨,宠溺无极致:“是为兄的错。本是想带着你一起去千秋阁的,但又怕不安全,所以才将你留在了府邸。”

  “哥哥才没错。我知道,你无论做什么,都是在为我好的。我都知道的。”

  顾烟从慕擎的怀抱里退出。

  慕擎却把刚刚从他怀里退出的顾烟捞了回来:“让哥哥再抱会儿你。”

  “哥哥,是此行不顺利吗?”

  慕擎此行顺利得很,但是……

  为了能够让顾烟不怀疑他什么,也为了能够将这个朝思暮想的人儿抱得更久一点儿,他说:“顺利是很顺利,只是,为兄断没想到,让千秋阁面临危机的竟然是曾经信任的人。”

  这就很可怜了。

  顾烟连忙重新搂住了对方,还替温柔的拍着他的背:“哥哥,不难过。咱们以后不轻信任何人就是了。”

  “别人可以不信,但烟丫头却是可信的。”慕擎加重了搂着顾烟的力气。

  只是有一天,你……不要发现信错了我……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