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纯爱 川南由北

第三十章:形象全无

川南由北 安倩如旧 2213 2019-06-04 22:41:23

  伴随着寒假正式拉开帷幕,伊栀正式过上了米虫生活,除了看不到冉梵有点小郁闷之外,伊栀感觉都还好。

  看不见冉梵的原因是因为早上冉梵去上课的时候,伊栀还在被窝里舒服的睡着,晚上等冉梵下了晚自习回来,伊栀已经缩在床上不想动了。

  不过这种日子并没有持续多久。

  午后的阳光懒散的从云层里钻出来,给寒冷的冬天带来一丝丝温暖。

  伊栀跟伊母在院子里比赛跳绳,一分钟看谁跳得多。

  正跳得兴高采烈时,院子门传来开锁的声音,伊栀头也不回的说着“妈,爸回来啦”

  “我知道”伊母也同样的头也不回的跳着。

  于是回家的伊父就看见母女俩都不理他,专心的跳着绳。

  伊父故意大声道“你看我抱回来什么”

  伊栀余光看了一眼,立马停住手里动作,跑向伊父,一把抱起雪白的小狗。

  “爸,你去哪儿买的小狗呀”

  “这是我学生家里萨摩耶生完一窝小崽崽,刚断奶,送了我一只,我想你应该会喜欢就抱回来了”

  伊母看伊栀的心思都在狗身上,便将跳绳收了起来边说道“品种是萨摩耶吗?那你买狗粮、狗窝没有”

  “还有狗狗吃饭的碗”伊栀也连忙说道。

  “我知道,没看我刚抱着狗,没空去买嘛”伊父解释着。

  这只萨摩耶犬浑身雪白,小眼睛亮晶晶的,水汪极了,一条小尾巴得可欢了,伊栀怎么看怎么都觉得很乖。

  小萨摩耶轻轻的叫了两声“汪汪~~”伸舌头舔吧舔吧鼻子,逗得伊栀笑了起来。

  “爸,小狗有名字吗?”伊栀摸着萨摩耶的毛问着。

  “好像是叫地瓜”

  伊栀噗嗤一声笑了出来“岂不是那几个叫冬瓜西瓜苦瓜黄瓜咯”

  “你还真没说错”伊父笑眯眯的坐在躺椅上说道。

  “不是吧,我瞎猜的”

  伊栀越看越喜欢这小萨摩耶,毛发也是白的像雪,于是就给它改了一个名字叫雪儿。

  小萨摩耶倒也是有灵性极了,听见伊栀张口叫“雪儿,雪儿”立马就颠颠的跑过来用脑门儿蹭着伊栀的手。

  伊栀抬头看向伊母笑着道“妈,你看它很喜欢我取的新名字呢”

  伊母也伸手摸摸雪儿的头,雪儿同样亲呢的蹭着伊母,伊母也觉得甚是好玩。

  从房间把衣服换了的伊父就看见一大一小跟狗狗玩得正欢,那场景看起来和睦极了。

  伊栀看见伊父出来便道“爸,可以帮我和妈妈跟狗狗拍照吗”

  宝贝女儿发话了,伊父怎么能不从,赶忙从房间拿出相机,聚焦调镜头,咔嚓,定格。

  伊父满意地看着拍的第一张照片,对于自己这拍照技术,伊父表示还是很自信的。

  拍了好多张后,伊栀就抱着狗狗跟伊母一同看伊父拍的照片,一边讨论哪张好看,哪张把狗狗拍得灵气十足。

  决定了哪些留下去洗出来,哪些删掉以后,伊栀才心满意足换鞋子准备跟伊父出门去给狗狗买东西。

  伊母看了看时间,就留在家里准备做晚饭,让他们父女两出门去买东西。

  伊栀查询了最近的一家宠物店,便跟伊父直奔目的地。

  一站式购物全给狗狗买齐了,一大一小才提着大包小包的东西回到家里。

  伊母看着这大包小包的东西哭笑不得道“你们这是把整个宠物店的东西全搬回来了吗”

  伊父大手一挥说“要买就买齐全嘛,不然以后不方便咯”

  伊母笑了笑又继续回厨房做晚饭,伊栀高兴的拿出买来的宠物用品一样一样的归位。

  最后为难的是狗窝该放哪儿,放屋里吧又怕狗狗在家里乱拉屎拉尿,放院子里吧,又怕冷着它。

  最后出来叫吃饭的伊母拍板道“放在客厅,训练它去厕所拉便便就好”

  于是伊栀就拖着狗窝放在客厅沙发旁边。

  吃完饭,自然就讨论到每天去遛狗的问题,伊栀想到自己好像几个世纪都没看见冉梵的样子,便自告奋勇把遛狗的活揽了下来。

  晚上回房间,便急忙打开电脑给冉梵发消息。

  青栀:梵哥哥,我爸爸给我抱回了一条小狗狗,从明天开始我要早起遛狗,你要等我一起哦,我带着狗狗遛到学校又回来。

  发完消息,伊栀才躺在床上,翻开伊父带回来的作文大全看。

  床头柜灯散发着昏黄的光晕,屋里的门窗严严实实的关着,伊栀在暖和的房间困意十足,看着看着,周公就呼唤着伊栀喝茶。

  伊栀眼睛一眯一眯的就睡了过去,不知过了多久,安静的房间响起了伊栀最爱的那首七里香。

  伊栀闭着眼摸索了一下,终于拿到手机,手指按下接听键“喂”

  刚睡醒带着沙哑的声线绕过电话那端,像片羽毛轻落在水面,轻轻的荡起一圈圈涟漪。

  冉梵轻笑了一声“小栀,出来一下”

  冉梵的声音也没能清醒过来,迷迷糊糊的应了一声“嗯”

  伊栀爬起来径直往院子门口走去,厚实的睡衣,也让伊栀没觉得很冷。

  打开院门,伊栀揉了揉惺忪的睡眼,冉梵笑着站在门口将手里一袋宠物玩具递给伊栀“你发的消息我看见了,刚好家里有宠物玩具,给你带过来了”

  “谢谢梵哥哥”伊栀扬起脸笑着道。

  冉梵伸手揉了揉伊栀睡的有些乱糟糟的头发,温和的说道“那块回去继续睡吧,明早七点半,我在院门口等你”

  直到冉梵走开,伊栀回到房间,猛的反应过来,刚刚是冉梵来过,然后一个激灵跳到穿衣镜面前。

  头发不知什么时候睡得已经像鸡窝似的,眼角还有一点白色物体,尽管伊栀很不想承认那是那什么,身上那大红色的叮当猫睡衣。

  伊栀后知后觉的双手抱住脑袋倒在床上,发出一声叹息,哀怨的眼神盯着天花板。

  我的形象啊,伊栀倒在床上,从床的那头翻到这头,一边打滚一边懊恼自己这猪脑子。

  于是后半夜临近十二点的伊栀还没睡着,爬起来坐到电脑面前登上QQ,找到冉梵。

  双手霹雳啪啦飞快的打着字。

  青栀:梵哥哥,你睡了吗?

  大约过了几秒…

  南方客:在呢,怎么还没睡呀你?

  伊栀看着对话框,咬了咬嘴唇居然不知道该怎么说,最后想了好一会儿。

  青栀:刚刚忘记跟你说谢谢啦,我替雪儿跟梵哥哥说一声谢谢哦!

  南方客:雪儿?

  青栀:忘了跟你讲,雪儿是我给狗狗取的名字。

  南方客:好的,没关系,都是放我家没用的东西,还不如拿给你逗雪儿玩

  南方客:那你快睡,明早我在院子门口等你。

  青栀:好的,梵哥哥也早点休息。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