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奇缘 仙侣奇缘 下堂妃要翻身

第95章 怎么还是来了

下堂妃要翻身 纯不妖 2365 2019-06-22 00:27:22

  朝花夕拾两姐妹也闻声寻来,却都被起起伏伏的人群阻挡,此地,她们又不好放出各种毒物,刚刚才提交了推荐信,要是有什么闪失,恐怕再多的推荐信也没法保她们留下。

  纷纷怒目圆睁的瞪开那些人,同白玉念之一起,把花新狐慢慢扶起,只要有人靠近,她们就会拳打脚踢,乃至让身后的几名侍从都来护阵阻隔人群。

  太子欧阳冥轩亦是难得挥手,下令身后侍卫一同帮忙。

  场面顿时聒噪不堪。

  仙逸山的几名白衣弟子纷纷过来处理纠纷,这好不容易到了新弟子择选的日子,怎么就有人这么不知趣,还想不想在仙逸山学艺了!

  突然,天空中划飞过几道彩色的光芒,有红有绿,更有清冷矜贵的白。

  那几名仙逸山弟子仰脖,激动的大喊:“太好了,尊上回来了!”

  原本起哄的人们,不约而同的抬眼,就看到那几道剑光在空中绕了几圈,嗖的一下,静停在了他们半空。

  而诡异的是,他们脚下的长剑兀自脱离,在这仙逸山广场大绕了几圈,骤然,鸦雀无声,几把拖着彩虹般光芒的长剑才自动回来,准确无误的刺进了来人背后的剑鞘之中。

  长剑归位,那几名仙逸山弟子惊喜的抱剑,单膝下跪,高呼:“尊上,您终于回来了!”

  尊上?

  众人微微一怔,这才惊喜的纷纷跪地膜拜,山呼:“尊上!”

  包括欧阳冥轩,还有那位冷冰冰的黑袍少年,皆是诚心跪拜。

  独有花新狐依旧捂着心口的疼痛,蹙眉间,不可思议的对上那位踏着清风,缓缓从天而降的玄衣紫发男子。

  琴竹心面色沉静,从天的那一端徐徐而来,风过花舞,衣襟飘飘,赛过日月之光。

  温暖的晨光洒满他全身,素白的袍子绣着翠绿色的竹纹,郁郁葱葱,美轮美奂。肩上几瓣白梨花瓣点缀其中。

  他走过的白玉砖瞬间充满阵阵仙气,步步生莲。

  花新狐无端有些惊恐起来,慌乱思索间退了几步,来人会不会是来杀她的?

  她可没有忘记那夜树林里,这个紫发男子看到她项链时,浑身散发出来的冷冽气息,是那样的震惊与微怒。

  万籁俱寂,此刻,好像不是在仙逸山,不是在择选新弟子,只有如画如仙的尊者,踏墨从画中来。

  琴竹心走过之处,众人不约而同的让出一条道,心头狂跳。

  近了,近了,感觉到陌生又好闻的竹香,花新狐抬眼,对上来人。

  “你……”想干什么?

  花新狐断断续续的话语还未完全说出口,就被琴竹心温柔的扣住了手腕。

  虽然动作温柔如水,可花新狐知道,这个紫发的尊上已经生气了!他扣在手腕的力道明显的用力,只是旁人看不出来。

  顿时,一股热流从手腕一直流窜全身,乃至四肢百骸,越来越强烈。

  猛然间,花新狐觉得之前的冷暖痛楚莫名消减了不少,这才惊觉,原来这个紫发男人是在为她治愈痛楚。

  “你中毒了!”

  简单的几个字,声音沉稳而动听,好似对花新狐的一种莫大赏赐。

  “中毒?”

  花新狐叫道,不会真是那两姐妹想害自己吧?那天说什么酒楼的招牌糕点,分明就是假人假意的再次害她嘛!

  朝花夕拾两姐妹被她埋怨的眼神惊的一震,连忙像拨浪鼓般摇着头。

  她们虽然平时傲慢嚣张,可没做过的事,她们是怎么也不会承认的。

  琴竹心淡淡看了花新狐一眼,不知心中所想,倏地优雅的收起手心灵力,不作停留的放开她的腕,又不温不火的吐了几个字,“怎么还是过来了?”

  如泉水叮咚的声音,丝丝撩人心弦。

  “因为要来拜师啊!难道尊上不知道今天是什么大日子么?”

  花新狐一副嘟唇不爽的模样。现在她才不会被美/色/迷惑住呢!

  没错,本来这紫发男人夺了她的项链,她能不窝火才怪,除非他立刻还自己的项链,或是干脆直接收自己为徒好了。

  花新狐大言不惭的话语,顿时引来众人压抑的唏嘘。

  金乌鸦也刚好在仙逸山弟子之中,与其他人一起负责这次新弟子择选的接待事宜。

  “原来是你啊!丑八怪就是丑八怪,居然在尊上面前如此大言不惭,想进咱仙逸山,一定是想疯了吧!”

  他话里的意思,就是花新狐故意说那些话,想引起尊上的注意。

  众人不由对她的误解更深。

  花新狐抿唇看了金乌鸦一眼,没有理他。

  转眸,正要向琴竹心讨要琉璃项链时,却见琴竹心蹁跹的转身,仙风道骨的身影背对着众人,听不出声音的温热:“大家都快起,无需如此,现在你们还不全是仙逸山弟子,等你们通过考核,见本尊的机会更多。”

  闻言,众人称是,皆起身。

  朝花夕拾两姐妹抓着花新狐,低声兴奋的追问:“小狐,怎么你真认识尊上啊?他一过来就独对你相视,还为你医治,看你们聊着应该是以前就认识的吧?”

  什么跟什么啊,她哪里真认识那个尊上啊,只不过是见了一面而已,不过上次好像也是这个紫发的尊上救了她一命啊!

  这样想来,其实那尊上也不全是那么讨厌了!

  花新狐摇头,心中依旧挂念着她的项链,低语着:“其实也不全是的,上次不是跟你们提起过,我被一个紫发男子救了么!就是他啊!”

  她的话刚说完,朝花夕拾两姐妹的嘴巴跟眼睛睁得大大的,然后又用手蓦地捂了起来。

  天啊,听那几位仙逸山弟子声称,尊上才回来么?怎么好似哪里有出路?

  她们两姐妹怎么好死不死的翩身把那天中毒的花新狐往那片树林里丢了呢,不过,也是因为她们的这一恶举,才使花新狐与那尊上的相识相遇吧!

  早知道那丫头会这么幸运,尊上会从那里经过,她们姐妹俩就该一早埋伏在那片树林里,就可比花新狐先一步见到容颜俊美的尊上了。说不定往后还可以做尊上的弟子呢。

  白玉念之因为就在他们附近,亦是听到了她的话,眉宇微蹙,惊疑聪灵的目光,不由对上琴竹心高大如山的仙资背影。

  更难得的是,琴竹心本是修仙之尊,把花新狐的轻声细语,听了个真切。不由皱了皱几百年来很少动过几次的剑眉,却也只是一瞬,又在别人看不到的那刻倏地舒展开来,对一旁的仙逸山弟子抬手一挥。

  好听的声音轻启:“清风,不要误了吉时,新一轮的弟子择选快些开始吧。”

  说完,琴竹心又是挥了挥手,背后的流苏长剑立刻出鞘,准确无误的停落在他面前,在他御剑离去时,花新狐很肯定他用余光睨了自己一眼。

  不是云淡风轻的目光,而是一种压迫性极强的警告!

  警告?

  她就知道,这个紫发的尊上不会还她的琉璃项链。她就奇怪了,不就是一条项链嘛,怎么一个个见了它,好似老鼠见了大米似的,瞳孔里流闪着她怎么也看不懂的怪异心思呢。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