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奇缘 仙侣奇缘 下堂妃要翻身

第99章 挺可爱的

下堂妃要翻身 纯不妖 2118 2019-06-24 13:37:49

  一切似乎又恢复了原样,众人忙碌的忙碌,测试的测试。

  花新狐只是用衣袖轻轻擦拭着血水,舍不得弄脏蔷薇面纱,那是玉哥哥送给她的最心爱的东西,怎么可以弄脏了呢。

  抬起湿润眼睫时,在花新狐的眼前,蓦地出现了一块干净月白的锦帕,帕角上还绣着一个金色儒雅的‘轩’字,金色阳光反复折射下,竟是那般的刺眼明晃。

  “拿着!你脸上的血越流越多了!”

  欧阳冥轩伸手,把自己的锦帕递给她,他不递还好,这一递,泪水像是断了线的珠子一发不可收拾,疯了一般簌簌而落,她紧紧闭上泪眼,却唯独少了哽咽哭声。

  为什么现在才用这种温柔的语气对她说话,不知道她现在还在兀自舔/舐退婚后的创伤么?真的好舍不得那段盼了十二年的婚约啊!

  见她无声的哭成了泪人,还用带血的衣袖将脸越擦越可怖,却没有接过自己手中的锦帕,欧阳冥轩突兀发觉这个丫头也是蛮可爱的嘛!

  微微弯腰,欧阳冥轩竟不知不觉的主动抬手,帮花新狐擦拭着脸庞边际的血痕,浓浓血腥味中带着一种少女芳香,莫名让他微微一怔,近在她耳畔的红唇微微一勾:“怎么,你手中的那块面纱真有那么重要?宁愿自己的衣袖脏了,也舍不得用它?”

  顿了顿,他的余光正好瞥见花新狐的脸色微微一僵,脸颊竟有些红晕开来。

  他笑哼了几声,看来他是说对了!继续歪着脖,小心翼翼的帮她擦拭着汩汩而出的血水,锦帕瞬间开出了一朵朵怒放的血花。

  欧阳冥轩见她微红的脸蛋,小手按压着自己的心口,打趣的又在她耳畔细声说道:“你……之前的脸是故意弄丑的么?是怕本宫会看上你,才如此煞费苦心的遮掩?”

  不一会儿,两边的血水是止了不少,可是花新狐的眼泪怎么也没有消停过,反而有更加汹涌澎湃的预兆。

  “你……你别哭了!”

  被欧阳冥轩这么一说,花新狐用衣袖捂眼,终于放声大哭,吓得欧阳冥轩的手放也不是,不放也不是,有些慌乱的左右看了看人群,这会儿他们两又成了越来越显眼的焦点。他咽了咽口水,有些手脚无措了!

  女人啊,真是动不动就哭,自己好像也没有得罪她啊,难道是刚刚说错什么话了?

  花新狐委屈的摇了摇头,泪花四溅,糯糯的声音,哭腔的说道:“之前的脸是很丑。”

  说着,她还可爱的指了指自己右边脸的红色胎记。

  欧阳冥轩这才看清那块长而红艳的类似剑形的胎记,只是被她的刘海很好的挡去,看不真切半边脸也不足为奇。

  “这……其实也不是很丑,挺可爱的!”

  欧阳冥轩笑得眉眼弯弯,目光一直在她的脸上打转,其实这样的废柴野丫头还是蛮好玩的嘛!怎么之前就没听暗卫前来禀告?

  花新狐依旧孩子气得吸了吸鼻,朦胧着双眼,说道:“要是太子殿下你没有逃婚,我们那天顺利拜了堂,小狐当天就打算把这样的自己展现在太子殿下您的面前,那时您就是除了娘亲以外,第一个见到小狐这般相貌的男子!”

  说着,她微微叹了叹气。

  闻言,欧阳冥轩脸上的笑容越来越小,在花新狐看不到的地方,他握着锦帕的手越收越紧,心中莫名涟漪了丝丝波纹。

  “小狐当时还傻傻的幻想着今后要如何做好您最可爱的太子妃,学这学那各种的礼仪一定很辛苦,可当时小狐就已经下定决心,再苦再累,也一定会学好的。哪怕为了太子殿下,武技也已经开始在苦练了,可是,现在一切化零,我们也已经没有关系了……”

  话音刚落,花新狐发现自己终于当着他的面,鼓足勇气说出以前最大的梦想,总算是呼出一口原本不甘的怨气。

  续而,压抑着心头的狂跳,头也不回,大步的离去。继续去排队,参加第二关的仙种测试。

  欧阳冥轩转身看着她离去的背影微微一怔,只一瞬,折扇帅气的在胸前慢慢摇曳,笑着摇了摇头,他究竟是怎么了?自己风/流倜傥,万花丛中过,什么样的女孩子没见过?

  续而,转身阔步进入了仙逸山深处。

  白色繁花树下的阴凉座位处,花漫天早就想狠狠甩花新狐一巴掌了,刚才见他们独自近距离的细语谈笑,她那时真想跑过去,狠狠把他们俩分开,只是铁头七的再三劝阻,她才不情不愿的顿住发抖的脚步。

  “三小姐,不要轻举妄动,那个丫头不一定能进入仙逸山通过最终的考核,最算她真好运的进去了,她以前在丞相府就不是您三小姐的对手,在这个热血充斥的仙逸山,以三小姐聪慧机灵的本事,再联合其他仙逸山新弟子,还怕拿不住那个丫头不成?”

  铁头七的话,倒是真点醒了花漫天。

  是啊,这断时间,她确实有些过激了,不该这么没头没脑的冲动!

  恋爱中的女人很容易呆傻。于花漫天心高气傲的性格而言,暗恋中的女人才是最辛苦最有怨气的。

  她狰狞的目光,愤愤的落在花新狐单薄的身上,花漫天眯眸发誓,太子殿下只会是她花漫天的。

  这会儿,她倒是希望那个废柴丫头可以进这仙逸山,她好联合众人痛痛快快折磨花新狐。

  就算这个废柴不丑了又如何,哪里有她这般好看迷人的,那个废柴还没有长开,根本不是她的对手!

  可看到欧阳冥轩越走越远的蹁跹背影,花漫天想立刻进入仙逸山的梦想越来越浓烈。

  朝花夕拾两姐妹也早就对花漫天刁蛮任性的性格不见喜了,对她又是哼鼻乱跳脚,又是送白眼的,活像是一双唱大戏的姐妹。

  要不是铁头七这个厉害角色,还有穿黑衣的男子在场,她们两姐妹一定会扑过去,狠狠抓破花漫天弹指可破的面皮,好为花新狐这个新玩伴出一口恶气。

  白玉念之除了花新狐刚刚被花漫天欺/负时站起来一次后,其他时间都坐在原地,目光流转,静静观察着周围的一切。

  比如那位叫风清云大弟子的喜好与举止,还有这一排有引荐信的各地达官贵族,他都一一记在心里,权衡着往后的利弊。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