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瑾色流年谁许谁地老天荒

2 他来了

瑾色流年谁许谁地老天荒 周悦然 2010 2019-05-16 15:57:07

  一夜安然。第二天醒来的时候已经是近中午,穆瑾说我最近几天睡眠都会长些,是大病初愈的正常反应,在房间里闷的久了,我嚷着要出门透透气,碧儿这个丫头还算是细心,从早上到现在一直再等我,吃的喝的一应俱全。这个宅子是一座二层的小洋房,目前看来只有我,穆瑾和碧儿。宅子的侧身是一座3层的别墅,听说平日里只有管家和厨房的周嫂打理着,穆氏夫妇忙于打理集团事物,只是偶尔回这城郊住所。碧儿十七八岁左右,是一个机灵又活泼的小丫头。“碧儿,跟我讲讲我生病之前的事儿,好吗?”“大少奶奶,您真的都记不起来了吗,虽然您来穆家的时间并不长,但是...”“我记不起来,完全空白!”我也很无奈,为什么失忆这么彻底!“可是我知道的也不是很多啊!”“没关系的,我还没有来得及问你们大少爷,我猜,他应该很忙吧?”“大少爷每天的这个时间都是约了司马医生做复健的。”“他的腿吗?”“是呀,大少爷命苦,几年前和夫人出了事故,夫人她人这么好,谁料到这么早就....哎”。“穆瑾的腿是那场事故之后?”“嗯!大少爷是我见过的全天下第二好的人!”“第一是谁呢?为什么是第二呢?”我不解的问碧儿,“当然是夫人啊!不过夫人离开之后,大少爷消沉了好长时间,直到你的出现!”“我什么时间来的穆家呢?”

  “两个月前!”是穆瑾。“你就那么着急知道过去的你吗?”“大少爷,我去给你们倒茶。”碧儿朝我吐吐舌头,识相的离开了。花园凉亭的石凳有些微凉,但是风景却出奇的好,小花园里都是我叫不出名字的花,斑斑勃勃,星星点点,四月的江城是这一年最好的季节,微风不燥,阳光甚好。我猛然想起身边还有这个叫穆瑾的男子。“你说什么?”“你刚刚发什么呆呢?”“我在想,这真的好美,好安静,真羡慕你的这些花花草草,一点烦恼都没有。”穆瑾划着轮椅来到凉亭,“这些花草可不是我的,都是碧儿这丫头打理的,其实你也可以像这些花儿一样的,没有烦恼,无忧无虑,只要你不再想起你的过去!”

  “我的过去?很糟糕吗?”“不,我不是这个意思,我是想说,既然命运安排让你忘掉过去,说不准不是件坏事呢?”“你是告诉我,得之我幸,失之我命?穆大公子,你的人生这么佛性?”穆瑾看看我,终究没有再说话,看的出他的欲言又止里有些许无奈。多天以后我才知道,不是他不肯告诉我,而是发生在我身上的本就是一场无法预知结果的渡劫,而我们,终究都是听从命运的棋子而已。安静的空气被一阵刺耳的鸣笛声打破,碧儿一阵小跑,“想必是二少爷过来了,大少爷,我去开门!”片刻过后,一个高大的身影闯入眼帘,“大哥,听说大嫂醒了!”“江澈”,穆瑾是故意喊了一声。远远的,看到这个叫江澈的男子,不同于穆瑾的桃花眼,他是浓眉,大眼,深不见底的黑眸,俊俏的五官完美的搭配,用盛世美颜形容都不为过。“大嫂?你,还好吧!”“又没有结婚,才不是大嫂!”我愤愤地说,对于刚刚穆瑾欲言又止的表情,我是失落的,失落到有些小情绪。“大哥,你女人是不是病傻了?”江澈用手半遮住嘴巴,俯身在穆瑾身边小声的说,声音很小,很细,但,还是被我听到了而且是很清楚的听到了。“谁是他女人了?”“好,好,韩一心,我叫你大名,总可以了吧,“他一边说着,一边走到凉亭里跟我面对面的坐了下来,”我说你是不是病傻了,还是我大哥没‘照顾’好你?”他故意把照顾两个字提高了分贝,像做了加粗标红处理,生怕别人听不出来什么意思,配上一脸邪邪的坏笑,真让人抓狂。对于这种挑衅一样的对话,我竟不知道该如何回怼,只能越来越口不择言,“你大哥忙的很,根本没时间看我,何来照顾?”我开始有些撒娇,莫名其妙的红了脸,好像小孩子为了讨人喜欢故意争宠一样。“大哥,这就是你的不对了,有这么个如花似玉的美人,你怎么这么不懂得怜香惜玉?”“好了,江澈,不要再拿她开心了!”“哈哈,大哥,你看看大嫂,哪里有以前大家闺秀的样子,我看,这小暴脾气上来,凶的很嘛!”“你以前也认识我?”说完这句就觉得身上一道凉风,抬头看到穆瑾微微皱了一下的眉毛,我知道,我说错话了。空气突然安静下来,穆江澈一脸正经的问我“韩一心,你...你说什么,我以前认不认识你?”

  就这样,又有一个人知道我失忆了,终究纸是包不住火的,可是我不明白,对于这件事,穆瑾为什么要隐瞒。就像我同样不明白,穆瑾既然知道我过去是什么样子,为什么又不肯对我提及。“江澈,这件事,你能先不跟蓝姨说吗?”“可是大哥,韩氏集团还有一堆事需要处理呢?一心她...”“她一个女孩子,能处理什么?如果她一直记不起来她的过去,我可以护她一世周全,现在也只有穆家能保她!”“大哥,你看看,看看现在江城的新闻,都什么时候了,你这是护着她?为她好吗?”“大不了,随他们去好了,我们可以什么都不要。”“我们?你自然什么都不能要,可是一心呢,大哥,我觉得这件事不是你要拦就能拦下的,最起码你要问一问韩一心的感受吧,现在家破人亡的是她!“....

  好看的人儿,连争吵都这么耐看!再后面,我只看到穆瑾和穆江澈两个身影,慢慢,慢慢的缩成两团,模糊一片。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