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短篇 短篇小说 浮生绮梦录

第四节 惊闻

浮生绮梦录 过期的尼古丁 1405 2019-05-17 16:54:51

  “啊?”我莫名紧张起来,紧紧握住酒杯,抬眼望着他,难道?

  “你曾经对我那么好,好到我不忍心看你失望,更不想失去你,可是……。”他似乎有些遗憾的说道。

  “我知道,你不用说了。你能这么想,我还挺开心的。”结果在意料之中,可失落感仍在心底盘绕滋长。

  “对不起。”

  “应该是我对不起你,打扰你那么多年。”

  “你以为谁都能打扰到我的吗?”他再次露出他的招牌笑容。

  “是啊,你是大帅哥嘛。”我笑道。

  “你也不差啊。”他举起酒杯,“为我们的青春干杯。”

  不知为何,我的鼻子有点酸。除了没给过我爱情,这些年来,他并未亏待过我,反而处处迁就。若非如此,我又怎会对他念念不忘。

  他凑过来给我倒酒,我直直看着他帅气依旧的脸庞,心底意外的涌起一股怒意。为什么我那么努力,仍得不到他的爱情?这股怒气并未持续多久,我很快调整了心情。既如此,我总要找回一点补偿。

  “你真不打算结婚了?”他突然说道。

  “不想结婚。”

  “那至少也得找个对象。”

  “麻烦。还不如一个人。”

  “生理问题总要解决吧?”他笑。

  “这倒挺容易的。”我也看着他笑,就像他在梦中的笑那般意味深长。

  服务员过来倒水,我让他再开一瓶酒来。有的时候酒确实是个好东西。

  “我给你介绍一个吧。”

  “你吗?”我笑。“不过你都三十了,我对中年大叔可没兴趣。”

  “什么中年大叔!我这身材像吗?”他笑着叫道,“你竟然也会嫌弃我!”

  “嫌不嫌弃都一个样。”我笑道,心里发酸。反正我得不到不是吗?

  “是我的一个同事,过段时间会调来这边的分公司。”他认真的说道。“这是他的照片。”

  他从手机里调出一张清晰的照片,递给我看。

  照片里的背景像是一个古镇,一条碧绿的小河蜿蜒流淌,临河一排排老旧的木质房屋,藤曼植物蓊蓊郁郁,缠绕着河边的大树。一个身穿白T恤的年轻短发男子面带微笑,站立在树下。他皮肤白皙,鼻子直挺,脸部轮廓在树荫下越显得立体。

  我心中一震:“这……”

  “是不是有几分像我?”他得意的笑,“他高一点,但没我那么壮。”

  “你怎么知道他的取向?”我忍不住问道,心绪仍波动难安。“难道他也喜欢你?”

  “我跟你在一起这么久,对你们这个群体的特征多少了解一些。我跟他关系不错,据我观察,他应该不喜欢我,但我觉得他会喜欢你这种类型的。”

  “是吗?那就试试吧。”在看了照片之后,心里不再抗拒。

  这些年零星谈过几个对象,皆不长久,最后都无疾而终。或许是年纪大了,感情已不再是生活里最重要的组成部分,也可能是曾经沧海难为水。

  正聊着,他的手机震动起来,我瞟了一眼亮起的屏幕,是他老婆打来的。他接起电话,语气变得温柔。

  “正在吃饭,跟一个同学。你见过的,我大学里最好的朋友。”

  我笑了笑,自顾吃菜,却不由自主留意着他讲话。

  这是一通很长的电话,大概持续了二十来分钟。他全程都在哄他老婆。因为他老婆怀孕了,似乎身子不太舒服。一想到我对他老婆怀孕这事毫不知情,心里很不是滋味。

  “你老婆怀孕了?”等他终于挂了电话,我漫不经心的问道。

  “是啊,五个月了,妊娠反应比较凶。”他笑道。

  适才弥漫在我心里的缠绵与温情早已烟消云散,荡然无存。

  “为什么不告诉我?”我尽量平静的说着。

  “我以为你并不想知道。”他觉察到了我的情绪变化,我们对彼此太熟悉了。

  “怎么会,我是那样的人吗?恭喜了啊。”我言不由衷的道。

  他说的没错,我其实一点也不想知情。哪怕实事已摆在了眼前,心里仍觉得别扭,他离我越来越远了。这消息实在太过突然,我一时间有些不知所措。见他之前下定的决心也开始动摇。

  他苦笑着给我倒酒,再次叹了口气。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